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杭大運河快要死了?


國內外相關訊息公告、新聞轉載。

京杭大運河快要死了?

文章阿哥哥 » 2007 11月 13 (週二) 4:54 pm



▼google ads連結

京杭大运河快要死了?
2007年11月7日 来源:北京科技报 作者:罗中云

==================================


圖檔

生活在北京的人在路過南新倉、後海、通惠河等地的時候,可能已經很少想到,這些地方曾因為一條人工長河在歷史上起著重要的作用。甚至北京這座城市也是因為這條河而迅速繁榮。同樣托庇於這條河流興起的城市在全國有22座。這條河就是始建於西元604年的京杭大運河。
京杭大運河的歷史地位與長城是同等的,都是中華文明的象徵,但二者的命運卻在近二十年發生了巨大的轉折。1987年,長城被列入首批來自中國的“世界遺產名錄”,得到了很好的保護,但京杭大運河卻仿佛被人遺忘了。
21年來,著名建築專家羅哲文等人一直在為京杭大運河申請與長城的“同等待遇”——列入世界遺產名錄而奔走。然而,今年9月底,由北京大學景觀學設計研究院負責的一項對大運河全面考察的專案結題時發現,京杭大運河生存現狀不容樂觀,部分河段除了自然原因出現荒廢,一些盲目的人工改造也使古運河風貌受到嚴重破壞。有專家稱,這種盲目的改造如果持續下去,京杭大運河的遺產價值將喪失殆盡,而這個期限只有3年。
這無疑給大運河申遺潑了一盆冷水。


圖檔
圖檔
1500多年來,京杭大運河始終是我國唯一一條南北走向的大河,全長2400多公里,連通5大水系,6省18城,它所經地區地形複雜,存在洪水侵泛、水源缺乏、泥沙處理等技術問題。在長達2000多年的工程治理規劃中,採取的洪水宣洩、節制水量、平衡水位等技術措施技藝精湛,可謂我國的“古代科技寶庫”。同時京杭大運河也是世界上開鑿最早、規模最大、線路最長的人工大運河,是我國的並且是目前世界唯一還在使用的人工運河。

因此,自從1987年長城成為世界遺產後,著名的古建築專家羅哲文等人就提出要把京杭大運河也列入申報名單。但當時大多數人的觀點卻認為“文物是固定的,運河是流動的”;而且大運河一些河段已經乾涸、部分河段污染較重、一些河道已經改變,因此大運河不適合申報世界遺產。

另一個顧慮是,大運河的主體是隋煬帝主持修建的,修建的初始目的也是供皇帝驕奢淫逸之用,大運河申遺會否產生意識上的負面影響。這樣,大運河申遺的事情被一直耽擱了下來。 20年後,世界遺產名錄在不斷地拉長,但其中仍然遲遲見不到京杭大運河的身影。雖然京杭大運河的“申遺”熱潮一浪高過一浪,但是迎接人們這份高昂熱情的,卻是運河目前面臨的諸多困境。

近日,北京大學景觀設計學研究院院長俞孔堅教授等人完成了“為實現整體保護目的的京杭大運河遺產廊道研究”。這項研究對京杭大運河的生存現狀作了全面的調查。結果當然是很不樂觀:不少歷史遺跡因保護不利而損毀或消失、運河部分河段因長年無水而斷流或消失、有些城市將運河當成了垃圾處理站或排汙溝。而更為嚴重的是,一些城市在對運河進行改造中,新造大量景觀,已讓運河原貌沒有了一絲痕跡。

此外,精明的房地產商也在向運河沿岸步步逼近,有的城市也在兩側建起了一座座現代氣派的高樓,原有的運河景觀被完全破壞。然而,作為世界的最主要標準就是真實性、完整性。對此,有專家指出,如果再這樣持續三年,京杭大運河的遺產價值將喪失殆盡,申遺只能是癡人說夢!

京杭大運河作為中國五千年文化的縮影,是中華民族身份的象徵,具有不可估量的遺產與生態價值。”
羅哲文、鄭孝燮、朱炳仁三人被稱作“運河三老”,早在上世紀80年代就提出將長城和京杭大運河一起申報世界遺產,但長城被通過了,運河卻沒人理睬。雖然三人多方呼籲,但很長一段時間,都並沒能引起人們的注意。

1997年,從哈佛大學歸國的俞孔堅到北京大學任教,並從這時開始關注到京杭大運河。此前在美國,俞孔堅發現那裏的一些古代運河,儘管歷史並不很長,里程也短,但卻設有專門的運河管理委員會來進行管理,運河的原貌被保護得非常好。回國後,他發現京杭大運河基本處於無人過問的狀態。

俞孔堅認為,“京杭大運河作為中國五千年文化的縮影,是中華民族身份的象徵,具有不可估量的遺產與生態價值。”於是,他帶領他的團隊最早對北京通州段運河開始考察,後來又慢慢地把範圍擴大到蘇州、杭州等地。

2003年,俞孔堅正式向國家文物局提出關於為實現整體保護目的的京杭大運河遺產廊道的研究課題,希望對京杭運河的現狀等做一次全面的調查瞭解,同時摸清運河的“家底”,為未來的“申遺”做準備。他的一項申請獲得了國家文物局的支持。隨後,他所在的北京大學景觀學設計研究院招募了28名學生,在俞孔堅等兩位老師的帶領下,展開了對京杭大運河的全線考察。

據參加了此次考察的北京大學景觀設計學研究院博士生李海龍介紹,為了考察不走馬觀花,參與的30人被分成了三組,每組各負責京杭大運河的北段(黃河以北)、中段(黃河至長江)、南段、(長江以南),每個組又被分成兩小組,各小組分別從所在運河段的南北方向行進,對沿途的歷史遺跡全都騎自行車沿著運河行進,保證每個河段都能被考察到。

這樣經過一個多月時間,他們最終完成了對京杭大運河全線的考察,也對大運河艱難的境況及保護的迫切性,有了更加深切的感受。

三千里運河樞紐遺址了無蹤跡,歷史文物保護堪憂

從春秋時期吳王夫差下令鑿邗溝開始,一直到明清時期,三千年京杭大運河也相生相伴了大量的歷史遺跡與文物,僅國家重點保護文物就達數十處。不過,這些文物有多少?究竟在什麼位置?現狀如何?根據北大景觀設計學研究院所做的調查,他們發現的有跡可尋的遺產點1562個,有一些很重要歷史遺跡已不再有原來的風貌,甚至已完全消失。 位於三千里運河樞紐的山東濟甯南旺鎮,就有兩處很重要的遺跡——南旺分水樞紐工程和龍王廟,現在都已基本消失。特別是前者是整個大運河上最具科技含量的工程。

據瞭解,三千里大運河縱貫南北,其河床的歷史最高點位在山東濟甯的南旺鎮。明朝初年,為解決運河水源豐歉不均、船舶至此無法通過的問題,民間治水專家白英獻策,建造了著名的南旺水利樞紐工程,從大汶河引水濟運河。汶河水經南旺分水閘分流,三分往北流、七分往南流,因此留下了“三分朝天子、七分下江南”的傳奇,並保證了這段運河“水脊”常年順利通航。

不過現在,由於黃河改道從山東利津入海後這一段運河不再通航,這一工程就此廢棄,並被大眾遺忘,建在附近的龍王廟也早已不見蹤跡,剩下的禹王殿、觀音閣等遺跡也已蛛網密織、破敗不堪。在李海龍給記者看的一張運河照片上,一座古樸的運河小橋在樹叢深處若隱若現。在這裏河道早已斷流,人跡罕至,不知道若干年後,這座小橋能否依然與古運河相伴!李海龍說,現在這些與運河相關的文物古跡中,有相當一部分處於比較危險的狀態,但是具體有多大數量,還沒有更確切的統計。
圖檔

古河道成生活垃圾處理站、排汙溝、甚至於玉米地

北大景觀設計學研究院搞的這次考察,參與者全是騎自行車沿著運河前行,因此對於一些運河古道的衰敗深有體會。 李海龍告訴記者,有些河道垃圾遍佈,污水橫流,臭味在很遠的地方都能聞得到,有老百姓說,污染嚴重的時候,整個河面全是黑的,連個活物都見不到。 這種情況在運河的北段表現得更為嚴重一些。據瞭解,河北省廊坊市是大運河出北京後流經的第一座城市,全長21.6公里的大運河廊坊段承擔著北京和廊坊兩地洪水下泄和污水排放的雙重功能。

另外,由於上世紀70年代初海河整治時對這一段進行了裁彎取直,河水流速加大,導致運河兩岸坍塌嚴重,其中曹店村坍塌長800米、寬80米,河岸距村民住房不足50米。運河天津段也是這樣,由於上游和本地污水下泄,加上缺乏其他補充水源,天津和廊坊河段運河自淨能力較弱,水質也很差。

運河的北段因為氣候相對乾旱,水量不足,很多地方的河道都很窄,有的成了小河溝,有的斷流,有的地方甚至基本消失。在一些河堤上,有的已種滿了莊稼,乾涸的河床,要麼成了牛羊的“飯堂”,要麼成了農民們肥沃的玉米地。 不過,李海龍說,儘管這樣,這些河道兩旁仍然有著秀美的風景,運河的原貌保持得還算完整。
圖檔

城市運河,新造景觀讓古運河原貌消失
京杭大運河流經了中國東部的18個城市,一些城市的運河改造,反倒讓其古風古貌消失殆盡。
北大的調查是在2004年進行的,在當時,運河流經的很多城市已經對運河周邊進行了整治。多數都是對河堤進行了鋼筋混凝土的固化,兩岸還建起了很多的欄杆,有的還在附近建起了很大的綠化帶或廣場,又整潔又漂亮,成了很多市民休閒的場所。 而近年來,隨著運河申遺的熱潮,像這樣的改造也越來越多。修得整齊劃一的堤岸、拆古橋建新橋、兩岸鋪草坪豎欄杆、大理石廣場上路燈林立,運河變得越來越漂亮,卻也越來越沒有地域特色。

“這與公園裏的小橋流水有什麼區別?”一些考察過運河的專家對此憂心忡忡,“運河還是原來的運河嗎?”

著名文學家舒乙在考察完一些城市的運河以後直言:“關鍵是要儘量保存原物,不能一味求新、搞假古董;古老是第一位的,好看與否是第二位的。”相比之下,他更願意看到北運河斷流段羊群在乾涸的河床裏吃草的本真風貌。

李海龍告訴記者,去山東臨清做調查的時候,當地一位政府官員就說,現在水泥固化的改造做得不好,當年小時候的美好記憶全沒了,一點兒也不覺得親近。
圖檔

運河保護無統一標準,亂改造可能讓運河遺產價值三年後消失
並非城市的管理者不保護運河,恰恰相反,他們很重視,但到現在,國家尚未出臺統一的運河保護方案,所以各城市只能自行其是,有的將運河建成了現代化景觀大道,有的則建成了古色古香的仿古一條街。 與此同時,大運河申遺也引來了房產商的密切關注,在一些城市,新開發的房產已在運河邊上排開了陣勢,而且離運河越近越值錢。

就算一些原本保護得很好的運河文物或景觀,也在周邊高樓大廈的包圍下沒有了原來的風韻。以位於北京市二環邊的南新倉為例,這是京杭大運河漕運存糧之地,這個糧倉幸運地作為文物被保護下來,但卻不得不委身於高樓大廈的包圍之中。有專家表示,“北京的南新倉,杭州的拱宸橋,這都是京杭大運河遺產的‘畫龍點睛’之處,你把龍眼睛挖掉了,遺產價值也就大打折扣。”

這樣的做法當然離世界遺產所要求的真實與完整要求相去甚遠,羅哲文先生的助手齊欣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表示,照此下去,京杭大運河的遺產價值不出三年就會消失,更別說申遺了!
圖檔

京杭大運河申遺與保護都需要有統一的規劃
北大景觀設計研究院不僅對京杭大運河的現狀做了詳細的調查,還初步提出建設性的保護方案。
俞孔堅提出,可以把京杭大運河建成國家的文化遺產廊道、生態廊道、遊憩廊道。這就要劃定保護範圍,建議分三個層次進行保護:第一個範圍是完整的運河河道範圍,它包括河道、河漫灘、河提以及緊鄰運河的區域。

保護完整的河道並不是說絕對不在裏邊建任何東西,有的運河河堤上有村莊,跟運河相生相伴了數千年,保存得也很好,如果做遺產廊道,就可以對這些村莊進行一些合理的保護開發,建些旅遊休息的地點。當然,這些村莊不能亂放垃圾,不隨意取土。

第二個範圍是包括運河80%-90%遺產在內的一個區域,在這個範圍內,城市開發要進行嚴格限制或禁止。因為運河各河段歷史遺跡所在範圍大小不一,因此各地方只能根據實際情況來定這個界限。

第三個範圍是行政區域。凡運河所經過的行政區域都包括在內。
  
不過,現在首要的是國家要成立一個統一的協調管理機構,它要負責和運河所在的各省市協調,還有負責和各個社會團體,各階層人士進行溝通。然後,還要有一個統一的運河保護規劃,並監督這個規劃的落實。這一思路目前正在實現。據瞭解,9月26日,中國大運河聯合申遺辦公室在揚州成立,將統一中國運河(京杭大運河再加上洛陽段)的申請世界遺產工作,同時,國家文物局也在委託專門的規劃設計機構編制統一的運河保護方案。

保護好運河,等於是又有了一條“黃金水道”
李海龍告訴記者,大運河的保護並不排斥經濟上的考慮,西方國家保護運河,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為了經濟目的,比如發展旅遊業,運輸業或者維護運河的生態。

李海龍說,京杭大運河雖然在北段因水少或斷流而沒有了運輸功能,但在江蘇台兒莊以南運河,仍然起巨大的運輸作用,而且因為是我國唯一縱貫南北的河流,因此也可稱得上是一條“黃金水道”,而且現在能源問題比較突出,因此這條水道的作用也會越來越大。

在生態方面,運河的保護將會對兩岸植被,動物的遷徙,南北水資源的調配都會有很大的幫助。京杭大運河保護起來後,其全線的旅遊價值更是無可限量的,兩岸大量的運河古跡、歷史傳說、秀美的風景、乘船下江南的樂趣都是中國未來重要的旅遊資源。

---------------------
圖片來源:GOOGLE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阿哥哥
 
文章: 261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1 (週日) 9:28 pm

回到 建築新聞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