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變了 台商大逃亡


國內外相關訊息公告、新聞轉載。

中國變了 台商大逃亡

文章L-archi » 2008 6月 03 (週二) 3:39 pm



▼google ads連結

中國變了 台商大逃亡

二○○八年農曆年前,中國往香港的關口,出現了一群群台商,他們不告而別,拋下工廠與員工,踏上返鄉歸路,掀起了海峽開放二十多年來,最大的一次台商遷徙;昔日台商的逐夢天堂,已經變成了殘酷戰場。

文/呂國禎、尤子彥

「安ㄋㄟ走轉來台灣,阮心內嘛是掙扎真久,才落決心……。」今年四十出頭的台商陳老闆談起棄守中國工廠,逃回台灣的決定,嘆了一口氣。剛說完,泡茶矮桌旁的開水壺的水正好滾開來,嗚嗚的笛聲一聲比一聲急促,呼應著主人遲遲未能平復的心情。

四月十四日,記者來到台南近郊的從事鏡框加工業陳老闆家中。三層樓的透天厝,一樓原本是 陳 太太經營護膚紋眉 八坪 店面,現在,成為地上堆滿眼鏡半成品的客廳工廠。

今年農曆年前,陳老闆兩兄弟丟下中國東莞價值新台幣一千五百萬元的機器設備和上千萬待加工的原料、一百五十多個中國工人,兩人先後「逃回」台灣。七年心血放水流,陳老闆想起來還是捨不得。

他,七年前前進東莞 一年大賺三成,以為找到事業第二春

一邊把茶壺中蜷曲的茶葉渣倒出來,陳老闆一邊感嘆:「人說留底台灣等死,去中國赴死,阮這擺真正係去赴死ㄟ(台語:留在台灣等死,去中國赴死,我這次真的是去死的)。

七年前,陳老闆在考察中國市場三年後,配合的上游眼鏡廠紛紛到廣東東莞設廠,在台灣眼鏡加工業打滾十六年的兄弟倆帶著積蓄到中國創業設廠。一開始獲利還算豐厚,約新台幣三千五百萬元的投資額,光在二○○三年這一年,就大賺一千五百萬元,有近三成的獲利率,工廠最忙的時候請了兩百個中國勞工。兄弟倆以為,終於在對岸覓得事業第二春。

但好景不常,七年來,當地的投資條件持續不斷惡化。

先是二○○四年之後,由於外資大量湧進,東莞開始出現缺工潮,勞力供給缺口越來越大,工資跟著水漲船高。陳老闆用的工人,工資從七年前的月薪人民幣三百八十元(約合新台幣一千六百元),到今年初漲幅達三.五倍。外加的保險、伙食與住宿費等雜支也因物價上漲增加至少四成。

更要命的是,三年前人民幣實施匯改以來,迄今已大幅升值一五%。對屬加工外銷形態的台商來說,每一道考驗都直接侵蝕獲利。

去年底第一次動念離開 盤算三個月決定放棄,「看袂到未來」

但最讓陳老闆心寒的,則是當地的勞工。陳老闆說,十年前中國的勞工得透 過 村書記的關係才能謀得一職,就連只是進入工廠面試,還要塞給門口保安人民幣十元的紅包。但這幾年勞力市場供需改變,員工態度大不如前,工廠發薪水的隔天,一百個人裡至少有十幾個不來上班。工資上揚,工作效率卻下降,以前一天八小時一個人可以做一百打眼鏡,現在做個八十打就喊累。

還有更惡劣的員工,一個大男人一聲跪在你面前開始飆淚,說父親往生要回內地奔喪,好心借他錢,隔天竟跑來工廠門口幫別家廠搶員工,把老闆當笨蛋耍。「相信他們的理由十次,總有十一次會被騙,」陳老闆苦笑說。

陳老闆一位朋友的工廠更扯,明明設計用右手操作的切割機台,卻發生員工左手被機器切 過 的事故,資方賠了幾十萬醫療費。狀況層出不窮,讓陳老闆面對保障勞工權益更完整的「勞動合同法」,有著極深的擔憂。

去年十月,陳老闆看到中央電視台跑馬燈、手機簡訊內容出現大量有關「勞動合同法」的宣傳,察覺氣氛不對。台商圈老闆為了勞資糾紛上法院的消息越來越多,有些城鎮甚至傳出工廠老闆連夜「落跑」的風聲。讓陳老闆兄弟第一次動念離開。

兄弟倆連夜落跑 丟下三千萬資產,分頭搭機逃回台灣

認識陳老闆十年,從事眼鏡貿 易的孫 先生觀察,陳老闆工廠的產品在業界算是有競爭力的,也持續升級,每隻鏡框平均出貨單價從原本的新台幣十五元,現在已經能做到八十元的中高檔鏡框。然而這都無助於此時的困頓。

盤算了三個月,陳老闆兩兄弟決定放棄,「總共一句,看袂到未來啦!」他說,人跑出來什麼都好說,「如果你人留在那裡,想結束工廠,那就等著直接被扣起來問口供了,」他估算,反正工廠的土地不是他的,一走了之,丟下三千多萬資產認賠殺出,不 過 是回到七年前的原點。但如果留在那邊,不管是繼續經營或收掉,補稅、查稅還有環保規費,至少還得從台灣拿一千五百萬 過 去。

即便如此,能不能全身而退還不知道 。

為了避人耳目,兄弟倆分批行動。今年 一月三十一日 ,陳老闆通宵把最後一批貨趕出去,確認最後一筆帳進來,即刻展開逃跑行動。

一早五點整,弟弟開著豐田車,送哥哥到離工廠十分鐘車程的通寶巴士車站,直達香港機場。一路上,兩人沒多說什麼,陳老闆不願回頭再望一眼 過 去七年苦心打拚的成果。隔天, 二月一日 ,弟弟也同樣搭港龍KA432早班從香港飛高雄班機回台灣。

「踏上中國那片土地,整個人就要變成一隻刺蝟,什麼事都要從不相信出發,」陳老闆認清中國這個人治的環境,沒有政府奧援的中小企業,注定要當沒根的浮萍。「你問我走這一遭值不值得,我會說值得,但一次就夠了!」當他上網瀏覽關於廣東台商爆發逃亡潮的新聞,陳老闆說:「阮ㄟ決定絕對是正確,提早離開一定卡贏。」

老闆落跑後的工廠,而今如何?場景從台灣台南,轉到東莞。

記者重回工廠現場 村管委也氣得想找他討工人資遣費

四月十五日,採訪完陳老闆的隔天,本刊另一組記者在東莞台商協會協助下,深入這座老闆落跑失蹤的眼鏡工廠現場。這是一座三層樓高,總坪數約只有三至 五百坪 的老舊加工廠,興建時間超 過 十年。現在,眼鏡廠招牌已被拆下,改成電子零件加工廠。新老闆是中國籍的福建老闆。門口站著警衛,停車場也停著車子,裡面顯然已重新復工。

記者舉起相機正準備拍照的同時,工廠警衛揚起雙手大喊不准拍照,當記者表明來意說是陳老闆台灣來的朋友,警衛更斥喝:「陳老闆跑了,工廠已經不是他的了!」隨即拿起電話通報。幾分鐘後,出面的是當地村管委會的人,「你要找陳老闆是吧?我們也想找他,也正在找他!」他憤怒的說,陳老闆跑了,工廠丟著不管,工人資遣費也沒發,還是村管委會幫忙處理的。「賣掉了工廠設備還不夠,他欠我們二十萬!」村管委越說越氣憤。

面臨關鍵存亡戰 二十年前的投資天堂,現在滿是地雷

一件事情,兩造陳述;陳老闆有他的苦,村管委有他的憤。

陳老闆不是特例,光是他所在的城鎮,已經有二十個老闆用同樣的方式離開中國,他是二十分之一,這個城鎮只是東莞市二十八個鎮中的一個,又是二十八分之一,他們都是從去年底至今台商遷徙潮當中的一個個的小波浪。

中國政府前所未有的閃電政策,改變了二十年的台商歷史;新稅改、新勞工與新外貿規定去年六月之後一個個快速執行,竟然帶來大罷工、大關廠、集體逃亡與遷徙同時出現。對許多台商來說,中國已不是投資天堂,他們正面臨二十年來最大的一次生死存亡之戰。台商遷徙像是流行病一樣快速蔓延,據《南方都市報》報導,已經有一萬家工廠因此而倒閉。

一九八七年,台灣開放至中國探親,台灣商人受困於台灣人工、土地與匯率大漲下,開始游走海峽兩岸,拿著不同的護照經由香港當起了海峽邊緣人。當年十一月,《商業周刊》創刊號以此為開始,製做「海峽邊緣人」專題。

當年台灣的「玩具王國」、「雨傘王國」……等,隨著一座座工廠隔海移到中國。中南部傳統產業為主的工業區逐漸人去樓空,台灣穿著夏威夷衫、燙著電棒燙頭髮、腋下夾著小包的台商,在彼岸開疆拓土,一年只能回台灣的家兩、三趟。

二○○○年,我們又深入珠三角與大上海,記錄這批台商的發展成績,當時他們事業達到頂峰,在深圳、東莞與中山等地建立一個又一個「世界第一」;那一年,我們也跟隨台商的腳步從珠三角轉進長三角,深入昆山報導台商最大的電子聚落。

第二個十年來了! 四月十三日 ,我們的採訪隊伍再度走進珠江三角洲、同時前往越南,進行為期兩星期的採訪,唏噓的是,這次我們是為了記錄這一場台商史上最大規模的逃亡與遷徙潮。

廢廠變成難民營 男女民工混居,就地煮飯、洗澡

進中國深圳公明鎮的第一幕就讓我們驚心動魄:

一家今年 過 年前才倒閉的台商工廠,工廠機器從底座挖起,被當成廢鐵賣光了,留下凌亂不堪廢廠房,缺水斷電。我們造訪時,工廠裡面住進一群民工,男男女女都有,他們住在斷水斷電的荒廢工廠內,用木頭搭床、蚊帳為牆,就地埋鍋造飯。這幕讓人錯亂身於何處?對比牆上的生產安全標語、追求進度與效率的管制表,形成鮮明與強烈的諷刺。天黑前,還可看到這群民工聚集在唯一有水的水龍頭前,穿著內褲,拿著臉盆洗起澡來。

你無法想見,這裡曾經人聲、機器聲鼎沸,是一條條晝夜趕工出貨的生產線。極盛時期,年營業額破新台幣十億元,相當於台灣一家上櫃公司,工廠的吳老闆在公明鎮是數一數二的台商,還當上深圳公明鎮的台商會長,「生意忙碌時,我還買兩部賓士三百,掛上粵港的兩地車牌,可以直接穿梭香港與深圳,專門接送客戶!」他說。

吳老闆當年從台中落腳在這裡,生產塑膠人造皮(PVC皮)給鞋廠與皮包廠,設廠後的第一年,他就賺了人民幣上千萬元,於是他馬上買地擴廠,第二條、第三條,一條條生產線不斷擴充,並且一連開了三個工廠。

但是環境變化了,而且快得讓他措手不及,尤其是去年 六月十九日 ,中國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調整上千項產品的出口退稅率,總項目約占海關稅則總數的三七%,堪稱調整規模最大的稅改行動。也就是說,台商製鞋業、金屬加工業、家具業等傳統產業,將要因應退稅率從原先的一三%,一口氣降到五%,被調降八個百分點。然而,許多台商毛利從沒超 過 八%。

但,中國官方給的緩衝期有多久?答案竟然是 七月一日 就要實施。只有十一天緩衝期!

對於吳老闆來說,虧了八%,就等於十億營業額一年要少八千萬。年紀也老了,股東跟兒子都沒有意願接手!痛苦掙扎之下,他決定把工廠給收了。他沒選擇逃跑,仍留在工廠內跟這些民工為伍,等待賣工廠土地的最後手續完成,可以拿到人民幣兩千多萬元,相當於新台幣一億元。這是他當海峽邊緣人,打拚十九年所累積的最大一筆財富。

關門的工廠不只如此,來到被稱為「世界鞋城」的東莞,人人都在談哪家鞋業廠倒閉了。根據中國的亞洲鞋業協會統計,光是東莞,去年以來鞋廠倒閉的有兩百多家,其中常登是最受矚目的工廠之一。

體質好的也想走 解散員工、廠房出租,設備當廢鐵賣

常登原是一家賺錢的公司,一九八九年前往中國設廠的常登鞋廠,是專門替國際大品牌代工的運動鞋廠,員工數有四千名,「常登體質好、管理也好!」同業貫銓企業董事長曾毅祥說。但鞋界人士說,鞋廠已經是東莞當地政府不歡迎行業,最好的出路是遷離,寶成加碼越南與印尼,女鞋大王恆豐集團轉戰越南,但常登下個世代接班人意願低,只好走向關門一途,重新做別的生意。

一樣是好公司、資金雄厚,關門的,從深圳往東莞到處都有,我們見到寶來電器董事長林錦標,這位神秘台商的工廠也關門了。一九九○年他進軍中國設廠,從貿易商變成工廠老闆,十八年間,員工從五百人成長到五千人,林錦標建立了燈飾生產的王國,也累積他購買台灣第一豪宅的財富。

「形勢非常嚴峻,有一半以上台商逃不 過 這一波!」林錦標說,他決定退出工廠經營,設備當成總重一百五十公噸的廢鐵賣掉,工廠租給當地人,自己只留下五百個人做採購與出貨的工作,其餘四千多個工人全部解散。林錦標又從工廠老闆變成貿易商。

下個十年在哪?曾經帶動繁榮的公路,成為逃亡路線

過去二十年,廣深公路上每天都有川流不息的大貨車和聯結車,運送各種原料和產品進出香港與深圳鹽田港,塞車、燈火通明與徹夜加班是常態。這條一百二十二.八公里長道路的沿線風景,從昔日荒蕪的小漁村以及滿山遍野的荔枝樹,演變到如今的繁 華 樓市,台商,扮演了重要的推手。

一九九九年最高峰時,這裡是台灣最大的海外生產基地。三千七百多家台資企業,三、四萬名台商老闆和幹部,以工廠為家,流血流汗,卻也帶著幹勁,經營他們的事業夢想,也帶動東莞與廣深公路沿線大小城鎮的經濟活力。

三班制的工人,台商聘請上百萬名勞工,工廠機器二十四小時運轉,工廠外,商店一家、一家開,甚至還有攤販雲集成夜市,等著夜班工人下工吃消夜。檳榔、拖鞋、KTV也隨著台商引入,成為重要文化。一把把陽傘、一雙雙運動鞋,一顆顆的電腦零件,都從台商的工廠,踏上這條公路走到世界。

如今,一樣的公路,走的卻不是貨物,而是一個個不告而別的台商。二十年 過 去了,他們的氣勢不再磅礡,優惠與低廉勞力不再存在,下個十年在哪裡?有人逃回台灣,有人遷廠到越南,許多人還很茫然……。

*近年4大產業遷徙路線 

玻璃廠返台
東莞到彰化
台明將、芳德等10幾家玻璃業在台灣建立產值百億元的玻璃聚落。

電子業移往北越
昆山到北越
仁寶與50家周邊工廠前往河內附近,計畫未來占仁寶一半產能,初期先投資3,000萬美元。

深圳到北越
鴻海宣布將投資50億美元,在河內附近打造工業城。

製鞋業先遷越南 再轉進印尼
東莞到胡志明市到棉蘭
1.寶成在印尼興建Converse代工鞋廠。
2.豐泰印尼Nike廠提高5成產能。

皮革加工業 往孟加拉移動
欣錩集團等皮革加工業,將在達卡打造達萬人員工與百億元產值工廠。

商業周刊電子報2008/06/03


資料來源:小洪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sandavid1123 ... next=21614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L-archi
 
文章: 3134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59 am
來自: 台灣

文章Pedro Hsieh » 2008 6月 04 (週三) 10:00 pm

這篇更有趣了:
U.S. issues thinly veiled warnings to China
美國幾近赤裸裸地警告中國
國際先鋒論壇報,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Eric Schmitt, May 31, 2008

【新加坡】美國國防部長羅伯‧蓋茲(Robert Gates)在星期六(5/31),對中國發出幾近赤裸裸的警告,若北京在爭端區域的天然資源上欺侮鄰邦,如南中國海的爭議,代價很可能是無法進一步分享亞洲經濟的榮景

三年前在此處的同一個講台,蓋茲的前任者當勞‧倫斯斐(Donald Rumsfeld)便直率地批判中國快速的軍事建設。蓋茲去年改用較溫和的語調,表示北京和華盛頓之間有機會「隨時間演進而建立信任」。

蓋茲在這重要的區域性亞洲安全會議上,似乎要採取第三種途徑,放下美國對該區域的明確承諾,同時也拐彎抹角地批評中國。

自18個月前就任國防部長後,蓋茲說這是他第四次的亞洲行,好幾個國家表達對「資源需求上升所帶來的安全意涵」(原文解釋:中國貪婪地尋求能源和原物料的新來源),以及對「強制外交」的關切(原文解釋:中國爭奪富含資源的水域)。

蓋茲提到,以透明的方式遵循國際規則將獲得獎賞。「我們不應忘記全球化讓我們分享幾十年來財富的增加。這項成績是來自於公開:公開的貿易、公開的理念,以及我所稱呼的『共同區域』,如水域、太空與網路。」

國防部長具體地稱讚北京兩次,指出最近與中國對等部門設立電話熱線,以及緩和朝鮮核武企圖的六方會談「若沒有中國有價值的合作,很可能無法進行」。

此外,蓋茲在演說中提到,他的資深副官所說的將不僅被北京,也被其它亞洲高官、參與年度安全會議的數百名安全專家所完全理解。該會議由倫敦的國際戰略研究中心所發起。

蓋茲與副官爭論在星期六會議開幕的演講應該要多直率。副官在最後表示,蓋茲接受這個論點:採取直接的途徑將迎合北京的優勢,但巧妙地、較不直接的方式將贏得更多亞洲盟邦的支持。

演說中,他回憶起1990年代中葉中國與鄰邦,因宣稱邊界與資源的衝突,促使中國、越南、印尼和馬來西亞之間的緊張再次浮上檯面。

「如同今日,我們當時極力主張,維持平靜開放的環境,有助於討論爭議,也可能解決分歧。」

去年首次參加這會議的蓋茲表示,美國「追求更公開的亞洲軍事現代化」。

他說,「透明度增加信心,並降低競爭的費用。」

蓋茲也斥責中國在2007年1月,未通告就摧毀一枚衛星;而五角大廈在2月份處理類似情況就完全不同,因避免一枚攜帶有毒燃料的衛星墜毀,而在太平洋上空擊落衛星之前,警告其它國家。

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馬曉天中將在演講時回應,表示中國不從事軍備競賽,較之國內經濟的其它部門,軍事費用是有限的和成比例的。

至於美國計劃在中歐設立先進的反飛彈系統,馬曉天表示此類部署無助於軍事穩定。

蓋茲表明布希政府的亞洲政策核心為,在亞洲維持美國軍事力量和經濟影響。

事實上,蓋茲在一週長的亞洲行是先訪問關島,星期五(5/30)搭乘直升機視察基地:五角大廈計畫六年內投入150億美元,升級和擴張二戰時期的設施,用以容納額外的數千名美軍,擴大與日本等區域夥伴的訓練任務。
譯註:額外的數千名美軍,最可能駐琉球陸戰隊移防至此。關島(Guam)面積約200平方公里,四分之一是美軍基地,距離台灣約2,100公里,是五年後美軍在西太平洋最重要的軍事據點,最先進的武器,如F-22有半數會部署於此。

他在星期六表示,華盛頓的政策也重視區域盟邦藉由強化軍備,與打造更強健的經濟與公開的政治系統,賦予自我防衛的能力。無論是誰贏得11月份總統大選,該政策都將延續。

演講後被問到協助緬甸氣旋受難者時,蓋茲展現不尋常的、一閃即逝的怒氣,表示美國試了15次要緬甸執政者允許更多的國外協助,結果都無效。

他說,「我們伸出手,但他們將手插在口袋。」


翻譯:修伯特‧魚看世界
Pedro Hsieh
 
文章: 1203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23 pm
來自: 台灣中部草地

文章拚圖 » 2008 6月 05 (週四) 9:40 pm

美中忙著爭霸,
台灣等著變砲灰.
:roll:
因此,兩岸政策明緩實峻.
重回台灣經濟發展的能力.
除了發展高度技術密集,
創意.文化產業也是必要的.

建築設計.施工,
正是最佳表達這兩者關係的產業.

撇開屋地產的侷限視野,
建築從業人員其實也要很多要再努力的空間.
拚圖
 
文章: 99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9 (週一) 12:13 pm
來自: 台中龍井

文章Pedro Hsieh » 2008 6月 06 (週五) 12:04 pm

拼圖學弟:

在北部的大型機構做事有何心得?祝你端午節快樂!
:lol:
Pedro Hsieh
 
文章: 1203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23 pm
來自: 台灣中部草地


回到 建築新聞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