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0年前的MSN表情符號


好文分享、網路書籤

1700年前的MSN表情符號

文章阿哥哥 » 2007 11月 25 (週日) 3:19 am



▼google ads連結

1700年前的QQ表情:東吳時期各類人面紋瓦當

圖檔
↑東吳時期各類人面紋瓦當圖案與今天的QQ表情對比

距今約1700年前東吳時期的人面紋瓦當幾乎分佈于南京城各處,只要進行考古的地方幾乎都能發現這種人面紋瓦當,人面紋瓦當的出土數量不多,瓦當上的表情或喜或悲或平和或憤怒。

一個有趣的想法就從我們的腦海裏冒出來,QQ表情!這些人面紋幾乎就是1700年前的QQ表情,喜、怒、哀、樂、嚴肅、害羞都有。

圖檔
↑東吳時期各類人面紋瓦當圖案與今天的QQ表情

圖檔
↑東吳時期各類人面紋瓦當

1700年前的QQ表情,你看過沒有?

這枚瓦當上的人面到底是誰?是哪個朝代的?“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又是什麼含義?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在賀雲翱腦海中。他沒有想到,這張臉竟然伴隨著他今後十多年的城市考古生涯並在其中不斷出現。

古董店老闆告訴賀雲翱一個重要的資訊,這枚瓦當出自南京張府園的一處建築工地。據說,那個工地還出土了不少其他類型的瓦當。不過瓦當到底是哪一個朝代的,老闆自己都不確定。

賀雲翱查閱了此前江蘇省文管會對張府園地區進行的城市考古資料,果然又發現好幾張“人臉”。不過,顯然當時的考古工作人員並沒有覺得這些“陌生臉龐”有什麼異樣,任由“他們”和一大堆各種瓦當、陶罐堆放在倉庫一角。

拂開厚厚的灰塵,賀雲翱驚異地發現:這幾個瓦當上的人臉的長相和自己收藏的居然都不一樣。有趣的是,這幾張臉的表情也各不相同。這個發現讓賀雲翱激動不已。他們到底是誰?賀雲翱一方面在參與的城市考古項目中尋找它們的身影,另一方面則從以往的考古資料中搜尋他們的下落。

十多年來,越來越多曾經被人們忽視的人面紋瓦當在賀雲翱的關注下浮現出水面。張府園、新街口正洪街地區、延齡巷、豐富路口、西八府塘地區、三山街、銅作坊、金沙井、大行宮、洪武路、估衣廊、秣陵路小學、瞻園商廈、成賢街南口、清涼山……賀雲翱發現,這種瓦當幾乎分佈于南京城各處,只要進行考古的地方幾乎都能發現這種人面瓦當,而且人臉的長相、表情幾乎從不重復。

根據南京已出土人面瓦當的地點,賀雲翱繪製了一張“人臉”的分佈圖:他發現,人面瓦當幾乎全分佈于古代南京的繁華地段。而發現瓦當的地層則暴露了他們的真實年齡。這些人臉瓦無一例外都是在六朝地層的下部(也就是六朝的早期)出土的。比如清涼山的人面瓦當是來自於東吳地層;延齡巷口六朝早期地層出土的人面瓦當則就是和東吳時期的錢幣、瓷器躺在一起……但是在稍晚地層出土的瓦當中,“人面”都消失了。

根據這些,可以推斷出,這些神秘的“陌生臉龐”非唐非漢,都是來自於三國時期的江南政權———東吳時期。也就是距今約1700年前。

2005年,賀雲翱赴南韓進行學術考察,在南韓意外地也發現了這種人面瓦當。

當時,韓神大學學術院的幾位南韓考古界專家聽說賀雲翱在做相關研究,就告訴他,在南韓古新羅國的遺存中也有人面紋的瓦當。

他們出示給賀雲翱的兩個瓦當上的人面,雖然長相和表情和南京出土的又不一樣,但是賀雲翱一眼就認出了它們的尺寸大小、表現手法和一些局部特徵。這些人面瓦當和南京的人面瓦當應當是“親屬”關係。

其實,這已經不是賀雲翱第一次在南京以外地區見到人面瓦當了。在十幾年的追蹤過程中,或者是別的研究者告知,或者自己親眼所見,賀雲翱在南京高淳固城、江蘇無錫、盱眙縣、還有境外的越南北部和南部的城址考古中,都發現了少量的人面瓦當的“足跡”,只是不如南京地區那麼大量和集中。根據種種跡象,賀雲翱初步推斷,這種人面瓦當應當專屬於東吳境內轄區城市,或者是與東吳有密切關係的地區。

不久前,賀雲翱在其學術專著《六朝瓦當和六朝都城》中首度公開了這些神秘人面的圖片和研究材料。不過,直到付梓印刷的那一刻,還有許多疑竇賀雲翱自己也並未能解開。
圖檔
↑他是誰?

人面紋瓦當的出土數量雖然不多,但是品種很豐富,人面呈現或喜或悲或平和或憤怒的表情,宛如一張張千餘年前生動的臉。令人不忍釋手且頗費思索:這些表情複雜的人面裝飾瓦當在殿宇的屋檐下,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文化含義?

>>>疑問一 人面屬於誰?

如果考察“人面紋”的歷史,不難發現,“人面”在中國藝術文化歷史的進程中是有著象徵意義的。比如著名的仰韶文化人面魚紋盆,“人面”是魚崇拜的人格化體現;而商代晚期的人面大方鼎,人面的周圍有雲雷紋,人面的額部兩側有角、下巴兩側爪,被認為可能是黃帝或者蚩尤的形象。

專家告訴記者,實際上,“人面”用作裝飾,一般是與宗教信仰、“神人”有關,這可以從人面紋瓦當週邊都有一圈放射形的線條得到印證:“人面”在人們的檐頭髮光、放射光芒,是否這是一種特殊地位的神?

>>>疑問二 為什麼只流行了50年?

收藏瓦當的人都知道,瓦當上的花紋是伴隨著社會發展經歷了一個從簡單到複雜的過程,最早的瓦當花紋在西周時期,不過是簡略的幾何圖形,戰國時候則出現了樹形紋、卷雲紋、山形紋;西漢時,人們流行以文字來裝飾瓦當;魏晉南北朝時期,由於佛教傳播,蓮花紋的瓦當成為主要的形式;宋元明清後,則一直流行獸面瓦當;尤其明清宮殿多用蟠龍瓦當……儘管造型大有不同,但依舊可以看得出它們的前後傳承的清晰脈絡。

但是在這張進化表格中,人面花紋的瓦當似乎是一個異數,它們無法被排進這張表格中,幾乎完全就是橫空出世的。而且,大量南京的考古發現表明,這種人面紋只存在很短暫的時間,在東吳結束後,人面紋立即就被獸面紋、蓮花紋所取代了。

>>>疑問三 他們的表情有什麼含義?

根據賀雲翱的調查,迄今為止發現的所有人面瓦當,除了有兩例人面比較相似以外,每一個都有著和“別人”幾乎完全不同的長相和表情。由此可以判斷,這些“人面”並非批量生產的。

“他們”有的光面、有的絡腮鬍子甚至是長鬚;有的是高鼻梁、有的卻是塌鼻子;有的濃眉大眼,有的卻是小鼻子小眼;至於表情更是千奇百怪,甚至人面的氣質也不盡相同,有的相貌堂堂,有的卻蹙眉愁容一副苦相。專家們不禁猜想,究竟是匠人們根據周圍人甚至自己的面容信手創造出來的?還是另外有著什麼具體的規範?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阿哥哥
 
文章: 261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1 (週日) 9:28 pm

回到 輕鬆樂活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