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機場 魔鬼藏在細節


國內外相關訊息公告、新聞轉載。

開發機場 魔鬼藏在細節

文章L-archi » 2010 7月 17 (週六) 11:58 pm



▼google ads連結

開發機場 魔鬼藏在細節
【聯合報╱林宜欣/亞洲大學休憩系助理教授(台中市)】
2010.07.17 03:00 am


近日,機場的經營與管理已成為全民關心的議題,這關乎國家門面的重要場所,不但是物流、人流及金流的交匯之地,更是建立外國人士對本國第一印象的關鍵機會。

如大家所熟知的便利商店、書報雜誌攤、藥妝店、糕點店、紀念品免稅商店、餐飲服務、保險、銀行、旅客休息室、租車中心、飯店預約中心、休閒設施、機場廣告或電信服務等商業活動都可以產生機場的特許費收入,即商業收入。

根據國際機場協會二○○七年的調查發現,二○○六年全球機場的商業收入中,有二成二來自於零售收入、一成八來自於停車場收入,及百分之二的廣告收入。

新加坡樟宜機場二○○七年的總營收中,非航空收入占六成,特別是商業及零售活動。反觀桃園國際機場扣除掉降落費、權利金、機場服務費及設備及地勤場站費等航空收入後,非航空收入約四成五,這與國外多數國際機場相去甚遠。

許多國外研究指出,旅客在機場會不斷地在商店中搜尋,並尋找可吃喝的食物,而且會有消費的慾望。但旅客在機場停留的時間,除了受到旅客量的影響,還會受到如航空公司報到作業、安檢、通關檢查與旅客的經驗等因素影響。若能簡化這些繁瑣的通關登機流程,旅客將能有較多的時間與心情於機場消費,增加商店營業額,提高商業收入。

除了旅客外,仍有許多潛在的顧客會在機場內活動,如接送機人員、機場員工、航空公司機組員、參觀人員、參與會議人員等。這些在機場流動的人員,都是機場消費的潛在顧客,因此機場就像是大型的商業中心。

在機場中,旅客雖然受到限制,卻是有需求的一群,他們往往因為等待航班而無處可去,因而轉向到商店中度過等待時間。

過去,桃園國際機場提供購物的空間與誘因不足,大大降低旅客享受樂在其中的購物樂趣,及休閒心情,再者,硬體設備的完善也必須輔以令人心動的服務品質才能相得益彰,套用毛治國部長的語重心長,服務盡在細節中,相信這些對熱情服務的國人而言,必非難事。

【2010/07/17 聯合報】
http://udn.com/NEWS/OPINION/X1/5730099.shtml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L-archi
 
文章: 3134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59 am
來自: 台灣

文章L-archi » 2010 7月 18 (週日) 12:02 am

韓良露:城市向前看向後看
【聯合報╱韓良露】

2010.07.17 03:00 am


這一陣子,在大肆檢討桃園國際機場時,我卻聽到大肆稱讚桃園機場的驚人之語,發言的是中國某傳媒集團大老闆,且聽他怎麼說:「你們怎麼都不喜歡桃園機場,說它老說它舊說它天花板太矮,燈光太昏暗,東西不好吃手推車太爛……我卻好喜歡這樣的機場,它讓我有回到從前的感覺,什麼國際大機場我沒去過,紐約倫敦巴黎東京都一個樣,很氣派很新穎卻讓人很緊張,上海北京也學這個樣,很有壓力的,但桃園機場卻讓我有回到了老家的感覺,雖然破舊,但誰會嫌老家破舊啊,就要跟卅年前一個樣,才讓人有懷舊的感覺啊!」

這位老董果真觀點另類,舉座台灣友人卻聽之譁然,我也不同意他的看法,卻聽出了言外之意,思考起城市發展向前看向後看的不同意義。

這個仁兄待過廣州、北京、上海,在不到卅年的光陰中,他眼睜睜地看著他所熟悉的城市地景,幾乎被快速的現代都市發展所破壞,城市已經不像他的老家,變成了一座座可以賺錢更快、更忙碌、更繁榮的新都會,城市變成了賺錢機器、公司、事業體;城市代表了壓力,家的歸屬感消失了。

對這些城市改造計畫,最敏感的可能會是各個都市裡的計程車司機,不久前我在成都搭計程車,司機就說他在成都市內長大的,但過去十年中市內起碼蓋起十萬棟大樓,整個城市變成了水泥森林,他說老城都已經毀了,只留下一兩條寬窄巷當樣板保存有什麼用?

就連忙於為生活奔波開車的師傅,都有這樣的感慨,可見都市發展常常摧毀了人們對老家的記憶。城市不是一味向前看就好,就跟人生一樣,人的成長與積累應當與時俱存,一味只想日新月異的人與公司都無法累積文化,沒有歷史感的城市也不會有文化的底蘊與質感,城市必須常常向後看,才知道自己的歷史在哪裡,才懂得保存應當留下來的城市集體記憶的圖騰。

這幾年談都市更新與改造,都喜歡拿東京和倫敦做例子,但大家一直稱讚的東京六本木山丘及中城和最新的赤← 商城等等大型都更焦點時,卻都忽略了這些新地標的旁邊保存了什麼樣的景觀。在六本木山丘旁我們還可看見許多兩層樓、三層樓的明治、大正、昭和年間的老房子與商舖,東京之美不在全新,而在新舊相陳。同樣看倫敦泰晤士南岸的改造,從泰德現代藝術美術館,到千禧年摩天輪地標後方,卻仍保留著維多利亞和愛德華時期的古老建築。

我曾在倫敦西區住的地區,一路上有十八、十九、廿世紀到廿一世紀的房子,卻都蓋成了一樣的高度,顏色也都差不多,這些都是政府要求的,就是不讓都市發展破壞了城市地貌的文化累積。台北最近談的都市更新,卻只談容積率,政府有沒有先規劃一套完整藍圖,想想該給下一代的台北人,留下多少都市中的濕地、綠地、小公園、平房、矮房子等等,我們希望保留、展現的未來台北是長成什麼樣的面貌?

最好的城市要有新有舊,有的該保存有的該更新,城市在商業上必須不斷創新活力,國際機場就不該讓人當成老家來懷舊,但城市不同的街區卻應當依據城市不同的需要做適當的保存,城市不應只考慮商業利益,像台北的城內區,歷經清朝、日治到中華民國一百年,難道連中山堂周邊都要都更成高樓大廈了嗎?

城市向前看,需要創造的能量,城市向後看,也需要保存的智慧。

(作者為南村落總監、生活美食家)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5730101.shtml
L-archi
 
文章: 3134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59 am
來自: 台灣


回到 建築新聞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