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南華建言-教育是賠錢的良心事業by賀德芬


好文分享、網路書籤

為南華建言-教育是賠錢的良心事業by賀德芬

文章L-archi » 2008 7月 09 (週三) 10:21 pm



贊助商連結

為南華建言-教育是賠錢的良心事業

一、 南華建校的初衷


南華大學是在民國八十五年﹐由星雲大師號召百萬人興學﹐向社會集資而創建的大學。
創校伊始﹐大師即明確指示辦學的基本理念﹐諸如:結合中西教育傳統﹐強調知識整合及人文精神﹐極具前瞻性及中國人文禮樂特色﹐在功利現實的社會大環境中﹐ 扮演【清流】角色﹐具有宗教家之奉獻精神。大師特別強調﹐創辦大學非為牟利﹐更不是企業團體做買賣﹐而是充分運用非營利事業管理的特點﹐讓教育回歸教育﹐ 提供給社會一所高品質、全新型態的大學。其理想是以恢復古代書院傳統、培養具人文精神的學生為目標﹐未來並將結合佛光山全球資源在海外各地設立學院﹐直接在海外授課,成為一所國際化大學。

二、 南華的成就

南華大學位處台灣的正中央﹐山林蒼鬱﹐佔地廣闊﹐校園環境優美﹐校舍沈穩典雅。雖然四周荒僻、但一邁入大師題字的界標﹐就深深感受到學院的人文氣息。南華創校之初、的確秉持著大師的教育理念,扉聲儒林,一新學術界耳目、尤其為我們這些人文社會科學領域的學者所期待。
南華在八十五年創校時﹐原為管理學院。短短三年就因財物資源、人文特色、師生比例、圖書、教師研究成果,及學生之向心力、師生互動關係良好等等因素,得到教育部極正面的肯定﹐而在八十八年就獲准升格為大學。不但開了最快升格的記錄,當年,也獲得教育部在私立大學中最高額的補助款項。
南華大學迄今仍受肯定的辦學特色,均為當時所創建。雖然,大體上欠缺基礎學門的扎根﹐在教育策略上還有商榷的餘地。但像生死學系、民族音樂學系的設立,確屬他校所無﹐也從此開啟了高等教育分殊細膩的先河。因為重視人文涵養,早期的南華最受稱道的還是在通識教育的規劃與推動,以及富有古意的成人禮及春祭儀式,獨樹一幟,頗有創意。另外,雅樂團和鼓隊的設立﹐仍是南華今天足以誇耀的標誌,為南華建立了正面的形象。
此外,在制度上,由於佛光山的全力支援,南華第一屆學生全免學費,因此能吸引資質及程度不錯的學生入讀︰特別禮遇教師,以較高的待遇貼補路途偏遠的辛苦、因此也能禮聘到已具聲望的名師︰更以研究所為主要發展軸線,學生人數不多,師生確能以校為家,生活、教學融為一體,大師和學界所共同期待的以發揚中國古代書院傳統、重建人文精神,樹立二十一世紀新型大學的目標,已具體展現。南華,確為令人嚮往的、理想的高教園地。


三、 南華的轉變

可惜呀!第一任校長因為作風受到爭議,經費使用未能節制,以致八十八年、便轉任佛光人文學院。佛光山對南華的支持有了光譜極端的轉變。南華也從此改變了體質,進而改變了命運。
佛光山全面撤除了資源上的支持﹐讓南華在財物上自給自足。一所大學若要像企業團體一般﹐講求損益平衡﹐甚至希望能有盈餘﹐以使帳面亮麗。那所謂的教育理想﹐就只有棄之如敝屣了。
學校的經營要有盈餘﹐只有開源節流二途。主事者既無能力向外募款﹐只有將目標對準校內,手法無所不用其極。

一是、大量招收學生﹐以學費作為主要收入來源。

第一任校長離去,第八十七學年度終結時,南華大學已陸續增設成四系十五所,學生總人數為560人。
八十八年八月開始,現任校長接任,學生人數即年年以千人計,開始直線往上飆升。從990(88年)、1756(89年)、2570(90年)、3498(91年)、4568(92年)、5539(93年)、乃至到今年,學生總人數達到6千7百人。
一所以人文社會為主的大學﹐因為不需要實驗設備及耗材﹐可以大班上課﹑只須有四千學生﹑即可平衡收益。因此,南華的經費,百分之七十以上來自於學生所繳的學雜費,其餘,百分之二十幾,則來自於國家,包括教育部及國科會的補助。與民間捐助。已無任何關連。

二是、盡其所能從校內增加財源

開源的對象既無法從校外捐助著手﹐只有從校內開闢。美其名曰,使用者付費。學生宿舍收費貴﹐打球要收燈光費、洗衣、乾衣要收費、重填選課單要收費、沒有資訊課,一樣要交費︰交了校園的網路費,還有宿舍的網路費,比一般家庭還貴得多。地處荒郊野外,幾乎不提供交通工具,從宿舍搭上一兩小時一班的校車,要付費 ︰騎機車要停車費等等都不過是小錢、但積少也能成多。

校內師生生活所需必須對外招商、本就因地處偏僻﹐寒暑假及週末幾乎形同空城﹐本就招商不易。但仍然向廠商徵收高額租金﹐以增加學校收入。廠商多付出的成本﹐當然轉嫁給學生承受。對教職員則強制從薪資中扣取千分之五的福利金﹐已經是嚴重的侵犯憲法對個人財產權的保障了。

三是、盡量撙節開支﹐不相對的增添設備

開源之外﹐更要全力節流。
學生人數直線上升﹐教學設備則相對不加增添更新。教學大樓﹐僅在九十一年三月多增加了一幢「學慧樓」﹐供暴升的學生上課之用。同年四月和建商合作快速完成南華五村-集賢樓,作為學生宿舍。另在九十六年興建南華九村宿舍。前者,因施工倉促,現在無論硬體設備或軟體管理﹐都問題叢出。後者﹐又因蓋在行水區上﹐ 使用執照都未發下前﹐就讓學生進住﹐而引發學生抗議求償風波。更可議的是﹐就聳立在大師題字﹐校名石碑邊的梵音館﹐竟同樣是建築在行水區上﹐半途就被勒令停工﹐如今是荒煙蔓草﹐景象淒涼。
教室因此而嚴重不足﹐上下午各須排五堂課,使得師生作息時間有異於常人。奇妙的是,所有的課都集中在星期二至星期四,其他日子,宛如空城。到了夜晚,更是一片漆黑,那裡聽得到弦歌不輟的朗朗讀書聲﹐或見得到活潑生動、青春洋溢的年輕身影?
更不可思議的是,一個建校十二年,師生人數超過七千人的學校,竟然沒有禮堂、沒有活動中心、甚至沒有運動場。
師生沒有活動空間,交通極其不便,當然只有集中上課後,匆匆離去。

三、緊縮編制,人盡其用
除了不增硬體,節流最重要的方法,還在緊縮人事經費及系所的辦公費用。南華在90學年度,學生只有兩千多人時﹐職員數有104人,教員有112人,到了學生有六千七百人時,專任教員還不滿兩百人,職員僅有120人左右。其中,每一職員至少要負責二至三系所的行政,還有要擔任講師授課的任務,譬如保健中心的護士,就得化身為護理課的講師。可貴的是,這些基層員工都任勞任怨,工作認真、他們是聘任制﹐稍敢表達異議,飯碗就可能不保。也有是忠誠的佛光山信徒,以奉獻的精神來服務,實在令人感佩。
職員似乎是遇缺不補,僅以工讀生取代。自醫所要成立大學部時,就由工讀生來協助一名專任副教授,辦理所有事務。
教員中,教授級者僅23名(包括校長)。兼任講師多達388名。某些就是在本校進修獲碩士學位後﹐轉兼為講師。教師流動量大、尤其年輕優秀的教師、只要另有機會、都不惜求去。就這兩三年,我所熟悉的社會學院,記憶所及,就有張亞中、唐士哲、林本眩、何明修、左宗宏等老師相繼離去。老師要高就,學校從不惋惜!更不會檢討何以留不住人﹐反正總是來來去去﹐作為老闆,不怕沒有雇工。這和創校之初,禮遇名師的尊重態度,不可同日而語。



四、南華現今的困境-機關算盡、因小失大
從帳面上來看,南華在私立大學中是難得一見財務穩健的學校。但為達到此目的,卻必須犧牲了創校的理念,及未來發展的可能性。
大量招收學生,教職員額和設備卻不能依比例增添,以致品質日降。不知禮遇教授﹐以致優秀教員流失﹐惡性循環之下﹐教學品質更是良莠不齊。不能善待學生﹐連學生的生命健康都冷漠以待﹐以致學生向心力和榮譽感都相對薄弱﹐連教育部的評鑑中都明確指出。由於校內生活機能不足,幾乎沒有活動空間,創校之初﹐生活和教育合而為一,師生關係親密,身教言教並重的學院風格已不復可求。這些還都是抽象精神的喪失,也許難在帳面上呈現。也可能因個人對教育理念的差異﹐有不同的解讀。但某些具體的作為,便更能顯現機關算盡後,因小失大的失策。

譬如。梵音館的廢棄,南華九村的錯誤處置、集賢樓的粗製濫造、南華館緊鄰公墓的擇地不當等,這些重大建設所造成的財物損失,以及善後的虛耗,遠遠超過向學生、教師計較來的小錢。又譬如,為達成節約能源的獎勵標準,竟會設計出用電量的管控,造成冷氣每十分鐘斷電、廁所必須在進入五秒後,才能感應出燈光;以及雖然買了十幾部除溼機,用以保護貯藏在地下室的鋼琴,卻因用電量的不足,開啟了四部之後、會自動斷電的荒繆。這種種措施,的確在短期的帳面上都見到了績效,還得到經濟部的褒獎。可是因此造成機器的提前耗損、或增加人身安全上的危險,可是在每年的報表上所顯現不出來的。
至於,因節省交通車的開銷,使得學生不得不以機車代步,不去協調周邊道路的改善,導致車禍頻仍,死傷不斷。年輕生命的價值、學生的健康、給家庭和社會帶來的損傷,就更是無法以數字來估量了。
就為了讓學校為生存而生存,模糊了生存的意義,使大師當初要建立一所具人文精神,似古代書院風格的理想越走越遠,只剩下成年禮和春祭等儀式來點綴,也作為每次評鑑時的賣點而已。

五、 對南華的期許

由於國家教育政策錯誤,只為了打開入學的窄門,也不考慮少子化的必然趨勢,竟在對教師培訓的計畫、嚴謹的評鑑制度、可行的退場機制等等配套措施都全未準備之下﹐就在短短時間內﹐貿然開放大學或全面將學院升等﹐以致大學數量由原來的二十幾所暴增到到現在的一百六十幾所。競爭的慘烈,素質的低落,令人不忍卒睹。
所有的大學,一來要爭學生,二來要爭經費。便只有在教育部所訂定的統一標準下求生存。
教育部的卓越計畫﹐幾乎與私立大學無關﹐國科會的補助﹐完全以理工科的sci量化標準計值;評鑑不分等級﹐以致各大學全無二樣﹐瘋狂追求國科會的補助﹐全做表面工夫。不用說﹐這樣的高教發展能提升學術水準、真正培育人才、或對國家社會有所助益、實在令人懷疑。
最不忍的是對學生的待遇。尤其是私立學校的學生。他們的父母同樣是國家的納稅人,只因他們聯考失利﹑就要繳交教國立大學高一倍以上的費用,得到的卻是陳舊的設備,參差不齊的師資,未來生涯的限制,甚且陪上生命身體的健康。這是多麼的不公平呀!更何況,他們書讀得不好,大部分因素不也是國家資源分配不均,體制對他們不公所造成的?
所以當大師說要蓋一所不一樣的大學時,是何等的空谷足音,是教育界的多少企盼和希望呀。
如今,南華只不過是眾多私立大學中的一所而已!學生並沒有從中得到更好的待遇,學風也沒有比其他大學更良好。在少子化的趨勢下,也必然面臨招生的困境。現在若不改弦易轍,尋回當初建校的理想,不只辜負了大師的心願,更是遭塌了這麼美好,已有根基的一片園地。
南華大學若真要走研究大學的途徑﹐就要力聘名師、大量增加成熟教授的員額﹐改善研究環境﹐嚴格要求研究生素質。這就需要佛光山的全力支援。在這麼優雅的校園裡﹐名師匯集﹐師生共處﹐談書論道、弦歌不輟,那才是重現書院精神、高等教育的化境。

如此路不通,南華就該因地制宜,發展成以培養國家基層人才為目的的在地大學。和社區緊密結合,利用位居台灣正中心的地理優勢,擷取台灣中部的歷史人文精華,務實的照顧培育台灣中南部子弟,使都成為社會中堅,不也獨樹一幟,建立出特色,成為教育的尖兵。

http://www.wretch.cc/blog/defenho/9797888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L-archi
 
文章: 3134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59 am
來自: 台灣

文章L-archi » 2008 7月 09 (週三) 10:21 pm

南華大學校方可恥!!聲援言論自由,聲援賀德芬老師!
http://www.wretch.cc/blog/billypan101/11737191
L-archi
 
文章: 3134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59 am
來自: 台灣


回到 輕鬆樂活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