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啊,我們全心全意的愛你!


節能減碳與永續建築、生態城市與綠建築、健康建築、優良綠建築作品

台灣啊,我們全心全意的愛你!

文章L-archi » 2011 2月 24 (週四) 1:26 pm



▼google ads連結

http://www.archifield.net/vb/showthread ... #post29031

台灣啊,我們全心全意的愛你!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 ... ticle1.htm
◎王敏玲 圖◎王孟婷

「阮全心全意的愛你,親像愛自己的母親,不是你的土地特別香,因為你的懷抱這麼溫暖……」在似水柔情的男聲中,我與公視子涵、蠻野佳真、家安導演、正港台灣人 Robin、本全老師、詩薇律師、毓群導演、美女小妖、農陣培慧、秋堇委員、秉潔老師、還有幾位熱情展開雙臂的朋友開心地一一擁抱,我們笑了,因為國光石化環評闖關未果,因為西海岸最後一片生機守住了。或許是生平頭一次卸下心防與這麼多人擁抱,1月27日晚間6點41分,我在夜色中輕輕抹去眼角的淚,往捷運西門站2號出口走去。

肚子餓了,但靈魂是飽滿的,渾身疲累,思緒卻如泉湧。快步買了張高鐵自由座,進入車廂,找一席角落安坐。當列車急駛,這十二小時從擊掌到擁抱的畫面,在腦海上演。

反國光、顧生命

清早,擔心最早班的高捷趕不上6點半第一班北上的高鐵,外子在睡眼朦朧中開車送我到左營站。出發了,帶著環評書、剪報、印有「反國光、顧生命」的黃絲帶、一瓶採自後勁的石化廢水,和一顆忐忑的心。

自從去年4月13日、14日一連召開兩天國光石化專案小組會議後,這個年產兩百四十萬噸乙烯、高污染高耗能、覬覦濁水溪北岸八千多公頃國際級重要濕地的二階環評案,以驚濤駭浪之姿擾動台灣兩股社會力。

一方以帶動經濟成長為名,斥資於廣告、文宣、媒體,哄抬不休,一方則認為本案一旦開發,將鑄成「石化王國」的大錯,四處聲嘶力竭地喊煞車、倡議永續的價值。期間,歷經五萬人認股買濕地、石化政策環評攻防、千名學者連署、藝文界站出來、萬人上街遊行、衝突不斷的所謂「聽證會」、學者走出校園就經濟效益、健康風險等專業大PK……如今,連小朋友都在討論白海豚要不要轉彎了。

濤浪一波接一波,眼看民意就要淹沒,資方決定縮小規模,在環評會第四回合避風而行、企圖闖關。當即將「有條件通過」的風聲傳出,倡議永續的這股社會力,全員緊繃備戰。會過嗎?今天會過嗎?1月27日這一天,大家都在問。

抵達台北後,我照例轉乘板南線,從西門站快步往全國最高環保機關走去,這路段早已熟悉,眼前景象卻是少見。近百名學生坐在環保署大門前,擴音機、警察、錄影機為伴。因為擔憂國光石化「頭過身就過」而徹夜未歸的他們,多數已見疲態,但在帶領者引領下,年輕的他們喊出:「農漁永續、青年相挺」時,仍如露珠般清亮透徹。中華路的車潮逐漸壅塞,「環境正義,還我濕地」、「反國光,救台灣」白布條上這些斗大的黑字,映入行經公車的乘客眼簾。

隔著車窗,我試圖從乘客的眼神找答案——他們是否知道台灣近年最大的開發案要蓋在西岸僅存最大的泥灘地上?是否知道寶島母河的豐美生態將面臨世紀浩劫、濁水溪口北岸將長出一根一根巨大的煙囪?乘客別過頭去,我轉身,有個熟悉的身影在我身旁拍照,他一手握著相機,一手捧著類似睡墊的東西,我認出那是一位令人尊敬的作家,從關注到投入,他靜默卻熱情。「您,也在此過夜嗎?」我沒問出口,我只確定這兒沒有蝴蝶。

9點5分,主持同學說,彰化鄉親到了,全場再度高喊「農漁永續、青年相挺」、「國光石化,立即撤案」,襯著一旁的擊鼓聲,如此撼動心弦。鄉親們拉開白布條,「國家重大建設變傷害」、「國光石化全城火化」,一位老農盡職地抓緊其中一角,臉上的條紋刻得好深,我趨近一問,來自二林的他,今年八十多歲,種稻已經七十年的他說:「我不希望改變我的生活方式。」

月英的黑眼圈洩漏了疲憊,但身為彰盟的戰將,仍打起精神介紹登記進場發言的教授、NGO伙伴、居民代表。

會過嗎?今天會過嗎?會過嗎,今天?我焦慮地反覆自問,官方的態度、政策的護航、拚經濟的思維、財團的壓力、地方的對立與拚搏、社會力的聚集與拉扯、白海豚的生與死……今天是否會做個了結?9點30分,要進場了,在鼓舞聲中,我將馥儀在我左手書寫的「救」字,與同學一一擊掌,盼望奇蹟。

通過警察排開的封鎖線,鐵漢嘉陽、吉仲老師、芳苑林老師、詩人吳晟……確認身分、領旁聽證、進入會場。哦!抱歉,不是會場,是在會議室旁以玻璃隔間的旁聽室,是透過視訊設備,「參與」這場全國矚目的環評會。

我們只有一個台灣

我常想,從大自然的尺度來看,這樣的縮小規模究竟有沒有意義?向西500公尺,向北1,500公尺,「讓」出了多少潮間帶?「還」給河口多少空間?總產量打 9折(註1)之後,每年生產乙烯120萬噸、芳香烴250萬噸等等石化原料、產品,終究仍將產生至少(註2)每年:8,696噸氮氧化物、4,684噸硫氧化物、1,005噸懸浮微粒、2,388噸揮發性有機化合物,以及729萬噸的二氧化碳?而這些污染物質出了煙囪後,都去了哪裡?

顧問公司前前後後做了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模擬,但與變化莫測的大自然(現實)之間究竟有多大差距?厚厚的環評書件中,不時出現「應屬……應為……」等字眼,到底有幾分科學?幾分猜測?即將決定居民生計、大地生死、台灣走向的環評,可以用猜的嗎?

大俠詹律師也趕來了,十多個人在旁聽室緊盯視訊螢幕、研商策略,注意主席與場內每個動靜。好不容易等到我方進場,限時三分鐘的規定,框限了公民的心聲,所幸刺耳的響鈴嚇阻不了滿腔熱血。

柳中明教授提醒極端氣候的衝擊,明確指出國光案該是停下來的一個點;周桂田教授疾呼全面社會影響評估的必要;莊秉潔教授重申本案健康風險國人難以承受;陳昭倫教授呼籲以國際高度看待白海豚的保育;地方居民林連宗老師再陳水資源、地層下陷、農漁污染、文化觀光等問題;陸詩薇律師痛批制度超載與生態補償失衡;清大學生裕穎銳利點出「老師在審、學生在看」;張豐年醫師則再度質疑興建大度攔河堰供給國光石化用水的可行性。發言者聲聲動人,句句針砭。

場外,席地而坐的學生並未離去,透過現場連線轉播,他們的聲息吐納與我們連動,歌聲、鼓聲、口號聲,一波接著一波穿越警察的封鎖線與冰冷的水泥牆,溫暖著繃緊神經的我們。

回想約莫二十年前,自己曾因旁聽一門環境社會學的課,而踏入環境運動的世界,大三開始,枕邊多了《能趨疲》、《我們只有一個台灣》,還有談核能、污染的書,也從此被同學、老師貼了標籤。當年的我,和這些大學生一樣,不知道握有權力的大人們,到底在想什麼。

嘉陽上場了,面對所謂縮小規模方案,這位壯碩漢子細數的是七百隻大杓鷸的熱量來源是否足夠、萬歲大眼蟹、潮間帶底棲生物的生存問題,溫柔細膩且再實際不過。

輪到我發言了,我出示專程帶來的「合格」石化廢水,已經放了半個月,居然還有濃濃的汽油味,請委員、主席、署長想想,未來國光石化所排出的廢水還含有中、下游二十五座石化工場更複雜的濃湯,其中到底還有哪些不明的化學物質,都做評估了嗎?有誰能保證可以好好把關?

關於爭議不休的健康風險,照顧過癌末病患的我,不知該怎麼描述那種在「布滿新舊針孔、已失去彈性、毫無血色的皮膚」尋找下針處的殘忍與無奈。在這受限的三分鐘,我只能說,健康風險、致癌率對專家而言,那致癌風險是百萬分之「一」或若干分之「一」,但是對於那個不幸因污染而致癌的人來說,她/他就是那確切存在的「一」,也等同「一」整個家庭的折磨甚至破碎。

多麼希望,委員們能去看看,在高雄林園北汕村北汕路、北汕二路,居民罹癌的慘況,那是什麼地方?那是林園石化工業區的下風處!

經濟數字無法評估的

與父親、幼女自彰化大城趕來的許小姐接續發言,她用投影機打出一張張黑白照片,原來是大城鄉民因為感念濁水溪的最後一滴水照料他們的家園農田,在7月半的隔天拜「溪王」所留下的影像。許小姐說:「我家窗外的那畝田,你為什麼要拿走?」

這場令全國屏息以待的環評會,還有個美麗的「嬌」點。二十多年前宜蘭反六輕的戰將田秋菫立委,堅持全程守在會場,不斷質疑程序正義、指出未出席環評會的委員不該有投票權、為民眾爭取發言機會,化解場外因主席的「最後一次會議」風波而將衝入會場的衝突。

等了好幾個小時,首次投入環評戰場的吳晟終獲喚名,進入會場。他溫和而沉痛地表示,我們的經濟思維已經到了必須重新、慎重思考的時候,不要為了促進短短幾十年的經濟效益,破壞千百年的土地、海洋,他直言:「國光石化開發案已不是學理上的是非爭議而已,是良心的問題。」而人的生命價值、美好的田園、海岸、生存環境,絕非一堆經濟數字可以解釋、評估的。

短短三分鐘,我注意到吳晟對年輕的環保署按鈴人員說了好幾次對不起,你若見到他的灰白髮絲與溫和謙遜,就會明瞭三分鐘的限制是何等粗暴,響鈴是何等無禮。無論如何,在我眼中,對台灣民主、文學、土地貢獻斐然的詩人吳晟,光是「報名」參加環評會,已創造了歷史。

在環評委員劉益昌(註3)、詹長權、李俊璋、陳鎮東、李育明等人紛紛發言討論健康風險、水資源、白海豚及民間意見後,主席蔣本基終於宣布:本案無法通過,「補件再審」。警衛鬆防,我進入會場,盡職的記者淑娟、家珣、慕情、苡榕、靜梅、宗興、力仁、還有苦勞網及辛苦多位記錄影像的媒體人仍守在那裡。我想起學者許世璋曾說,雖然從事環境運動是孤單的,但群體努力的奮鬥感卻是可以支持人走下去的美好力量。

台灣啊,我們的母親,在十方眾人齊心努力下,儘管今天未能撤案,但總算守住了戰情告急的一城,我們還有時間去說服更多人將居住在那片濕地的生物權利考慮進去(註4),我們還有機會守住那濁水溪口的芬芳,守住那滋養我們的土與水,那蚵田、牛車與希望。請您保佑,年後這一戰,以及未來更長遠、顛簸的道路,我們能擁有更多的勇氣與智慧,堅持、守住,守住、一定要守住。因為我們愛妳,全心全意的愛妳。

「阮全心全意的愛你,親像愛自己的母親……」●



1.根據100年1月27日環評委員凌永健計算,縮小規模方案總產能約是原方案的九成。

2.出自100年1月27日環評會資料,但民間對於開發單位提出的污染排放量多半認為低估。

3.劉益昌委員為當日首位慷慨發言「反對」的環評委員,發言後先行離場。

4.引自《家離水邊那麼近》,頁239,二魚文化出版,吳明益著。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最後由 L-archi 於 2011 2月 24 (週四) 1:27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L-archi
 
文章: 3134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59 am
來自: 台灣

文章L-archi » 2011 2月 24 (週四) 1:27 pm

<object width="480" height="390"><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www.youtube.com/v/SPjnNJYr8Oo?fs=1&amp;hl=zh_TW&amp;rel=0"></param><param name="allowFullScreen" value="true"></param><param name="allowscriptaccess" value="always"></param><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SPjnNJYr8Oo?fs=1&amp;hl=zh_TW&amp;rel=0"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allowfullscreen="true" width="480" height="390"></embed></object>
L-archi
 
文章: 3134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59 am
來自: 台灣


回到 永續建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