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驗政府的效能


國內外相關訊息公告、新聞轉載。

文章L-archi » 2009 8月 16 (週日) 10:43 am



▼google ads連結

另一個慢七天
◎ 陳莎莉
莫拉克這次造成的災難,當大家都在罵政府救災不力且緩慢時,我倒覺得不是這樣。
就如馬總統在災後召開國安會議時,我感到節奏是「正常」的。記得納莉颱風當時,我在台北市政府工作,當基層公務員主動希望捐出一日所得,並投入救災工作時,當時在市政府十一樓每天爬樓梯上班的馬市長沒有反應,直到災後的七天,他才號召市府同仁救災。當時,馬市長穿短褲和涼鞋,買了一堆的掃把和清潔工具,基層公務員帶著多大的心意希望儘快協助救災,結果我們到達各區,發現住家大都自行清理完成,因為有誰能等到七天才清理家園呢?我們還被罵是來作秀的,心裡的苦實在難以說出,因為我們早就想來,但是沒獲得「命令」。
當總統宣布召開國安會議,我想救災工作或許可在短期內完成,那時他一定會感到他的政策實在符合民意且節奏剛剛好,因為一定可以「馬上就清好」。
我不敢責備總統,因為他是七百多萬票選出來的領導人。他的慢七天又不是第一次。所以,請大家耐心等候吧!可憐的台灣人!

(作者為文化工作者)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 ... day-o6.htm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L-archi
 
文章: 3134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59 am
來自: 台灣

文章dinshin » 2009 8月 17 (週一) 9:56 am

這次88災害給了對岸了解我們弱點.....攻打台灣時...選個有豪雨颱風夜......2天就攻下了....因為劉揆說...豪雨直升機不能飛...人力動員沒成效....所以等天氣好才來救災.....所以天氣不好時.....忍辱負重,惦惦給人打....等天氣好時我們再一鼓作氣反擊......但是記得...阿共打來....大家要趕快躲起來避難....被飛彈炸死是你運氣不好....已經叫你躲...你不聽....作捷運逃難記得停電時不要下車來...被電死是你家的事....是你自己要下來
頭像
dinshin
 
文章: 348
註冊時間: 2007 12月 05 (週三) 9:43 am

文章L-archi » 2009 8月 17 (週一) 1:27 pm

八八水災外援、中援對照表
時間 事實
8月8日 已有聖露西亞、美、日、英、德、法、教廷、匈牙利、諾魯關心台灣風災。美、日表達馳援之意。
8月10日 中國國台辦發函告知中國國民黨,中國願意對台灣的需求及意願,提出援助。
8月10日 府院黨五人高層會議只用20分鐘就決定,「歡迎大陸人道援助」。
8月10日 美國官員與駐美代表袁健生見面,表示願意提供物資與協助。後美方立即通知國際開發總署(USAID)研議如何協助台灣。
8月11日 美國國務院公共事務助卿克勞里(Philip Crowley)在記者會指出:我們嚴重關切颱風在台灣所造成的衝擊,但不認為我們至今接獲任何協助救災的要求。我們在亞太地區有很豐富的資源,若對方有任何匱乏或特殊需要,我們會盡力為他們做任何的事情。至於我們有些什麼資源,我會請國防部來回答。
8月11日 外交部用「特急件」電報,通令駐外各館處:「倘駐在國政府或民間欲提供救援物資或派遣救援團隊,請貴館處予以婉謝。」
8月12日 網友上網揭露外交部的通令。外交部代理發言人章計平在外界查證時否認此事。
8月13日 面對外界撻伐,馬政府改口歡迎外援。馬英九在麻豆勘災時表示,政府最需要大型直升機及組合屋。行政院列出能吊掛32噸的直升機(不存在)等7項需求。
8月13日 日本政府表示,至今尚未接獲台灣政府的需求,不知從何幫起。韓國外交界人士透露,韓有意派救援隊赴台,但遭台灣政府婉拒。
8月14日 外交部拒外援的電文曝光。外交部說這是5樓批的,但非次長夏立言。結果夏立言卻在記者會一肩扛下所有責任,聲稱這是公文疏失,忘記寫「暫時」。
8月15日 馬英九親自拍板決定,接受中國提供的1千戶組合屋。
8月15日 海基會致電海協會,盼中國進一步提供手動及自動消毒機各500台、毛毯1萬件、睡袋1萬件等物資。
8月15日 中國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表示,中國願意提供任何直升機救災,包括世界上最大的運輸直升機「米26」。遭府方拒絕。
8月15日 美方人士與八軍團人員,共同了解救災作業。
8月16日 美軍C-130運輸機飛抵台灣。
http://blog.roodo.com/weichen/archives/9773787.html
L-archi
 
文章: 3134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59 am
來自: 台灣

文章Peter Tsao » 2009 8月 21 (週五) 1:01 pm

轉貼一篇有感覺的文章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 ... 22,00.html

非關正確-弱者的滅頂與強者的生還
2009-08-21 中國時報 【胡晴舫】
 猶太浩劫餘生者普利摩李維在跳樓自殺前寫的最後一本書中提到,許多事後諸葛最愛問從種族滅絕行動奇蹟生還的猶太人一個問題:你們為什麼不逃走?甚至,你們為何不反抗?

 既然知道德軍要來了,幹嘛還死守家園不走?當德國人對你們使用不人道待遇,為何不抵抗?一名熱心的小學生還認真規畫了集中營的逃跑路線,告訴李維他當初絕對有機會脫逃,只要他詳細計畫外加膽大心細。

 受害者在此彷彿必須要替自己的苦難道歉。他的不幸,純粹因為他能力不足及性格缺憾。言下之意,如果他夠聰明(像我),如果他夠努力(如我),如果他夠勇敢(似我),一切災難就不會降臨他身上。

 然而,李維冷靜指出,各處紀念碑不斷重複奴隸自行掙脫沉重鎖鏈的意象僅是一種修辭,其實枷鎖必由那些鎖鏈比較輕鬆的同伴們打破。對李維來說,除了文學與電影之外,所有革命從來不是由真實小人物所發起,而是由那些「懂得壓迫但不是親身經歷」的人所領導。自身雖過著特權生活,看出社會制度的不公後願意從他們的優渥環境走出來,是這樣的社會強者才有力氣改變這個世界,而不是早已遭制度壓得奄奄一息的真正弱者。

 引述李維觀點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把八八水災比作猶太大滅絕,而是思索為何我們社會的強者會在這次水災中缺席。當弱者在滾滾洪水中掙扎求生時,他們照常上街剪髮,去飯店喝粥慶祝父親節,撒嬌自己忙到沒吃早餐。面對輿論口水排山倒海而來,他們雖然鞠躬道歉卻帶著自我犧牲的委屈表情,猶如聖徒上十字架,渾身飄散一股明知世人無知可笑但因他如此深沉大度所以選擇原諒的凜然正氣味。

 一場惡水,沖毀了村落,沖走了生命,卻也沖出我們社會道德座標的嚴重問題。由我們教育體系所培養出來的菁英,嚴重缺乏同理心,因為社會與家庭向來只告訴他們把書讀好,其他不用管。除非會入考卷,不要讀雜書也不要關心時事。數學考一百分,你就是好學生,其餘管你多愛潛水、種花、熱愛動物還是喜歡陪老人家聊天,只要不能寫上成績單變成學術成就,你的人生就算毫無建樹。

 為何自我感覺良好,因為沒有理由不。他們從小奮發向學,考第一名,拿獎學金,長輩父母都誇讚他們是天底下最棒的孩子,不像隔壁小胖「不愛讀書,只懂打彈珠」。他們拿了該拿的文憑,考了該考的執照,做了該做的工作,他們都沒做錯。事實上,他們做得太好,今天才爬到這個地位。

 只培養讀書機器的教育制度最後只能得到一群優秀的機器人。我們的社會獎賞了這群「佼佼者」,賜予金錢、權力與地位,他們當然認為自己一定做對了才值得如此社會報酬。也難怪他們常常流於好辯爭強,自我防衛心重,難以接受自己立場不是唯一的社會選項,因為在我們的社會裡,知識只是證明自己有資格往上爬的梯子,而不是提供思索的地板。因此,「我是對的」變成「我必須是對的」。少了探索智性的驅動也乏聽取異議的好奇,只剩下捍衛自身優越的固執,難容異己,更不接受質疑。

 民主制度讓智者沮喪,因為它賦予天才與白癡同等權力,把學者與屠夫的智慧相等起來,一個台大畢業、哈佛學位、當了總統的人還是得面對一個一無所有卻仍要替一間已經不見了的房子繳電費的民眾,靜靜聽訓。但,民主制度卻讓仁者安慰,因為它令強者必須來到弱者面前,傾聽他的需求。

 當民主制度多少暫時強制平衡了強者與弱者的社會能量時,我們更應該問,目前教育體系裡還有多少個未來的馬英九、劉兆玄、薛香川甚至陳水扁,什麼時候,我們的強者才會不必親身經歷卻理解弱勢的處境,不用制度強迫也會主動打碎弱者身上的沉重枷鎖。
曹登貴。曹登貴建築師事務所負責人,都市計畫技師高考及格
曹登貴私人信箱:dktsao2004@yahoo.com.tw
阿貴建築師的部落格http://peter-tsao.blogspot.tw/
Peter Tsao
 
文章: 980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3 (週二) 7:01 pm
來自: 彰化市中央路橋旁

上一頁

回到 建築新聞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