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悲觀,所以我樂觀-蔣友柏


好文分享、網路書籤

因為我悲觀,所以我樂觀-蔣友柏

文章L-archi » 2008 1月 14 (週一) 12:06 am



▼google ads連結

<因為我悲觀,所以我樂觀>
http://www.yubou.tw/Content.asp

  我們全家出國後,父親對我最大的影響有很多層面,所有的這些影響中對我幫助最大的有兩個地方:一個是他要求我不能荒廢掉中文的學習,他要求我最少要讀過所有的金庸武俠小說還有一些基本的中國歷史;另一個他鼓勵我完全融入美國的學校生活,在NYU的三年裡,我上過很多課程,其中有一個「投資管理」的課程,教授上課的技巧非常有創意,他整個學期就只教我們一個技巧-「what if」;他教我們要隨時隨地的用「what if」的思考技巧幫助自己看清過去以及預測未來。有幾個他問過的問題到現在我還是記憶猶新:假如你在20世紀的第一個十年手上擁有十萬美元,你將投資什麼行業?為什麼?假如你在1980年的時候擁有十萬美元,你將投資什麼行業?為什麼?假如你是IBM的總裁你將如何經營你的公司?假如你是AT&T的總裁你將如何經營你的公司?

  有時候,他心血來潮還會問我們,假如南北戰爭贏的不是北軍而是南軍贏了,今天的美國會是一個怎麼樣的國家?假如獨立戰爭之前,英國就答應當初13州的自治要求,那今天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諸如此類的問題,讓全班同學整個學期腦筋轉個不停,一直到現在,我還是保持隨時隨地動腦筋在想各式各樣的「what if」的問題。

  過去這幾年來,我常常思考的一些問題大概也可以分為國事、家事、公司的事、個人的事,這幾個種類:

家事:
  ●假如上天讓我曾祖父能夠再活過來一天,他會利用僅有的那一天的時間做什麼事?
  ●假如上天讓我祖父能夠再活過來一天,他會利用僅有的那一天的時間做什麼事?
  ●假如我可以替我曾祖父做一件事,他會希望我替他做什麼事?
  ●假如我可以替我祖父做一件事,他會希望我替他做什麼事?
  ●我甚至有好幾次到愛國東路的咖啡店,買了一杯外帶咖啡,自己一個人坐在中正紀念堂的階梯上冥想,一坐就是三個小時;想著我和我的曾祖父、祖父對話,他們會想跟我講什麼;還有,想著我的小孩和將來的孫子,當他們到這個地方看這個紀念館的時候,他們會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他們又如何看這兩位曾經當過總統的祖先們。
  ●假如我是我曾祖父,我當時在國共內戰時會不會採取不同的戰略戰術?我有沒有能力打贏共產黨?
  ●假如我是我祖父,我又會如何管理台灣?我又會選誰當我的接班人?

國事:
  ●從民主文明的歷史發展角度來看,東方與西方為什麼會如此不同?
  ●20世紀的第一年,1900年進入北京的八國聯軍與20世紀末的G8的國家,相似度為什麼那麼高?這些強國富國是如何變富變強的?不是說富不過三代嗎?為什麼這些國家卻富者恆富、強者恆強?對於那些第三世界的發展中國家,有沒有翻身的一天?
  ●為什麼過去40年台灣的經濟發展會締造一個成功的所謂「臺灣經驗」?20年前的所謂亞洲四小龍又是怎麼從小蟲變成小龍的?
  ●台灣是不是一個國家?是的話,那是哪一年開始正式成為一個國家的?中華民國還在嗎?假如不在了,那又是在哪一年結束的?台灣與中華民國的關係是什麼?在那麼多的說法中,到底誰說的對?又是由誰決定誰說的對?

個人的事、公司的事:
  ●假如我當初沒有在一時衝動之下,成立橙果設計、進入設計這一行,那我現在會在做什麼?
  ●假如三年後我的公司會倒閉,會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到時候誰能幫我?今天我可以先做什麼事以防止這件事發生?
  ●五年後,橙果可以發展到什麼樣的境界,我應該為橙果設立什麼樣的目標?為了達到那個目標,我需要哪些人幫忙,他們為什麼要幫我的忙?我現在必須做什麼,他們到時候才會願意幫我的忙?

  有時候,連我太太都很煩我有事沒事就想這些「what if」,想到連她跟我講話時,我都會晃神。但就因為我很悲觀又庸人自擾地先去思考這些「what if」,對於很多可能突然之間發生的事情,我也就能夠事先就準備好對應方案;所以,真正發生了什麼問題後,我反而能夠從容地「樂觀」去面對。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L-archi
 
文章: 3134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59 am
來自: 台灣

他果然不同

文章Guo » 2008 1月 14 (週一) 9:22 am

他是蔣家人最不像蔣家人的一個
很有創意思維
他如果要選總統
我可能會投他一票吧
大自然萬物中處處有建築
Guo
 
文章: 398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28 (週三) 12:19 pm
來自: 中和(近板橋)

文章Pedro Hsieh » 2008 1月 14 (週一) 6:55 pm

他是道道地地的美國人,也是道道地地的設計人!
建築中充滿了"What if",因為生活中處處有"What if",而設計人的存在。
他提出了問題:8國聯軍和G8、東西方的民主制度、公司的經營目標......。(民主、科學?)
我也很好奇,假如他把這篇文章在40年Post出來,不曉得會怎樣?
Pedro Hsieh
 
文章: 1203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23 pm
來自: 台灣中部草地


回到 輕鬆樂活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