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健陸:打破鎖國,台灣才有出路?!


好文分享、網路書籤

文章kschen » 2007 12月 27 (週四) 1:42 pm



▼google ads連結

Pedro Hsieh 寫:台灣建築師的出路很寬廣的,只怕沒有實力和國外的建築師拼或是國際化,台灣的建築師也早走向全球了:APEC建築師中華台北監督委員會。在說建築師國際化之時,令人好奇的是台灣建築師有幾個曾經國際化過?APEC可是有涵蓋美洲!


台灣的建築師要出國爭取業務,有APEC架構,也還有WTO架構可以切入。

台灣與中國都是WTO一員,可是中國何時在WTO架構下與我們談過了?

此外前面提到,我國營建集團若要爭取外國土木建築的營建業務,主要是因為外國大型的營建案大多數都是「公共工程」(捷運、高鐵、高速公路、水壩、大型新市鎮),具有官方性質,我國營建業若想去爭取業務,就要在聯合國的架構下去談。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頭像
kschen
 
文章: 233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21 (週三) 4:30 pm
來自: 臺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很多外勞比我們還有錢啊!

文章Guo » 2007 12月 27 (週四) 1:53 pm

外來醫生藝人
他們有的本來就是台灣的國民
因為移民美加澳紐
但其實還在台灣上班賺錢
準備晚年好好退休住在美加澳紐

台北中國某些政治人物得不到台灣總統的寶座
就怪台灣人不夠相挺
不給他們選票
但怎麼不問自己
整天當外國阿公
投他們票的才是台灣人的矛盾
萬一兩國戰爭
不就成了台灣阿公和外國孫子打戰?
為了避免他們”忠孝不能兩全”
台灣人很厚道
不投票給他
怎能說台灣人無情無義?
大自然萬物中處處有建築
Guo
 
文章: 398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28 (週三) 12:19 pm
來自: 中和(近板橋)

文章kschen » 2007 12月 27 (週四) 4:23 pm

archdj 寫:
陳桑請問是不是個人的喜好也就是一種「意識形態」。
之前聽過一位文史工作學者說過一句話覺得還蠻不錯的
『個人的認同不能代表歷史(事實)的真相』


意識形態是指人能脫離動物反射式的單純思考

我家的貓沒有意識形態,我打牠一拳,牠就撲上來咬我一口

例如說,若有人打我一拳,我倒不一定會第一時間還手
因為,那人手上有槍啊;或者,那人是我老爸啊;或者,那人是我恩人。
我會去思考事情的得失,或者加上我的喜好
再作出我的判斷,那就是我的意識形態啊。

所以說,世界上最偉大的動物表演
應該是「動物不表演」。無論你用熱水燙牠、用鞭子抽牠,用聲音嚇牠,用食物吸引牠,牠都不為所動
這才是真正偉大的動物表演,因為你已把那隻動物訓練成,有牠的「意識形態」了!
牠會懂得,統統不動才是牠最高的利益,也知道要配合。


「意識形態治國」是另一句好笑的話
只要是「人」形成的國家,領導人都嘛是意識形態治國啊。

至於「歷史真相」,是不存在的,「客觀的歷史」也是不存在的。

雖然說真相不存在,但若能找出更多的歷史證據,有助於了解更多,該怎麼判斷,則又回歸到各人自由思考。

例如說,你今天早上八點去上班,花了十五分鐘,八點十五到公司。

這是歷史真相嗎?未必喔,我會從另一角度看,你這十五分鐘內,踩死了三十八隻螞蟻。

那麼,你自認的真相才是真相呢,還是我講的才算呢?

這兩件事,也沒有互斥,但是,你會認為踩死幾隻螞蟻無關緊要。

很多歷史上真實發生過的事,就因為被認定「無關緊要」,就刪去了

或者,被寫作者認定,違反他的信仰,他的價值判斷,他的利益,就刪去了
頭像
kschen
 
文章: 233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21 (週三) 4:30 pm
來自: 臺灣總督府 台南工業專門學校 建築學科

文章mysmalllamb » 2007 12月 27 (週四) 5:11 pm

kschen 寫:
archdj 寫:
陳桑請問是不是個人的喜好也就是一種「意識形態」。
之前聽過一位文史工作學者說過一句話覺得還蠻不錯的
『個人的認同不能代表歷史(事實)的真相』


意識形態是指人能脫離動物反射式的單純思考

我家的貓沒有意識形態,我打牠一拳,牠就撲上來咬我一口

例如說,若有人打我一拳,我倒不一定會第一時間還手
因為,那人手上有槍啊;或者,那人是我老爸啊;或者,那人是我恩人。
我會去思考事情的得失,或者加上我的喜好
再作出我的判斷,那就是我的意識形態啊。

所以說,世界上最偉大的動物表演
應該是「動物不表演」。無論你用熱水燙牠、用鞭子抽牠,用聲音嚇牠,用食物吸引牠,牠都不為所動
這才是真正偉大的動物表演,因為你已把那隻動物訓練成,有牠的「意識形態」了!
牠會懂得,統統不動才是牠最高的利益,也知道要配合。



關於意識形態是什麼?我想這隻不動貓的例子很貼切地形容了。
關於意識形態的理論研究與定義,我上面有寫一篇,如果想知道清楚點,可以上網google或wiki他們的著作.
現在我們就可以注意一下傅科1975年的著作<規訓與懲罰>了。

本來人都有「意識」(idea), 可以很自由, 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他可能有個模糊的原則但隨時可以改變。不過, 想要掌握大眾生活的人會定義一套「意識形態」(ideology), 告訴人們怎麼作才是對的, 你要把那些意識組織在一起, 而要拋棄其他的意識。只是人們會乖乖地聽這個意識形態嗎? 不見得, 因此從馬克思一直到阿圖賽的理論都指向一件事:統治者要想辦法灌輸人們這個意識型態, 讓大家自由多元的意識都慢慢集中在一起, 才好動員群眾朝著統治者希望的方向走。

其中傅科在<規訓與懲罰>中研究了這個灌輸意識形態的方法。在前現代社會中是靠懲罰,譬如在市場上的斬首或絞刑,殺的是不符合統治者制定下的社會規範(也就是他們定義的意識形態,告訴你什麼事該做什麼不該,告訴你怎麼樣才叫一個正常人)的人,包括異教徒、同性戀者、女巫或信仰不堅的人,甚至只是在宵禁時間出來散步的人。在現代社會中則是靠規訓,他以監獄中的規訓為例,獄警們藉著日復一日反覆的操練與審查,灌輸不合社會常規的人「你是個罪犯」、「你不正常」、「我們獄警要幫助你作個正常人」;至於在現代社會中法律無法干涉個人的地方,統治者則會建立一套道德與政治正確論述,隨時提醒你:好好檢討,你的生活都錯了,我告訴你的生活才是對的;你不是你所認為的你自己,你是我告訴你的那個人。

這就是意識形態的灌輸,不動貓被打久了就被規訓了,牠已經忘記了牠還可以有別的生活(譬如逃離惡主出走當流浪貓);後殖民研究也指出許多被殖民者被殖民母國規訓久了,對殖民者如看待救世主般對他們的建設心存感激,卻忘記了自己本來可以有其他命運(譬如如果沒被殖民能否自我獨立發展);在台灣的民眾被各種政治正確論述與不正確論述吹捧或批判久了,紛紛去相信那兩個政黨建構出來的民族國家神話,也忘記了自己的身份與未來還有別的可能(譬如,是否可以不用當個民族國家),不一定要為統治者所定義。


我贊同這點:統治者,或是說領導人,都是用意識形態治國。
要不要乖乖地跟隨這個意識形態,要不要像不動貓一樣「配合」,就看個人的自主「意識」夠不夠強囉。
mysmalllamb
 
文章: 23
註冊時間: 2007 12月 13 (週四) 2:26 pm
來自: Leuven, Vlaams Brabant, België

文章路人 » 2007 12月 28 (週五) 7:10 am

也談意識形態:

在美國常民認知裡,說人有意識形態,約略等於說他是共產主義者。美國學界當然有人研究意識形態,我的一位美國建築師好友他大學主修的是哲學,連他養的狗都取名傅柯。而主張共產主義,參加共產黨,到今天仍然觸犯美國聯邦法。(日本共產黨從來都是合法政黨)

美國人為何要反共?除了冷戰時期要爭世界覇權,共產主義是要消㵴私人資產的,同時要消滅宗教與國家意識,這是澈底違反美國的所謂傳統價值。

確實共產主義,共產黨,共產社會是不同的指涉。但不可否認,最爛的共產社會也曾做到人人有飯吃,人人有房住,人人有工作,當然,其品質是不能和現在資本社會比了。所以垮台。

人類社會歷史大概會一直攞蕩在:立足點的平等(資本主義)和平頭式的平等(共產主義)的兩個極端。此所以邱吉爾會說:20歲不信共產主義是沒心,40歲不信資本主義是沒腦。

意識形態在哲學上有它本體論,認識論的論述,但它確實是伴隨共產主義而來的東西。是否要隨之起舞,那就各人隨緣了。

也談台灣獨立:

曾經跟一位中國共產黨在美有如下閒聊:

我:談統獨之前,可否先撤對台飛彈?
匪:那先去跟美日談,把台灣從美日安保條約的範圍移出。
我:你們憑什麼對台灣做主張?
匪:回頭看看歷史吧!中/日不談,美國人在二戰時,把台灣列入太平洋戰區,由其主控,戰後再弄個舊金山合約,把台灣弄成地位未定,實則讓美國拿到對台灣主張權。
我:什麼意思?把台灣當成日俄戰爭的中國?置台灣蒼生何?
匪:中國共產黨主政後打了三場邊境戰爭(印度/東北珍寶島/越南),中國共產黨沒有喪失一塊領土,中國共產黨要對得起列祖列宗。(97香港/99澳門是租約到期)
我:國族意識是落伍的,居民自決是潮流!
匪:你不要只跟我談,也去跟美日談!

(那一晚,我獨自在房間,痛哭了一場!幾十年不曾流淚了!)
路人
 
文章: 72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27 (週二) 7:53 pm

上一頁

回到 輕鬆樂活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