轉貼:考試人生


建築人職涯規劃、新鮮人注意事項、職場經驗分享

轉貼:考試人生

文章hwn » 2009 6月 05 (週五) 7:33 am



贊助商連結

出處:Taiwan Panorama 台灣光華雜誌 / 主編推薦 / 內文:考試人生
2009年6月第082頁


台北車站對面的館前路、南陽街一帶,是俗稱的「補習街」。每天傍晚,報考各類國家考試的上班族、待業人士與穿著制服的高中生,便把人行道霸佔成只許前進、不容游移的戰場;頭頂上,櫛比鱗次的霓紅招牌,打著「公職巨擘、考上高普考、法政權威」的口號,像在庇護芸芸考生,又像高懸空中、可望不可及的奢望。


要進入位於高樓的教室,還得先耐心排上十幾公尺、從電梯口延伸到大樓外的隊伍,一如考生們的術語:「等排隊」──一旦報考就別輕易離場,因為這回沒上、至少累積經驗,下回就有機會離榜單更近一點。畢竟這場競爭,不僅比能力,更比耐力。


台灣的國家考試,包含公務人員考試與專業證照考試,一年到頭有上百種考試輪流舉行,去(2008)年全年度報考人數超過58萬人,但錄取總額卻只有少得可憐的五萬一千多人。身陷其中的考生,箇中滋味如何?從個人乃至群體,又該如何看待現行制度的利弊得失?


38歲的林思嘉(化名),過去一年3個月,幾乎每晚都到補習街報到,一百多人的大教室、一坐3小時的課,彷彿模擬考場情境。從商專電子科插大畢業的她,曾在民間社團擔任行政兼網站管理,33歲時以約聘方式進入政府資訊部門擔任企畫專員,從不以「公務員」自居,卻在公家機關一待5年。她是上司眼中「耐操好用」的員工,卻也逐漸不耐公務體系的僵固習氣。


一年半前,她嘗試投履歷到招募資訊人員的民間企業,總在最後階段被打回票。林思嘉反省原因:「是自己年紀不小、薪資要求比初出茅廬者高,而『公務員』的資歷又沒有加分效果。」左思右想,林小姐立定志向──參加國家考試進入公務體制內,「畢竟我已經抱定獨身主義,總要為自己後半輩子的安穩著想,以往約聘有實無名,沒有升遷機會,我也希望有朝一日能掌握決策權,做真正想做的事。」


她在家人支持下辭去工作,可惜去年7月連續5天的高普考失利,只好轉戰12月的北區地方政府公務人員三等特考(設有6年內不得轉調同區以外機構的「綁人條款」)。今年3月甫放榜,她以高於錄取標準4分的成績中榜,卻考慮繼續迎戰今年的高考,「為穩紮前途,還不到鬆懈的時候。」


與此同時,林小姐在網路讀書會的「考伴」,紛紛因落第而陷入低潮;有人自覺成績比預期的落差太多,宣稱今年再不「雪恥」,將會「徹底失去信心」;有人哀嚎浪擲考場多年,人生本錢已逐漸耗盡,是該找份兼差了;也有人相邀去拜文昌帝君,祈求下回好運……


全民應考年代

考選部統計,2008年度參加公務人員初任考試的人數創下歷史新高,報考人數為38萬5,806人,到考人數為26萬2,174人,到考率為67.95%。共率取1萬5,127人,平均錄取率為5.77%。


報考人數激增,媒體不時以「考進長期飯票,讓國家養」、「不景氣下最夯的就業選擇」、「XX考試又創下錄取率新低」為話題,揪緊考生的心。補習業者的秘技班、衝刺班場場爆滿,甚至考選部也於去年12月間,首度邀請公務人員高普考、總計126項類科的新科榜首們共聚,將他們的心得集結成《狀元經,及第情》一書(已上載考選部網站),提供給深陷沙場的考生參考。


綜觀與會的115位「狀元」中,約半數參加過2到6次的國家考試,有5位甚至參加過20次以上,但也有15位是第一次參加國家考試即高中榜首。榜首們中最年輕的是22歲,台大剛畢業;年紀最長的是44歲,平均年齡為29歲。


33歲、世新大學法律學研究所畢業的江亮頡,就經歷8年、共29次國考,他說自己從「亂槍打鳥」,改為衝刺「高門檻、低錄取率,但可以靠專精勝出」的高考三級「智慧財產行政類科」,才終於考出佳績。對他來說,考試就像「修練」,要能不受他人冷言冷語影響,他還建議考生們自我設定「停損點」,一兩年後沒考上就去覓職,邊讀書邊累積工作經驗,「否則這個賭注太大了!」


自願性臣服?

同樣由考試院統一辦理的「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考試」(以下稱「專技考試」)如工程技師、航海人員等,由於業務內容涉及公共利益與民眾的生命財產安全,若沒有證照就不能正式掛牌執業,對考生職涯發展有決定性影響。


去年度專技報考總人數為19萬4,660人,到考人數為14萬8,996人。至於各類別的及格率則差距頗大,例如醫師高考超過70%,律師高考固定為8%,社工師高考則在1%~10%之間擺盪,迄今已納入考試範圍的業別已增至約60種,且還在不斷新增中。


專技考試的性質與公務人員考試迥異,既是執業資格,也是身份表徵,但考取證照卻不保證獲得「飯碗」,一切還是要回歸市場機制與所處職業環境而定。


弔詭的是,傳統上,考試院傾向以「限制錄取人數」作為「把關」專業品質的手段,用「申論式」題型測驗專業知識,以致考生也得背誦法規、練習模擬試題(考古題)。然而落到現實面,某些職業領域(如藥劑師、建築師等)卻普遍出現「借牌」現象和「有執照不敢開業」的現象;前者等於是「拿租來的駕照開車上路」、後者則是「空有駕照卻不會開車」,兩者都突顯出考試和實務脫節的危機。

以建築師高考來說,據統計,建築系所畢業生工作10年後取得建築師資格者,平均竟不到十分之一,多年前還曾發生七百多人應考、只有一人及格的荒謬事件。2002年,考試院終於同意將建築師高考從「一考定生死」改為「科別及格制」──6個專業科目中,及格者可保留成績3年,3年內全數通過便算考取,然而這6年下來,平均及格率仍然低於7%。


畢業於淡江大學建築所的陳俊亨就說,4年前剛畢業時,他帶著建築人的傲骨,毫無準備地應考,結果分數「低得嚇人」。經此教訓,他才覺悟:「要參加考試就必須臣服於制度的遊戲規則」,於是辭職去補習班蹲一年,勤練考古題的結果是一舉考過4科,第3年終於拿到執照。他說:「考試的最高境界,是一面享受唸書過程,一面把補習班填鴨式的學理和工作上的實務互相連結。」


嗆聲改革

相形之下,多次奪得國際大獎、擁有美國建築師證照的名建築師林洲民就沒這種「考運」,至今仍未取得台灣證照,但他的確有本錢「嗆回去」:「台灣的建築師考試是一種耗費心智、只重背誦,卻與創造與實務統合能力完全無關的科舉考試!」他還說,包括他自己在內的許多建築師事務所,每到年底都要負擔員工請假數月以準備考試的混亂局面,「這樣下去,台灣的創意產業怎麼會有國際競爭力?!」


2006年,包括林洲民等一群曾參與921校園重建工程的建築師,充滿熱血地成立了以「宣揚建築文化,改善執業環境,提升建築教育」為宗旨的「建築改革社」。


擔任「建改社」學術組召集人的交通大學建築所所長張基義感慨地說,目前年近半百、與自己同輩的建築人,當年多因國內建築師資格難考,乾脆選擇留學深造並在國外工作、開拓視野。然而,多年後他回國卻發現:考試制度竟然還在原地踏步,繼續殘害下一代青年!


建改社成社後,便把「考試改革」列為首要目標,透過座談及問卷調查,他們凝聚出3項給考試院的建言:1、考試目的不在「考倒」考生,而應還原為專業能力的資格檢定,2、逐年建立「題庫」,並增加選擇題比重,3、錄取率應合理提升(日本為10%~20%,美國超過50%)。


巧合的是,就在考試院對上述建言遲遲還在「評估」階段時,2007年底的建築師高考,就因為第一天考的「結構科」申論題取材冷僻,計算題又太繁複,導致考生群情激憤──隔天就有考生在場外散發「諷刺漫畫」,不久網路上也發起連署,超過10%的應屆考生大團結的結果,雖然無法扭轉「衰運」(該年該科的及格率不到1%),但隔年的建築師高考的確開始加重選擇題比重並改進命題方式。



證照化=專業化?

提起專技考試,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然而,若說考照對典型「菁英三師」(律師、建築師、會計師)而言,是日後功成名就的必要投資,那麼,對於以「媽祖」自居,草根性格強烈的社工、諮商人員而言,90年代末才通過的「社工師法」及「心理師法」,卻激發了更多對專業與身份認同的困惑與焦慮。


跨足社工與諮商實務界的東吳大學社工系副教授王行,曾是該二法的立法幕後推手,後來卻「變節」並大力反對證照制度。


「國家考試機器以證照來區隔能力位置,對追求主體性的專業工作者而言,是一種『象徵暴力』!」王行在心理期刊《心理心》上抒發不滿,質疑「證照化=專業化」,又與其他異議份子組成「心理師法觀察與行動小組」,透過辦論壇、架網站、評論試題激起影響力;甚至走進各級政府社會局及各大學內的輔導中心,說服諮商主管用人取材時「不應」受心理師法的約束。


「我得承認,我們的活動沒有比補習課程更有吸引力,論述也沒有比考上證照更實際,然而,這一連串行動過程,已改變了我的助人專業生涯,也回頭修正我對社工教育的理念,」王行說。


自我認同的辯證

另一位資深的諮商工作者王理書,則是花了2年的時間,以「生命書寫」釐清自己「考或不考」背後的意義。


擁有10年實務工作經驗、擅長故事治療與帶團體的王理書,先是回溯自己的父親──彰化員林鎮的齒科醫師,當年(1975年)如何受到「醫師法」公布實施的衝擊,從風光倜儻的「先耶」(台語,即醫師)轉為害怕坐牢而失志的「密醫」,從而檢視自己的專業信仰與個人成長史有何關連。


書寫期間,她「潛意識地遺忘」了第一次心理師高考的報考時程,第二次考試報名時,又遺失了報考資格證明,緊急補繳後卻又抗拒讀書;直到自我疏通後開始潛心讀書,並驚訝發現,自己有9成的把握上榜!


這份新的領悟,促使她一條條詳讀心理師法,並想像自己拿到執照以後的生活形式──在機構內,規律而制式地從事諮商工作……。「忽然一股陌生感湧現,那好像不是我的未來。」


藉由自我辯證做出抉擇的王理書,接納了拒絕考試、走在邊緣的命運,也消化了對父親的幽渺思念,並且更清楚自己未來生涯發展的核心渴望:「擁有心靈自由後,我會將更多心力放在演講、說故事與文字發表,也想開發另類的助人方式。」


考與不考,既是和眾人一較長短的現實角力,也是決定自我生涯走向的內心拔河。對芸芸考生而言,不論是奮力擠進窄門,或是抬頭望見窗外別有洞天,都希望能在人生路上找到方向,無憾前行。



國家考試之最

1.錄取率最低的考試

公務人員考試的錄取率受每年報考人數與需用名額的影響,起伏相當大;以報考人數最多的初等考試來說(今年有9萬3,239人報考,創下歷史新高),近5年及格率介於0.84%~1.65%,幾乎是百中取一;另普考為1.69%~3.22%,高考則介於2.39%~4.57%。

至於專技考試,高考普遍比普考難考,近5年專技高考的平均及格率介於14%~27%之間,專技普考及格率則介於21%~50%。又,以近8年各類專技高考來比較,最難考的為2000年才納入考照的不動產估價師(平均及格率6.15%),第二名為建築師(6.22%),其次依序為律師(7.89%)、土木工程技師(9.61%)、社會工作師(10.8%)。

2.最熱門的考試

近3年公務人員高考報名人數最多的類科為「財稅行政」,普考則為「一般行政」。專技高考中,律師近2年報考人數都超過8,000人,且持續增加中,可能與其放寬應考資格有關(從法律科系畢業,放寬為專科以上相當科系畢業、曾修習法律學科20學分以上)。此外,新興的導遊、領隊人員普考,近2年皆吸引五萬多人報考,為最熱門的證照考,然而,市場「供過於求」,考上也不保證有工作。

3.最少人報考且執業後享「高薪」的考試

答案是「引水人」,其主要工作是登輪引導各型商船進出港口,報考資格限制為50歲以下,曾任3,000噸以上船舶船長3年以上者,考上後需接受4個月的見習。

十幾年前,引水人的月收入可達百萬元,被視為「討海人的最高榮譽」,所承擔的風險與責任也很高。近年由於產業結構轉型,加上大陸東南沿海港口的快速成長,港務需求下降,引水人月收入降為20~40萬元,每年報考人數則維持在45人左右,目前兩岸貨運直航後,必將再度受到重用。

4.最「乏人問津」的考試

專技高考中,連續6年報考人數平均在5人以下者包括:航空工程、採礦工程、礦業安全、造船工程等技師類,以及2年前才開辦、以驗屍為主要職掌的法醫師。

5.性別比例最懸殊的考試

以專技考試而言,女性集中度最高者為助產士、護理師(均超過97%),男性集中度最高者,則包括結構工程、土木工程、大地工程等技師類考試(均超過90%)。

至於公職考試,目前國家安全情報人員、司法人員、調查人員、海巡人員、基層行政警察及基層消防人員等6項公務人員特種考試的部分類科,有限制性別或分定男女錄取名額;考試院的解釋為「職務具辛勞性或危險性,為『保護女性』而予以排除」。2004年,北區海巡特考遭台北市政府兩性工作平等委員會裁定構成性別歧視,並處以罰鍰1萬元,促使考試院決議嚴審用人機關提報的性別限制。

6.考試時間最長的科目

建築師高考中的「建築計畫與設計」,考試時間長達8小時,最後應繳的圖說包括規劃構想文字說明、全區配置圖、建築平面圖、建築剖面圖、施工方式簡圖、透視圖等。考生要自備尺、筆等繪圖工具並裝在透明筆袋內,畫板可以自攜也可現場借用。可自備飲料、食物,在座位上隨時「充飢」,如廁則由監考人員陪同。

7.最消耗體能的考試

引水人的體能測驗要求應考人在60秒鐘內徒手攀登高度9公尺的繩梯上、下各1次,以應付引水人工作中最關鍵而危險的攀繩登輪動作。郵政特考第二階段的體能測驗則規定應考人在60秒內扛著30公斤郵袋、折返跑滿6趟為及格,跑足12趟可得滿分,很多壯漢在這裡跑得氣喘吁吁,也有女中豪傑一跑成名。

(整理.陳歆怡/統計資料來源:考選部)

http://www.taiwan-panorama.com/show_iss ... 09&month=6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hwn
 
文章: 8
註冊時間: 2007 12月 30 (週日) 12:18 am

批評:..只重背誦...

文章陳明城 » 2009 6月 05 (週五) 2:46 pm

批評:..只重背誦...
建議:...2.逐年建立『題庫』,並增加選擇題比重....

難道這建議就不是『背誦』?
頭像
陳明城
 
文章: 3151
註冊時間: 2009 2月 21 (週六) 8:04 pm
來自: 板橋‧府中

文章shaoyen » 2009 6月 05 (週五) 3:28 pm

我在某些資料上看過,美國的建築師考試就是建立在題庫上。考試不會超出這些已經公佈的題庫,而且題目的內容就是日常執業上會碰到的。據說啦。
shaoyen
 
文章: 378
註冊時間: 2008 1月 18 (週五) 5:21 pm

Re: 批評:..只重背誦...

文章ck0789 » 2009 6月 05 (週五) 9:47 pm

陳明城 寫:批評:..只重背誦...
建議:...2.逐年建立『題庫』,並增加選擇題比重....

難道這建議就不是『背誦』?


每種考試都有某種程度的背誦,並非什麼大惡。
有爭議的應該是題目的鑒別力問題....
我倒是覺得申論題沒什麼不好.........
三四次的高考,我從中學到資料的收集與整理的重要
也因而進步許多。對我的專業實務也有幫助。
************************************
愛因斯坦說:「學說理論」通常只有提出的人自己相信而別人沒一個相信;而「實驗」每個人都相信,只有做實驗的那個學者不信。這不是說實驗就是對的,而是做實驗的人瞭解實驗結果的控制條件是可以操弄的。
ck0789
 
文章: 283
註冊時間: 2009 4月 26 (週日) 8:35 pm
來自: taichung

呵...

文章colet » 2009 6月 06 (週六) 12:54 am

反正錄取人數就那麼多...會變成科舉一點都不奇怪
最後由 colet 於 2009 6月 09 (週二) 11:50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colet
 
文章: 63
註冊時間: 2007 12月 12 (週三) 12:52 am

不只是建築師考試存在這種問題

文章colet » 2009 6月 06 (週六) 1:18 am

在台灣不只是建築師考試存在這種問題
而是幾乎所有的考試普遍都存在這種問題...
推建改...背後有多大的教改要先解決...
最後由 colet 於 2009 6月 09 (週二) 11:49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colet
 
文章: 63
註冊時間: 2007 12月 12 (週三) 12:52 am

文章Pedro Hsieh » 2009 6月 06 (週六) 8:50 am

歐陸國家建築系畢業就是建築師(含拉丁美洲),在美國則是依照各州的規定是否要考試(所以AIA Member真的是Member而已,只在某些州是建築師)。
要怎樣才可以當建築師,這牽涉到教育制度甚至憲法的問題。要以考試當作手段解決市場、專業認證、就業率、專業倫理、學校興辦與都市景觀等等問題,可能把考試這個工具看得太神通廣大了。 :wink:
最後由 Pedro Hsieh 於 2009 6月 07 (週日) 12:26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qui seminant in lacrimis in exultatione metent
那含淚播種的人,必含笑獲享收成;
Pedro Hsieh
 
文章: 1203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23 pm
來自: 台灣中部草地

文章3daysRain » 2009 6月 06 (週六) 10:36 pm

我贊同申論題,但沒有(不公佈)標準答案這點我不能接受
有本事就把標準答案列出來啊!看看我只拿這幾分合不合理!

另外,人人都是建築師有什麼不好?
大家比專業啊!又不是每個人都要開業
大部分歐洲國家和南美洲國家都是建築系畢業就是建築師,他們的建築很差嗎?
了不起混不下去的人改行,難道台灣建築畢業生沒在改行的?

如Pedro兄所說,我不是反考試,但什麼都要依賴考試未免也太抬舉考試了
更何況建築這門學問可以憑考試論斷嗎?誰可以論斷?

我必須要說,巴塞隆納建築學院畢業設計會找當地建築師公會兩名執業建築師和兩名行政人員來評圖,
這種的來跟我講我不能及格我才會甘願
請問國家考試改題的是誰?花多少時間改題?為什麼不能透明公開?

怪!
3daysRain
 
文章: 158
註冊時間: 2008 5月 12 (週一) 12:53 am

文章Pedro Hsieh » 2009 6月 07 (週日) 12:21 am

3daysRain 寫:......大部分歐洲國家和南美洲國家都是建築系畢業就是建築師,他們的建築很差嗎?
......我必須要說,巴塞隆納建築學院畢業設計會找當地建築師公會兩名執業建築師和兩名行政人員來評圖,......

由Rain兄來點了一下,才有公信力。 :lol: :lol: 我舅舅在Malaga的兩個建築師朋友,一個作營造工具機買賣貿易,另一個坐飛機賣橄欖油。
對了;最近Chile的幾位建築師,開始在一些歐洲的建築雜誌上嶄露頭角了。
說到南美洲的建築設計業,我們這邊的學生好像對他們很陌生的哩,可能也只知道da Rocha,雖說設計教育應該培養廣闊的人文視野,但是看來大部分的建築人還是停留在以管窺天的"國際觀"裡面。 :(
qui seminant in lacrimis in exultatione metent
那含淚播種的人,必含笑獲享收成;
Pedro Hsieh
 
文章: 1203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23 pm
來自: 台灣中部草地

文章Peter Tsao » 2009 6月 07 (週日) 3:33 am

理解和背誦,是我個人在準備各種考試均仰賴的重要方法之一。
任何知識或專業能力,熟悉的時候是常識,入門的時候是知識。
從專業度不足進入專業,用心理解是手段之一,但是背誦也算是一個初入門的好方法。
背誦是一種大多數人討厭的準備方式。背誦是一個過程,開始背誦的另外一個端點是夠在答案卷上侃侃而談。不論望文生義、生吞活剝、或是經由理解。
事實是,許多專業是需要時間累積出來的,當我們經歷過一兩個工事現場的施工全程,我們必然知道構造的大多細節。當我們經歷過事務所設計服務的兩三個案子的時候,也必然知道建築設計的重點或繪圖細節的注意事項。如果我們有耐心的話。
相反的,如果想要節省時間,直接知道重點知識,並將之記住,在專業道德上,我認為並沒有瑕疵,甚至是有憑有據的專業。畢竟經工作累積的專業有一點看造化,例如有的事務所只做透天販厝,而有的事務所卻有國際宏觀的業務經驗。將自己的專業進步的造化,單純依賴工作崗位的業務來源或事務所的造化,其實也有不小風險。
因此,在準備專業證照考試的過程,除了理解,背誦恐怕也是很難避免,同時也是一個有不錯效果的準備手段。
理解和背誦,是我個人在準備各種考試均仰賴的重要方法之一。
相對於背誦,理解的過程輕鬆很多,因為會準備這門專業的證照考試,基本上,我是對這門專業是有興趣的,同時我認為我不是這個專業的局外人。在專業裡面的那些我還不熟悉的事情,一方面我認為很有趣,同時我很想知道關於那部分的所有事情,另一方面,我也認為在專業上我應該熟悉,因此,也應該理解,阿亨說的真好:「考試的最高境界,是一面享受唸書過程,一面把補習班填鴨式的學理和工作上的實務互相連結。」一位在台南準備考試的朋友和我在一個台南辦事處舉辦的建築參訪的工地巧遇,我問,考試準備的怎麼樣了,他告訴我,補習班課程先暫停,正在營造廠工作,他也分享了一些心得。「開始工作後,以前講義上看不懂的東西,現在再看講義好像都明白的。」有時候我真的認為,建築不是學問,而是一種技術或知識。
相對於理解,背誦的過程是我們大多數人恐懼的事情。但是背誦,不是一件能永遠逃避的事情,工務會議的時候,我們可能前一天要清一下後續工程的圖說,明白幾個界面目題和可能的解決方法。需要記住一些不熟悉的符號和數字。在事務所工作一開始公司的慣用圖筆寬度、圖層、廁所設備預留間距,開窗習慣也要適應也要記住。背誦是一個快速讓我們呈現專業面貌的工具,重點是後續搭配相關的業務操作過程。
有沒有更好的方法,當我們真的需要背誦,有的,先理解內容,了解裡面的邏輯,同時,要清楚我們不是為了進行一個填鴨的知識累積過程。而是為了我們未來的專業奠定基礎。如果讓我們回顧自己手上僅有的那些知識碎片,可能不多但也不少。相信我,那些我們可以自信而侃侃而談的專業說法,我們根本沒有辦法鉅細靡遺地搞清楚哪些是我們為了當年準備學校期中考強記應背的教科書內容,還是工事現場工地主任的說法,還是事務所上司交代的重點,還是補習班老師說的講義內容,尤其當這些知識碎片的量逐漸增加的時候。
背誦,其實也可能是一種成為專業的路徑之一。
無論如何,大家加油喔! :D
曹登貴。曹登貴建築師事務所負責人,都市計畫技師高考及格
曹登貴私人信箱:dktsao2004@yahoo.com.tw
阿貴建築師的部落格http://peter-tsao.blogspot.tw/
Peter Tsao
 
文章: 980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3 (週二) 7:01 pm
來自: 彰化市中央路橋旁

下一頁

回到 建築職場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