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賄選的政客們說拜拜吧!


好文分享、網路書籤

向賄選的政客們說拜拜吧!

文章Guo » 2007 11月 30 (週五) 9:56 pm



▼google ads連結

寫這篇文章的心情是極為沉重的.
民主政治在台灣實行了這些年,大家從萬年國會的'老賊"到今日賄選
囂張的"新賊",我們"進步"了多少?

當年用利益交換去安撫一群老賊讓他們退下去,本來以為國會會出現一番新氣象,結果呢?原來在地方政治賄選撒錢的民代紛紛跑到中央來了,更囂張的撒!立委和地方民代的荒謬舉止真是"會廣未盡"----磬竹難書啊
"立委減半"原意無非期望一群真正為民喉舌"有理想有願景"的國家棟樑為我們代言,新的社會問題需要新的代言人.但看了主要兩個政黨提名的名單還是令我憂心和失望.目前國會多數的中國國民黨還是擺脫不了老套,金權政治仍然緊箍主導提名的思維.一些較清新的國民黨年輕政治人紛紛落馬.國民黨並無法從政黨輪替的教訓中完全醒悟,反而更迷信金錢的力量.民進黨則像政治的暴發戶,驟然取得政權,掌控國家機器後,一些難以抵抗金錢誘惑的黨人,更是身繫囹圄,令人浩歎.其大膽囂張枉法的行徑更是令人不恥.縣市長的大敗正是全民給民進黨腐化嚴重的警訊.國民兩黨的區域名單近親繁殖嚴重,裙帶綿密的關係,幾乎扼殺了任何年輕廉潔有理想的人可能.加上選舉保證金的不合理門檻,更是將選舉制度推向了赤裸裸的金錢遊戲.難道民主政治真是資本主義的產物?政治人只是資本家的檯面棋子?果真如此,民主政治制度本身就存在了根本的瑕疵.!.但為甚麼一些清廉的國家並沒有類似的現象?可見還是事在人為.
國民黨走到了目前雙吳的局面,兩個玲瓏的一搭一唱,演皮影雙簧戲.,真是一大墮落.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其實是其總統候選人在幕後操控,這和蔣介石當年雖然在野卻仍然私底下操控軍隊有何差異?.民進黨也不徨多讓一個個主席紛紛退黨後,民進黨已快成了一人黨.陳水扁總統效法李登輝前總統真是亦步亦趨"宣示全民總統的"卻又失信回頭掌黨機器,爾後又交給信賴的子弟兵託管如今將下野了又回頭抓,都可看到一個政治人細緻的操作.李無法實踐下野當牧師的願望,陳恐自亦無法清閒,因為"台灣國尚未成功"'?這真是台灣總統的歹命宿命?還是權力使人戀棧,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戀棧?
不是故意把弱勢的某名牌供奉在不分區第一位就表示真正重視弱勢聲音.像樂生經歷了日治殖民恐怖鎮壓時期和蔣氏父子特務白色恐怖統治時期也沒有拆啊,為甚麼到了一個整天講人權的民主時代的中央政府卻結合地方政府趕人,難道就無法讓一群歲月所剩無幾的老人平靜的老去?這是甚麼樣的社會和政府?這就是照顧弱勢的唯一方式?拆樂生一磚一瓦的人是台灣對待弱勢族群歷史的罪人,下令執行者,來日更該在樂生的土地上好好反省,自己是如何對待一群為臺灣土地默默承擔苦難隱忍吞淚渡日的無依老人.從政的人沒有悲憫的心都是假仙矯情.這群無恥的政客們,假藉民意卻赤裸裸展現權力的傲慢與無知,這樣的粗暴對待更勝以前他們口中大加撻伐的威權政府.
國民黨執政時期,我們花了比別人貴好幾倍的金錢蓋比別人爛的捷運.莫名奇妙的數百億高昂國外顧問公司費用,實質卻是黨營國營事業體的顧問公司在集體分贓而軍購費用的龐大回扣竟然還包括我們的敵國,這種國際大凱子行徑使我們忍無可忍最後選擇讓它下台,更讓我們百姓看了一齣齣的內鬥連續醜劇好一些時日.
我們鄰近的韓國此刻也正在進行激烈的總統大選.其中一位候選人---李明博先生正是富有創意的首爾前市長.我曾經看過漢江沿岸無數韓國全家人在河岸邊放風箏,從事各種活動宛如我在歐遊看到的景象那時他們剛辦完了漢城奧運,如今這個創意的市長用三年的時間寫下新頁.起初帶領市民參觀"我們有一條多麼臭的河流被我們前人偷偷藏起來"加蓋又在其上築高架快速道路.許多首爾年輕人開車在其上卻壓根子不知道高架橋底下和地表下有一條河流在哀吟,奄奄一息,揭開了真相後,他和他的團隊及無數感動的首爾人日夜攜手努力,終於共同打造了"清溪川的傳奇"現在成了附近居民的散步好去處和觀光客的必訪景點.我們台灣也有很多的清溪川.像我的老家有一條沒甚麼知名度的溪---柴橋坑溪位於基隆河的河源之一從小我和她一起長大,好好的一條清澈的河流,卻在國民黨李登輝執政時期,他的經濟部水利和水資源農林各單位竟然核准傾倒廢土配合民進黨的縣長放行,以容納開發北宜高隧道,捷運和快速道路等各類公共工程廢土,上游少了一條三四公里長的河流,最後下游逢豪雨要不淹也難.最後把整條地下板南線都泡在水裡,這不是自作自受嗎?台北市不是也有一條瑠公圳?也和首爾一樣嫌她髒被某個市長藏起來,後來也一樣在上面蓋高架橋.這麼多年哪一位市長理她了?最好笑的是,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在台北市跑步跑了八年連蓋子都不敢打開過,還有臉去推薦介紹李先生的中文著作?人家實踐的成果已上了國際媒體,讚譽有佳.還缺我們幾位推薦人在耍嘴皮,真是"出一張嘴"的台北市長們,上帝給李和馬同樣的機會,(馬市長的執政時期比李明博市長還多一倍).會做的抓住機會就會克服萬難去做,不會做的再多的任期永遠也不會做.

台北要等多少年才會有像李明博這樣有魄力的市長?

最荒唐的是台北縣高喊要升格為院轄市,他的準市長卻愚蠢的要把臭湳仔溝加蓋---在其上蓋高架橋.別人的錯誤不會借鏡?

誰讓我們台灣的山川變色?.就是我們荒唐的選舉綁樁制度.以前是校園工程成了酬勞地方樁腳對象,結果一場"九二一"震出了校園普遍不經一擊的偷工減料事實.而一個走透透的省長可以兌現地方承諾,最後我們的野溪全面臨難,幾乎無一條倖免,通通被表面的混凝土工程整治得面目全非..八掌溪事件的官僚令人印象深刻,而那四個賺微薄工錢的工人可不就是固床的工人?試問豪雨季他她們怎麼會那麼不要命在河裡? 我們現在更要睜大眼睛盯住我們"龐大的治水預算',這些不肖政客正像當年的校園工程一樣,當作選後的酬傭,想想看除了少數如陳定南先生的冬山河整治成績外,又有幾人真的治水卓有成效?一場大豪雨來還不是混凝土鋼筋東漂西流,好幾百億好幾百億預算就這樣的流失了,然後他們又要拼他們的經濟,顧他們民生.又再巧立名目編預算,有完沒完啊,他們把我們當成甚麼?宜蘭縣當年的預算有限,但在清廉的團隊下 ,就能打造"宜蘭傳奇."多少當年的其他縣市治水預算幾成泡沫幻影.,還留下了超級蚊子館和八里那幾顆混凝土蛋,這些治水污水的大部份預算該不會都進了私人口袋,肥了某些人去了.?
民代結合鄉鎮市長的包山包河,很常見.有的更是堂而皇之佔據河川地蓋屋?怎麼都沒有河川局人員過問?各地檢調單位眼睛都看不到?.河流行水區變窄,淹水了怪誰?砂石可能盜採嗎?國家公園旁的和平水泥區都可以公開挖了,哪裡還有盜採的傻瓜?只是誰能採誰不能採差別而已,都嘛是公開的採.會有問題的只是分配利益不均而互相指對方為盜.開採砂石採到大橋的橋墩都流失而斷橋亡魂這真是台灣的國際笑譚再添一樁.我們的立委日理萬業,兼營各大事業體,掛名各個企業董事,有的還自營營造廠,專事圍標國家各種公共工程,我們的公共工程委員會形同虛設.因為這些利委的惡形惡狀,官員惹不起,我們公權力都躺著睡覺了,怎麼容許國家有一群太上皇作亂?
司法三審定讞的大罪犯還可以大剌剌從嚴密的檢警監控下突然消失.然後在異國豪奢的生活真是''司法獨立'的另一個國際笑話.最近法院的判例更是荒腔走板:為甚麼有些法官可以為賄選找那麼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如此的法院叫人民如何信賴?英國是一個法律先進的國家,如此的法院自是無法取得國際的基本信任,這也是英國企業或其他國家與我們簽約,寧可以國際法庭為仲裁機構,遲來的正義是凌遲,不是正義.除了坐飽法院推事與律師口袋,對百姓無絲毫助益.陳總統是律師出身,而司法院長也是自己的老師,真的要改革,師生一體哪有不能做到的道理?放著自己最擅長的法律專業不做,外行的其他改革能有多少傑出成就?
同為律師出身的新加坡李光耀總理說有一回打完高爾夫球,球袋赫然發現一個大紅包的事實.為政者自己不抵抗一些誘惑莫名其妙的多出幾張高爾夫球證和別墅豪宅也不足為奇.李的清廉自制贏得了新加坡人的多年信賴和國際的信譽,也維護了新加坡的司法尊嚴,連大國也不敢任意踐踏,,雖然它還不是個直接民主的國.
我們的確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一部不合身的憲法衣服穿在國際丟人現眼多年.我們的駐外人員有的閒到整天在整理駐地的大宅院--"抓跳蚤相咬"真正僑民或國人旅遊逢事相求愛理不理,如此的駐外人員素質如何贏得友邦友誼?問題是,我們怎麼會派出這樣的駐外人員?
細細想來我們國家問題千頭萬緒,但歸結下來還是簡單的貪腐與廉潔的問題.還是結構性的賄選問題.哪一個知名政治人物因為賄選而被判重刑了,判重刑完還服完刑的,我好像沒有印象.有的只是抓一些貪小利的村民交差罷了,法官對賄選主謀的縱容是我們政治一直無法步上先進國家的主因之一.而社會專門選一些賄選的人進入立法院更是讓法官缺乏足夠民意支持,勇敢公平審判的推動力.
有智慧的台灣選民,我們環境夠遭糕了吧?我們本來可以享受和先進國家如北歐一樣的高品質生活:官員議員廉潔著稱,不作沒有必要的消化預算的混凝土工程,如今卻要忍受這樣的一群腐敗政客和政治垃圾來操縱我們的國家我們要繼續忍受下去 嗎?
讓我們勇敢向賄選的政客們說拜拜吧!我們真的受夠他們了.
我們曾有許多真正愛這塊土地的政治好榜樣,如今也有不少在社會各個角落默默耕耘清廉有能力的人,我們要讓他們出線來服務國家,這樣我們的國家和整體生活環境才真正有美好的未來..

天佑台灣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大自然萬物中處處有建築
Guo
 
文章: 398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28 (週三) 12:19 pm
來自: 中和(近板橋)

回到 輕鬆樂活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