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電廠該如何除役?


節能減碳與永續建築、生態城市與綠建築、健康建築、優良綠建築作品

核電廠該如何除役?

文章L-archi » 2011 4月 07 (週四) 5:07 pm



▼google ads連結

2011/04/07 苦勞talkshow苦勞報導
核電廠該如何除役?
宋小海易禹昕 (talkshow小組)責任主編:張心華
關於除役的方式,放射性物料管理局副局長邵耀祖表示,國內除役和日本相同,都是立即拆除,法律上規定拆除需於25年內完成。核能電廠運轉所產生的高放射性廢棄物,以三座核能電廠發給40年運作執照做計算,預估將產生約7300多公噸的鈾;另外,還有大量的低放射性廢棄物,目前約20萬桶,這個部份在除役時還會增加。邵耀祖指出,預估在除役時將處置約100萬桶的低放射性廢棄物。

在用過燃料棒不斷增加的情況下,台電在民國85年時提出增加儲存容量的規劃,邵耀祖說,不只台灣有這個問題,美國的核能電廠也有同樣的問題,他們把用過燃料從水池搬到儲存容器,也就是所謂的乾式儲存,以單獨的儲存容器取代圍阻體。

此外,現在台灣的法規規定除役是「立即拆除」,那麼高階核廢料會送到哪裡去?

邵耀祖說,權責單位為台電公司,若核電廠如期停止,按照法規,必須在預定停止前3年提出除役計畫(2014年)。他提出,法國願意幫台灣做高階核廢料的「再處理」,處理結束再送回台灣。

儘管如此,高階核廢料的處置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溼式與乾式儲存的差別

溼式儲存是將高放射性核廢料置於圍阻體中,受到圍阻體的保護,因此,乾式儲存的安全性經常受到質疑。對此,邵耀祖表示,用過燃料剛從反應爐退出時,溫度相當高,需要經過冷卻的程序,等到冷卻到一定程度後,就可以放到乾式儲存容器中,「那是一個很被動的、靜置的狀況下的處理方式」他形容。

蓋核電廠卻忘了核廢料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賴偉傑則說,曾聽過日本專家特別提到,日本為了增加核廢料的儲存,把燃料棒的間距降低,但是這在地震可能會增加它碰撞的機會。他更指出台灣開始推動乾式儲存廠時,環評快速通過,金山、萬里居民收到黑函威脅,這顯示興建核廢料儲存廠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此外,因為核能領域過於專業使民眾難以監督,那像這樣具有高度專業、高度風險的事情到底該怎麼處理,他質疑。

賴偉傑說,根據民國85年台電所提出的環評報告書指出,如果民國95年以前乾式儲存廠未興建完成,燃料池就會完全填滿,但我們現在可以看到,核電廠燃料池仍有空間。他質疑,台電一開始就沒有預估好核一、二廠將產出多少高階核廢料。

邵耀祖回應,燃料池中設有隔架存放用過燃料,隔架原本是寬廣的空間,因不斷產生用過燃料棒,原能會同意台電隔架密集化,但這是經過「隔架重整」等一系列技術上的處理,如此,燃料池即可存放更多的用過燃料棒。他也承認,若102年沒有其他儲存方案,核一廠儲存用過燃料會有大問題。

而台電建電廠時,是否估算過燃料池足夠裝載40年營運中所產出的用過燃料棒?賴偉傑說,如果現在討論的「中期處置」,採用乾式儲存廠,儲存時間將達40~60年,地方居民等於一輩子都要和輻射相處。另外,台電申請乾式儲存,原能會可能認為只是在為高階核廢料找位置存放而已,但地方居民不是這樣想的,甚至認為這是在為「延役」做準備。

除役成本

賴偉傑說,核能發電成本可分成幾個部份來看,包含「建廠成本」、「營運成本」、「燃料成本」、「外部風險成本」。在政府的想像中,核能安全沒有想像的嚴重,但有很多成本問題都沒有考慮進去。假設在福島災變後,國內核電廠要提昇耐震係數,建廠成本勢必又要提高。

賴偉傑提出,現在有沒有災難賠償保險?在燃料成本的部份,鈾燃料棒進口不課稅,但煤、石油是課稅的;此外,核電廠周遭地價下降也沒有算進去。所以,除役成本究竟是高估還是低估?

邵耀祖回應,台電談的營運成本,裡面包含一座核電廠的25年折舊,這個部份已經完畢。而現在準備的「核後端營運基金」就是用來「不要增加後代子孫的負擔」。他說,也許核能問題不是我們這一代能解決的事情。

由此看來,核廢料最終處置問題似乎完全無解,中期處置很「麻煩」,而台電先前已對原能會提出延役計畫書,另外,經濟部提出的「能源政策綱領」被環保團體視為為核電延役護航。

賴偉傑說,把核能當成減低二氧化碳的工具,通常會淪為學者加加減減的「數字」。如果核一、二可以延役,在減低二氧化碳的部份,帳面上都是漂亮的。他認為,政府在思考整個能源政策,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嚴謹。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9014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L-archi
 
文章: 3134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59 am
來自: 台灣

回到 永續建築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