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視異言堂: 煙囪裡的秘密(六輕的問題)


國內外相關訊息公告、新聞轉載。

文章hara » 2010 8月 15 (週日) 8:45 pm



▼google ads連結

幾年前跟著學校老師同學,透過台西在地人士的協助,有幸實地進入參觀了台塑六輕的「小白宮」,裡面除了富麗堂皇的裝潢之外,還有一些專門提供外界參觀的生態展示區哦~
圖檔
這不是水族館。
圖檔
也不是海洋博物館。而是台塑六輕為了用「科學方法」證明它們所排放到大海的廢水是對生物無害的,而特地設計的一個展示區。魚缸裡面的魚據稱來自附近海域,而魚缸裡面的水,就是台塑六輕排放到海裡頭的水啦。
圖檔
參觀了一下,發現有少數的水族箱外貼了一塊紙板遮住裡面的情形,外面寫著「維修中」,不曉得是什麼情形。
圖檔
有少數水族箱中的魚,還會表演「顛倒游泳」的特技給我們看,顯然這些海水是特別的營養。

圖檔
請記得下次當您在餐桌上快樂享用美味又生猛有力的海鮮(特別是來自台西所養殖最健康美味的蛤仔)的時候,請想起養育這些海鮮的台塑六輕,會更加美味哦~
圖檔
請想起台西人賴以維生又美味的蛤仔!
圖檔
請想起台西人賴以維生又美味的蛤仔!
圖檔
請想起台西人賴以維生又美味的蛤仔!
圖檔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hara
 
文章: 339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9 (週一) 1:11 pm
來自: 台灣嘉義

文章hara » 2010 8月 15 (週日) 8:49 pm

紫色大火燒出的屍首遍野-走訪六輕麥寮的魚塭與白宮

...「六輕旁邊的豐安國小學生都要戴口罩上課,學生也越來越少,能轉的都轉走了...政府講說甚麼沒有汙染,如果沒有汙染,怎麼可能六輕的主管通通沒人敢住在麥寮?都住在虎尾、西螺其他地方?麥寮一個六輕主管都沒有!」...

詳原文連結請按此
hara
 
文章: 339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9 (週一) 1:11 pm
來自: 台灣嘉義

tvbs 2100李濤來麥寮

文章p80017 » 2010 8月 19 (週四) 10:52 pm

今天李濤來現場連線
麥寮拱範宮聚集大量台西麥寮鄉民
過幾天 youtube應該就會看到了

我還滿想問的

以補償機制而言,理論上有分狹義和廣義。
但現實問題就是,無論農作漁獲是遭受污染,各地已開始拒買,農業處自己都跟農民說不要說是這裡出產才能賣出去,那補償機制的計算標準,到底該如何調整呢? 台塑內部和一個城鎮規劃的關係該如何去相處?國土計畫中,
說工業區最好別設置在海口(海風)和山上,落山風和海風直接把廢氣吹進住宅區。現實上,六輕如此,石化光光亦如此,所以是誰錯了?是台塑跟政府該反省,我們人民該自醒,還是我們要去修改我們的法令?
這幾年,事務所、建設公司紛紛都開始成立推廣部,和學界民眾產生交流。台塑六輕是如此龐大,無透明非常堅固的大牆,無此交流敦鄰機制。我們一直追求環保、綠建築。現在是直接活生生在生活裡發生,又怎能置身事外,這件事對我們專業領域的影響,應該很深遠的。 :?



還有 To GUN先生
我們都喝自己買的水 我們濾水器所過濾的自來水 是褐色的 我們灌溉用的就都是地下水 大量的自然水都當工業用水去了 我ㄚ公我叔公我舅公(村子裡大都是親戚)很多都是癌症過世的 當然他們對於自己的健康生活可能不是非常完美的保護 但鄉下 也很少在熬夜的 每天勞動 比例竟然還是高過我們這些都市人 你不覺得很有趣嬤~ 如果阿 你想更了解以便發言 那請你來我們這邊包商工作註一陣子吧 然後多到市場多買這邊的產品阿 感謝大德 :D
p80017
 
文章: 4
註冊時間: 2010 8月 12 (週四) 10:34 pm

文章wen049 » 2010 8月 22 (週日) 2:46 pm

補償機制我想那個是有爭議的
阿公把祖產花光還留下債務,子孫可以拋棄繼承嗎?

如果將心比心,你家附近的加油站三不五時起火燃燒,(甚至故宮旁的加油站蓋不蓋得起來)
你會不會叫它搬家

不要以為這把火燒不到台北
雲林是農業大縣喔,吃自助餐、上菜市場、上餐館、啃麥當勞、吃7-11的有機蔬果喝著蛤蠣湯時,
要不要順便問一下 產地

十幾年前,沒綠建築也沒綠建材,現在沒有你想住嗎
wen049
 
文章: 5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28 (週三) 1:25 pm

抗爭只是階段性任務

文章p80017 » 2010 8月 22 (週日) 6:03 pm

覺得可以供大家參考
引述網友 評論者: ♂ 穿著 Levi′s的惡魔 ♂ ( 初學者 5 級

麥寮在外地讀書的孩子們
換我們站起來拯救我們的父母了

以下純屬個人分析

對麥寮、台西鄉鄉民:

麥寮鄉面臨的問題,是人口、土地的污染。
不過與麥寮連接的台西 鄉、原本就是沿海洋職業的重要地帶、六輕破壞了麥寮台西外海的 環境,
又遲遲不給台西鄉民適當的補助、當然台西鄉們會更加的氣 憤,
如今六輕擴建的版圖也已越足至台西鄉外海,
難道台塑六輕不 該對台西鄉與麥寮鄉相同的補助嗎?
台塑六輕建廠至今、人口、就業、交通問題、養殖業水產問題、土 地農作問題,
鄉民希望的是台塑六輕出面來處理、研究、改善這些 問題,
並不是請學者提出報告。
汙染是必然的,既然不能達到零污 染也必須要達成低污染,
並且對沿海的養殖業、鄰近的農耕業做到 研究、補償的行為,讓麥寮、台西人看到台塑六輕對當地人的誠心 。

麥寮、台西的各位大人、議員們,請你們冷靜一下,好好規劃一下 兩鄉鎮的長久未來,

每天抗爭、每天游擊戰,累的是兩鄉鎮的鄉民 們,當看到上了年紀的老奶奶、老公公等著大太陽出門抗爭,
或是 那麼危險的抗爭活動,萬一出了事,又是誰要負責,你們忍心這樣 對待自己的鄉民嗎?
蘇大縣長提出的九大訴求,我們麥寮鄉民當然有修改內容的權利, 為何不要大家好好研究一下,提出更好的方法呢?
蘇縣長還保證, 在2012年台塑六輕在會退出我們麥寮鄉,請你們好好想想,這 樣麥寮鄉民、台西鄉民會有多少人失業,
大家都是活在一個互補的 世界裡,當然台塑六輕對麥寮、台西的生態環境也要負責,
而且必 須慢慢的將其復育,這樣才能長久共存不是嗎?
每個人三萬塊,每年補助電費?難道你們不會覺得,這只是一種暫 時性現實性的一種補助嗎?
為何不要台塑六輕來保障麥寮、台西人 的健康,為何不要台塑六輕來保障麥寮、台西的農耕、養殖業呢?



對台塑六輕的觀點:

麥寮與台西鄉民所提出的補償問題,台塑六輕是完全不可能答應的 ,
這種抗爭與游擊戰久而久之,鄉民就會自動平息,但是問題依然 是存在。

一旦答應鄉民所提出的補助條件,不免會害怕鄉民之後會 獅子大開口,
變本加厲的對六輕提出求償的條件,也害怕對鄉民提 出的補償通過,
雲林縣政府蘇大縣長,又會搬出環保法令對六輕實 行監控。
如果台塑六輕接受了雲林縣政府所提出的九大訴求,也有近與退的 空間,
在檯面上台塑六輕以條件式的方式接受了雲林縣政府的九大 訴求,
但是在檯面下有什麼官商勾結是我們平民百姓能夠知道的呢 ?
沒錯我們當然有一天會曉得,但是當我們知道的時候一切不就都 太晚了!




對蘇大縣長的觀點:

縣長提出的九大訴求,有合理之處也有不合理之處,
學者都已經提 出,麥寮、台西鄉的癌症比率高,
但是蘇縣長的九大訴求裡,
卻沒 有提到台塑六輕應該對麥寮、台西人的醫療保証
一昧的提到全雲 林縣的醫療、健檢,
試問這對我們麥寮、台西人公平嗎?
用麥寮、台西人的健康、換取雲林縣道路整修經費?
用麥寮、台西 人的健康、換取台塑給付的305億!
請問您是用怎樣的心態收下 這一筆經費的。
官方的回答當然是為了我們整體的雲林縣,
但是目 前受到創傷的,是我們台西、麥寮人,
我們的心聲你聽到了嗎?

既 然雲林縣政府也知道台塑六輕所帶來的汙染,
為何不在前幾年的時 間就為麥寮、台西兩個鄉鎮進行生態復育計畫,
然而不斷的建造新 城鎮新市區、想讓台灣人更了解雲林縣,
想讓雲林縣發揚光大,可 是您真的了解我們雲林縣嗎?

雲林縣是個農產、水產業發達的縣市,更應該讓台灣所有人看到雲 林淳樸的一面才是,
不是一再的追求包裝包裝包裝,

讓雲林縣更顯 眼,農產、水產需要的是銷售通路,而不是華麗的建築。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 ... 0082000909
p80017
 
文章: 4
註冊時間: 2010 8月 12 (週四) 10:34 pm

六輕還有這一段歷史

文章p80017 » 2010 8月 23 (週一) 2:07 pm

這就是所有台西麥寮鄉民口中的''抱煙囪''


六輕傳奇 「六根煙囪的故事」
更新日期:2010/08/22 21:40 NewTalk 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2010.08.22 文/呂東熹

雲林台塑六輕工安事故,引發麥寮、台西人封路抗議,其實,從高雄後勁五輕的抗議事件,早就可以預知,今日六輕抗議事件的必然發生,只是當年設廠時,很多雲林人是不反對的,特別是地方政治人物。

六年多年前,我曾寫過一篇文章「感覺故鄉,不如親身測量!」,文中提到:「很多人無法想像,許多雲林人是以熱烈、歡欣的心情,歡迎六輕的到來。之前,六輕在桃園、宜蘭、雲林間取捨時,我告訴很多人,雲林人會喜歡的。」「我常想,怪不得雲林人,因為,風頭水尾,你能想像,他們渴望的是什麼。 」

「六輕興建期間,多次開車經過台17線台西段,因地層下陷,多年前海水倒灌的海水一直未退,墳墓依然浸泡在農田中,這似乎也讓我更能理解,風頭水尾的苦楚;八年多前,因工作關係,應邀參觀過六輕廠,原來一片沿海漁塭及海域,已然成為一處壯觀的工業區,每天參觀人潮絡繹不絕,集中營式的外勞宿舍,麥寮和鄰近鄉鎮的KTV茶室、檳榔攤,似乎讓地方繁榮了起來。」

台塑六輕,讓很多地方人士,特別是國民黨政客們十分雀躍,當年很多人從中獲得龐大利益,目前因為工安事故所引發的「六根煙囪的故事」,其實只是當年六輕設廠時,「政商互蒙其利」的後續發展而已。

在談「六根煙囪的故事」之前,讓我先回憶一段往事。

六輕剛剛核准興建時,當時我一位任職《自立晚報》的同事,曾經報導一篇有關六輕土地炒作的報導,這名記者之後被報導者控告妨礙名譽,而控告者的兄長,正是當權的某派系領導者。

官司開庭時,我因為主跑司法新聞、又是雲林人,所以奉命陪同撰寫報導的記者的主管,一同南下協調,當天因為遲到,到了虎尾雲林地方法院時,庭訊剛剛結束,此時原告已先行離去,我與同事仍進入法庭,向法官表明來意,法官詢問我們要幹什麼, 我們說明原委後,原告委任律師因為還在門口沒走,法官就請法警把他叫進來說,當事人主管剛剛到,你們要不要去談一談,看能不能和解。

我們與原告的委任律師,就在法庭外商談了起來,委任律師說,其實,原告並不是非告不可,但這件事對他們派系的領導權威影響很大,我們正納悶,這跟派系會有什麼關係?律師接著說,其實你們報導的新聞的確是有錯誤的,我問他哪裡錯了,他說,你們報導的那一塊地,是另外一個派系領導者他們炒作的,跟我的當事人無關。他說,這兩個派系,雖然都同屬同一政黨,但卻是敵對派系,所以在競選時,雙方樁腳的氣氛火爆,衝突不斷,甚至互相封鎖村莊道路,競選車子都不准進入對方勢力範圍,你們現在報導他們共同炒作那一塊地皮,會讓樁腳以為他們表面上是敵對的,私底下卻一起合夥作生意,這樣他們怎麼向樁腳們交代?在雙方商談當中,律師甚至暗示,如果你們報導的是另外的地皮,他們就不會告了。

這個案子,最後就在原告,坐落在某鎮上一條熱鬧街上,隔著厚厚防彈玻璃的家裡,用了一頓午餐之後落幕,事隔多年後,原告的兄長,曾經風雲一時的派系領導人,則因案逃亡中國,最後客死異鄉。

當年,六輕讓很多地方政壇人物透過炒作地皮,大賺利益,甚至有政壇頭人,事先收買或圈圍海埔地的蚵田使用權,大賺台塑的購地利益或補償,地方首長或政治人物,熱衷開發工業區,其中的奧妙,不言可喻。

六輕設廠初期,原本一甲地,超過三千萬元,現在一千萬沒人要,缺錢、欠錢或聰明的農民,可能賣地賺到錢,但真正大賺錢的,還是有內線的派系內圍;設廠運轉之後呢?依然是地方勢力者盤據著六輕周邊工程,包括資源回收、人事等外包不算,「六根煙囪」流傳最為廣泛。

三年多前,就在雲林西海岸一個地方人士家裡,聽到「六根煙囪的故事」,是身歷其境的當事人之一閒聊時談起,當後來才知,其來有自的六輕六根煙囪,早已取代西螺大橋與北港朝天宮成為雲林縣地標的地位,有空到古坑華山上喝咖啡,雙眼平視西海岸,六根伸向天際的煙囪,就像是政治叢林裡的獵物或靶場的標靶,讓很多政壇人物虎視眈眈。

六根煙囪的利益在哪裡?就在「灰渣」,因為六輕廠使用的是燃煤,所以六根煙囪會產生所謂「灰渣」,「灰渣」必需固定清理,六輕廠每年就將清理、載運灰渣的工程發包給六家廠商,每個廠商負責一根煙囪,據了解,這六根煙囪的利益分配就是這樣產生:

一、由於台塑是私人企業,不必像公家機關一樣須辦理公開招標,.所以這六家廠商六輕廠完全可以掌握。

二、表面上,六家廠商是由六輕廠招標而來,但據指出,實際上是由雲林六個地方勢力(個人或團體)指定,每根煙囪的「灰渣」清理費,據傳約一千萬元。

三、至於六個政治勢力個人或團體,如何與負責清理「灰渣」的廠商協調利益,這就有很大學問,政治勢力的個人或團體,也許是自己就是老闆之一,也或許是合夥人,當然如果不想涉入其中,廠商可能以政治獻金回饋。

四、由於「灰渣」是水泥廠重要的攪拌原料,廠商將「灰渣」賣給水泥廠,也可以再賺一筆,所以即使清「灰渣」廠商可能付出一筆很大的政治獻金,它還是可以從這裡獲得利潤。

五、當然,最為有利的自然是背後的政治勢力個人或團體,至於六輕廠,則透過這種正常商業操作,當麻煩發生時,可以取得地方有力人士的支持與協助,互蒙其利。

誰是這六個地方政治實力人物或團體呢? 其實,很多雲林政壇人士或關心政治的人都心知肚明,只要仔細研究六輕廠所牽涉到的地方機關、團體,就可以分析出輪廓。

從設廠初期的地皮炒作,到運轉後的「六根煙囪」,以及雲林民眾從當初不反對興建六輕,到現在覺醒抗議,背後都有許多政治操作,要求賠償當然是一途,但我更關切的是,為何六輕每年上繳中央政府約240億元以上的稅收,分到雲林縣,卻連修補六輕工廠貨車破壞道路的預算都不夠。

窮人有窮人的悲哀,窮縣也有窮縣的苦楚,縣民抗議的對象固然是六輕,但中央政府核准興建六輕,也徵收了稅收,現在不聞不問,反而成為仲裁者,在旁邊納涼,叫地方政府自行處理,難怪,宜蘭人會自豪陳定南的遠見,當年,雲林不但沒有遠見的地方首長,有的只是官商互蒙其利的勾結,以及現在躲藏在背後,一群虎視眈眈,準備再次從中牟利的政治禿鷹。
p80017
 
文章: 4
註冊時間: 2010 8月 12 (週四) 10:34 pm

文章L-archi » 2010 11月 01 (週一) 11:24 pm

2010-10-29
陳定南的選擇

詹長權<台大公共衛生學院教授>

回顧二十世紀台灣社會的大事件,我認為陳定南影響很多人且最後決定不讓六輕在宜蘭興建這一件事,這一個公共政策的決定對生活在這個決策圈所影響的人民健康和生態環境的衝擊很大,可以稱得上是台灣社會二十幾年來的一件影響深遠的大事件,當然也是一個值得大家去思考的歷史事件。

我從2008年開始至今一直在做與六輕相關的公共衛生研究,由於六輕的興建、營運、汙染、健康生態影響在台灣社會是一個高度爭論的公共議題,所以2008年我接受雲林縣政府委託進行研究計畫時,就決定要先使用政府官方的統計資料,這樣的研究結果才會有公信力,也可以避免台塑企業、政府、民眾對於資料可信度不同意見所引發的不必要爭議。因此我的研究材料主要取自內政部、衛生署、環保署的官方環境、健康、人口資料,以時間上「有無六輕」的前後比對和空間上「受六輕影響大小」的平行比對。六輕大約在2000年以後開始大量生產,因此我以這一年為基準將資料分析的時間軸分為六輕運轉前及運轉後兩個階段,比較六輕運轉前後雲林縣鄰近六輕的十個鄉鎮居民的疾病發生率和死亡率變化的情形;我同時也將六輕運轉之後的疾病發生率和死亡率資料,將鄰近六輕的鄉鎮和距離六輕較遠之鄉鎮之間做比較。這種以時間上「有無六輕」的前後比對和空間上「受六輕影響大小」的平行比對,可以讓我們更清楚的察看六輕工業區對雲林縣各鄉鎮居民疾病和死亡的影響範圍和程度。

由於台灣盛行東北風,因此我就將麥寮鄉、台西鄉、東勢鄉、崙背鄉、四湖鄉、褒忠鄉等鄰近六輕且在六輕下風處的六個鄉劃定為暴露區,有將近15萬居民,對照區則挑選與暴露區六個鄉的都市化程度相當之四個鄉鎮,包括虎尾鎮、二崙鄉、莿桐鄉及元長鄉來做比較,也有近15萬居民。若以時間軸來看,我的研究發現雖然雲林縣在六輕還未設立時即為台灣癌症發生率和死亡率很高的地方,但是在六輕設立以後其發生率和死亡率卻變得更高而且變高的速度也比六輕設立前的時期更快。若以空間軸來看,六輕設立以後暴露區的麥寮、台西兩鄉的癌症發生率和死亡率比四湖、東勢、崙背等三鄉來得高。由於麥寮、台西這兩個鄉正好位於六輕的所在地及主要下風區,我的研究結果顯示六輕運轉的空氣汙染和鄰近六輕鄉鎮的高癌症發生率和死亡率有顯著相關。其次在急性健康影響方面,我在比對健保資料的每日住院人數及空氣監測資料發現,若台西鄉空氣品質不好時當日心臟病與肺部疾病的住院比率就較高。

從2009年7月開始我和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合作,到雲林縣的十個鄉鎮(麥寮鄉、台西鄉、東勢鄉、四湖鄉、褒忠鄉、崙背鄉、虎尾鎮、二崙鄉、莿桐鄉及元長鄉),進行空氣污染監測、抽血及驗尿、問卷調查、健康篩檢等工作,辛苦取得每一個鄉鎮的環境資料和1500位居民的健康資料。研究結果顯示暴露區的麥寮、台西鄉空氣中六輕排放的汙染物PAHs(多環芳香烴)濃度較對照區高。另外我根據環保署空氣品質監測站的資料進一步分析結果,發現由1995-2009年之間的二氧化硫(SO2)小時平均百分位風向濃度分布結果表示,每五年所計算的濃度結果顯示台西測站的汙染濃度逐年升高。在二氧化氮(NO2)濃度變化部分,自六輕開始大量生產的2000年以前,台西站最大小時值皆低於崙背站與斗六站,但2000年後台西站所受的汙染卻高於崙背站及斗六站且小時濃度增加了三、四倍。由於PAHs在人體上產生的代謝產物從尿液中能夠分析得知,因此我也針對尿液進行分析,結果顯示以虎尾鎮做參考時,暴露區的台西鄉、褒忠鄉、東勢鄉所受的污染都比虎尾鎮高,這些結果表示台西鄉及麥寮鄉居民所受到六輕的污染較高且其汙染物已經進到居民的身體內。另外針對2000位居民肺功能檢測的結果也顯示麥寮、台西鄉居民的肺功能比虎尾鎮居民差,這項結果表示六輕汙染物已經影響暴露區居民的健康。這些研究結果表示2008年用政府資料所發現「六輕和居民健康影響顯著相關」的研究結果,進一步被2009年在六輕附近鄉鎮實地真人所取得的環境和人體資料所證明了。

將我97年的研究結果公佈後,各界所發表的意見不同整理出來比較,就可以看出來台灣社會對於六輕或是台塑企業「愛、恨、情、仇」的複雜心理和反應。環保和工業主管官員說:「六輕監測結果大都符合政府的環保標準」;衛生署說:「這個研究結果還無法作結論,因為癌症原因很複雜,例如個人的行為」;環保署長說:「將邀請其他的專家再來繼續審這個報告」;當地鄉長說:「將危害都怪六輕並不公平,民眾要的是一個確切的答案」;官方的這些話似乎暗示六輕工業區的污染病不一定會影響到居民的健康。但台塑的吳欣哲經理說:「我們對地方貢獻很多經濟發展、地方回饋、就業…等」,廠商這句話似乎並不否認六輕工業區的污染會影響到居民的健康。但是公共衛生專家、當地居民、媒體則一致認為六輕空氣污染和下風區居民健康的惡化顯著相關,且應持續追蹤其健康影響的原因、機轉、範圍、深度。其實在我做這個研究的前兩年,工業局有一個經費比我多好幾倍且與我的研究類似的計畫,但在計畫結束後工業局卻將那件計畫的研究結果當做密件封存沒有公開,直到我的計畫結果出來時工業局計畫報告才解密,我發現兩個計畫的結論大致相同,由此可知工業局早就已經知道六輕營運會增加其附近居民癌症的發生率和死亡率。

現在中央政府面和廠商對我的研究報告的發現基本上好像採取「都已經將六輕工業區建立完成了,其他的問題似乎不要緊」的態度,而官員和老闆們作出「丟出更多的問題」或是「請更多專家來討論」來質疑我的報告的種種作法,顯示出政府偏向經濟發展、工業開發且忽視環境保護、人民健康、農漁民生計的立場和態度。這些社會上有權力且很會說話的人的意見,乍聽之下似乎合理,但是很多觀點一旦細聽分辨起來就會發現其實沒什麼道理。我們台灣社會很多人都好像可以在不講謊話的情況之下達到混淆視聽的目的」。六輕的公衛影響這一系列的研究計畫還要做多久?這是需要我們的社會共同討論才能得到的結論,或許要十年至十五年的長期研究才有辦法去釐清真相,可以預期這將會是很困難的一項研究工作,既費時又費心有時會吃力不討好。

而前面所提到六輕的隊林縣的污染和健康危害本來應該會在宜蘭出現,但是因為陳定南當初的堅持讓宜蘭人省去許多對抗和逃避污染的煩惱,也為宜蘭保有現在這麼好的環境。當年在在對六輕興建的做環境影響評估時,許多官僚用很多方式幫台塑說話,跟陳定南說:「要理性、客觀、中立」。但是對六輕的影響環境評估中,並沒有先檢驗台塑集團多年來在國內外設廠的違反環保記錄如何洋洋灑灑,也不會顯示環保署是否真有能力保護臺灣脆弱的環境和人民健康,再者更不會先檢討台灣的國家環保標準是否過於寬鬆、執法上是否確實。像陳定南這麼謹慎的人,他一定知道廠商所說的標準不一定是真正的標準,而環保署掛保證的官方承諾也都只能參考,不一定真正作為政策決定的絕對標準。當年王永慶先生表示六輕零污染,或是說六輕設廠的一切條件都在標準範圍內,但是這些說詞陳縣長都不予採納,仍然堅持六輕不要設在宜蘭。陳定南這樣子的決策過程對台灣人有很多啟示:我很好奇他當時是如何去想開發和環保衝突、競合的問題?他選擇相信的價值是什麼?事後證明他的另類思考和堅持己見的態度並沒有因各方的壓力而被消滅,否則他當年可能會說:「那六輕就來宜蘭設立吧!有回饋金就來設立吧!」;陳定南那時候的選擇很清楚的就是告訴台塑和宜蘭人:「沒有回饋金問題,只有能不能來的選擇」,宜蘭就是不歡迎六輕,再談什麼回饋金也都沒有用。最後他提出國土區域劃分法,以國土利用的上位計畫來壓制單一廠設的經濟開發行為,訴諸法律阻擋六輕在宜蘭設廠,讓王永慶和台塑知難而退。

愛因斯坦說過:「不是所有可以算的東西都是重要的,也不是所有重要的東西都可以計算」,陳定南那時候也沒有很多統計數字,但是他就是堅持不相信經濟發展和國民所得(GDP)這個數字是唯一重要的、可以算的政策指標。相反的,宜蘭就是要有她的樣子,不要汙染、要好空氣、好山、好水和乾淨的土地。他的想像讓20年後的宜蘭才有噶瑪蘭威士忌出產的條件,如果宜蘭現在的空氣、水和土攘都污染嚴重,那麼噶瑪蘭威士忌有價值嗎?大家會喜歡污染地生產的酒嗎?我想威士忌也是當初六輕爭議沒有辦法算到的吧! 陳定南的成就之一,就是將宜蘭的國小、國中建造得很漂亮,讓師生在好且自然的環境中快樂學習。反觀雲林縣六輕周圍的鄉鎮,六輕來了,污染、火災 、氣體外洩也跟著來了,民眾的健康、生態的完整也逐漸受到破壞和威脅。更令人難以接受的是,雲林縣六輕周圍國小的師生們幾乎每天都要戴口罩上課,因為六輕帶來臭味、汙染和泥沙,像雲林縣現在這樣的情形,我們不禁要問: 是要六輕搬走?亦或是要學校搬走?我想雲林人也很想有蓋得漂亮的學校讓學生健康快樂學習,但六輕若不離開或不改善就會持續污染周圍鄉鎮和學校。雲林能有什麼選擇? 雲林縣當地有一些聲音說:「既然六輕已經設立了,有汙染就來設立回饋金機制吧!」陳定南那時候反六輕興建的選擇題,也許就是雲林縣蘇治芬縣長這時候面對六輕汙染的最佳抉擇----「沒有回饋金問題,只有能不能搬走的選擇」。

人類到底要有怎樣的文明?人生追尋的目標和價值是什麼?我想健康和環境是陳定南那時候反六輕興建想到的兩個重要的核心價值。當初的抗爭過程是很漫長的,很多東西沒有辦法短時間就解決,環評需要限時3個月通過,而陳定南從 1989年起抗拒六輕終致成功的漫長歷程和種種經驗,可能就是我們現在討論六輕和國光石化議題時不應該忘記的一段歷史。六輕的真相是什麼?追查六輕真相的代價又是什麼?也許每一個真相都有一段令人動容的「真相背後」的故事吧!愛因斯坦曾說過:「尋找真相的權利也代表一種責任;一個人不應該隱瞞被視為是真相的任何部分」。我的看法是:「事實的真相只有一個。學者的責任和義務,就是透過自己的專業,去挖掘事實、釐清真相」。我偶而也會想陳定南反六輕那時會害怕嗎?如果會,是怕什麼?如果不會,是為什麼?答案也許就在陳定南說過的:「如果討人喜歡與受人尊敬不能兩全,我寧願受人尊敬」和「為台灣留下一塊乾淨的土地」這兩句話。人生有一些話很簡單但很難做到,我想,陳定南做到了! 而我們正在學習中!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 ... day-o7.htm
L-archi
 
文章: 3134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59 am
來自: 台灣

上一頁

回到 建築新聞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