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台北藝術中心競圖結果~這樣行不行~


國內外相關訊息公告、新聞轉載。

文章HSM » 2009 3月 21 (週六) 9:52 pm



▼google ads連結

台北藝術中心招標文件下載
http://www.tpac.com.tw/html/main_c.html
一個標案
第一階段評選入圍廠商
方可參加第二階段
而第二階段
允許增加共同投標廠商
(但沒限制第一階段落選者不得參加)
蠻妙的~

何不限制國外廠商一定要與國內廠商共同投標
一階段就選出?

PS.網址不用加語法,直接貼上即可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HSM
 
文章: 247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6:45 pm

我猜

文章wind3 » 2009 3月 22 (週日) 12:06 am

一階段有上百家國內外投標,如果每個都做大簡報,每天評下來可能至少要一至二個星期,主辦單位跟委員會瘋掉。所以一階段應該都是書面審查,快速斬人,厲害的才進入二階,可以詢問答覆較深層的問題。
而一二階之間當然是一個緩衝沉澱的時間...希望入圍者可以做得更深入仔細。
我猜是這樣....
wind3
 
文章: 18
註冊時間: 2007 12月 13 (週四) 12:23 am

文章dededa » 2009 3月 23 (週一) 2:19 pm

一方面是說要給有能力的國內新銳建築師機會~
一方面又在決選突顯國內根本就沒能力承接的起此案的建築師~
那何不乾脆採限制性朝標~
像之前的故宮南院呀~要得過什麼獎的大師
這樣評議起來程序更快~
也不會浪費太多公司成本跟社會資源
dededa
 
文章: 65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9 (週一) 5:32 pm

文章inspiron » 2009 5月 22 (週五) 11:37 am

待過大元的就知道,
為何要找國外的合作?

大元裡面充滿了一大堆...的主管和員工,
有一位主管還曾經是荷蘭那間事務所其中之一大頭的學生,

那位主管還常常帶洋人來大元示威,
沒為什麼,
只因台灣人普遍愛死了洋人的任何事跟物,以及日本"大師"的任何東西,
這位主管示威後,
可以跟大頭要到更多的權力.

員工們普遍認為自己待過大元就很了不起,
其實草包的一堆,
不過外界就不知道它們是草包,
因為大元極會包裝他們的東西.

工讀生也愛死了大元,
有一位專科生只會做模型,
還很威的在五專的老師們前面嗆聲,
說他待在元,
他甚至覺得老師們根本都不懂建築,
只有他懂.
inspiron
 
文章: 11
註冊時間: 2009 1月 16 (週五) 4:02 am

文章sunglin » 2009 5月 26 (週二) 5:10 pm

大X事務所好像充滿了一堆洋建築設計人傳染來的一堆高端設計性政治(不是政治性設計唷)

設計性政治,是由於高度發展設計而產生的政治,例如洋設計或者高難度設計或者世界級大型規劃案,絕對會牽扯到的複雜利益,而這種層次的利益絕對不是金錢所能衡量,這也就是學生時代經常聽老師說的:不要像那些建商老用金錢衡量設計的好壞......這才是最高境界,不過,也是最辛苦、最痛苦的境界。於是,設計導向強烈的事務所招著大旗,騙取年輕的優秀設計人才以低廉的工資"奉獻"第一流的智慧財,等優秀的年輕設計人終於了解其中的奧妙....都已經不年輕了,來不及了,無限的青春與工時都便宜賣成最好的競圖想法讓老闆撈錢去了,卻連許多基本實務經驗都沒累積到,換到別的事務所或自己獨立都很辛苦,甚至健康都賠掉了。

荷蘭某世界大師級事務所如是,英國某中東巫婆事務所如是,紐約華裔貝爺爺如是,哪兒不是?

政治性設計,就如台灣一堆拍馬屁蚊子館,為了換取政治上的利益而做的設計,大家都懂,不多說。

對於建築,我尊敬一個優質的好建築,但我並不太想尊敬那後頭的建築大師。
在金融業、科技業等正常的賺錢行業,優秀的人才受又好又貴的教育,於是可以賺比較多的薪水,也能讓公司獲利。在建築設計業,優秀的人才必須受又好又貴的訓練,然後再甘願領少少的錢(家裡有錢撐得住),然後奉獻出智慧財好讓大師級老闆去追名逐利............坑人,坑他媽媽的錢!
25歲前我最大的夢想就是去那些所謂的世界級大師門下被操得像狗一樣都沒關係。現在滿三十了,我比較想用自己的智慧去經營未來可以安身立命的幸福。
人在房子裡才會感到孤獨
sunglin
 
文章: 202
註冊時間: 2008 10月 29 (週三) 12:59 pm

文章archiz » 2009 5月 26 (週二) 11:50 pm

sunglin 寫:大X事務所好像充滿了一堆洋建築設計人傳染來的一堆高端設計性政治(不是政治性設計唷)

設計性政治,是由於高度發展設計而產生的政治,例如洋設計或者高難度設計或者世界級大型規劃案,絕對會牽扯到的複雜利益,而這種層次的利益絕對不是金錢所能衡量,這也就是學生時代經常聽老師說的:不要像那些建商老用金錢衡量設計的好壞......這才是最高境界,不過,也是最辛苦、最痛苦的境界。於是,設計導向強烈的事務所招著大旗,騙取年輕的優秀設計人才以低廉的工資"奉獻"第一流的智慧財,等優秀的年輕設計人終於了解其中的奧妙....都已經不年輕了,來不及了,無限的青春與工時都便宜賣成最好的競圖想法讓老闆撈錢去了,卻連許多基本實務經驗都沒累積到,換到別的事務所或自己獨立都很辛苦,甚至健康都賠掉了。

荷蘭某世界大師級事務所如是,英國某中東巫婆事務所如是,紐約華裔貝爺爺如是,哪兒不是?

政治性設計,就如台灣一堆拍馬屁蚊子館,為了換取政治上的利益而做的設計,大家都懂,不多說。

對於建築,我尊敬一個優質的好建築,但我並不太想尊敬那後頭的建築大師。
在金融業、科技業等正常的賺錢行業,優秀的人才受又好又貴的教育,於是可以賺比較多的薪水,也能讓公司獲利。在建築設計業,優秀的人才必須受又好又貴的訓練,然後再甘願領少少的錢(家裡有錢撐得住),然後奉獻出智慧財好讓大師級老闆去追名逐利............坑人,坑他媽媽的錢!
25歲前我最大的夢想就是去那些所謂的世界級大師門下被操得像狗一樣都沒關係。現在滿三十了,我比較想用自己的智慧去經營未來可以安身立命的幸福。


設計性政治....
可以體會~以不才現況,沒錢沒人脈.又該如何是好.不去靠近"所謂大師"如何看清楚"大師手段"?
在巨人肩膀上徬徨的建築人
archiz
 
文章: 77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6:51 pm

上一頁

回到 建築新聞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