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環境脆弱 防災問題更甚於救災


國內外相關訊息公告、新聞轉載。

社論-環境脆弱 防災問題更甚於救災

文章L-archi » 2010 9月 21 (週二) 11:46 pm



▼google ads連結

社論-環境脆弱 防災問題更甚於救災

* 2010-09-21
* 中國時報
* 【本報訊】

 儘管已經遠離台灣,但這波中颱凡那比所挾帶的強風暴雨卻是橫掃台灣,並造成七十六人受傷,特別重創大高雄,造成高雄市及高雄縣仁武、大社等平地鄉鎮,出現近九年來罕見、也是最嚴重的水災。可以這麼說,這兩三年來襲的颱風,都會創下一些首見紀錄。

 這波凡那比的雨量確實驚人,短短一個下午,高雄岡山降下了八七二毫米的雨量,左營也有五三五毫米,破了莫拉克颱風的紀錄!氣象局原本預估南部雨量是七百毫米,但在當天下午一點即上修到一千毫米,結果短短六小時,晚上七點,又上修到一千四百毫米。高雄市、高雄縣十個鄉鎮、屏東縣十一個鄉鎮都淹大水,部分地區甚至快達一樓高。尤其晚上又逢滿潮,豪大雨無法宣洩,高雄市淹水來到最高峰,愛河的水罕見地溢出河岸,高雄市彷彿成了水都威尼斯,但不見船隻,只見淹沒的車頂。

 在強風豪雨肆虐下,岡山、仁武、大社、永安、左營也都傳出工廠遭淹水的災情。其中又以仁武、大社石化工業區的災情最慘重,工業區工廠因淹水全部停爐,使得上游的中油五輕先是「降載」,「待煉」狀態,工業局粗估整體直接損失逾二十億元。

 除了雨量外,中颱凡那比「快速」穿越台灣,颱風中心肆虐台灣長達九個多小時,為花蓮帶來破壞力驚人的十七級強風,蘇澳也高達十六級,梧棲及成功的風力也有十三級,台南有十二級。

 「八八水災,高雄市區都沒這次嚴重」,許多受難戶一邊拚命搶救家中物品,滿腹不解,嘴中碎碎念著「那ㄟ安內?」「消防隊嗎?我們這裡淹水快淹到胸部了!」

 儘管這次政府防颱救災工作,基本上都有到位,救災成果也停留在沒有造成重大傷亡,好像如此就感到安心。殊不知,距離上一次莫拉克風災才剛一年而已,凡那比又再度把台灣面對災害背後的結構問題,再度的凸顯出來。

 如今,一個颱風動輒帶來上千豪米的雨量,對台灣而言好像已不再是特別的事情。像莫拉克還帶來三千毫米的最大降雨,比起這一次最大降雨一千毫米,多上二倍以上,而上一次雨是降在山上,所以發生了小林村慘劇;這一次是降在海邊、平地,結果是造成平地與海邊大淹水。台灣環境的脆弱性表露無遺,而根據統計,每年侵襲台灣的颱風平均三、四個,如何面對這樣的脆弱的環境是政府當務之急,而不能只停留在救災層面的思維,要有更深層的防災認知與作為。

 就這一次雨量而言,連續六小時,每小時都下了超過百毫米的雨量,超過雨水下水道設計每小時只能排七、八十毫米設計排雨量,應是淹水問題主因,但我們我們的雨水下水道平時真的有在做維護疏浚嗎?這些雨水下水道主管機關都是當地縣市政府與鄉鎮市公所,他們根本沒有維護專責人員設置,常疏於維護,結果設計可以排七十豪米雨量,因為垃圾灰塵堆積,可能一半的效率都未發揮,而這些下水道又都在地下,一般人本不會注意的。

 從凡那比颱風、以及過去莫拉克颱風,我們可以清楚發現,隨著暖化問題愈來愈嚴重後,現今侵襲台灣的颱風所帶來的極端強降雨,也會愈來愈普遍,只要暴雨降到哪裡,災害就發生在哪裡,不管山邊、海邊、平地,幾乎可以說是無一倖免。換言之,這種情況在 過去莫拉克讓我們有了山上危險地就撤離的教訓,但凡那比的平地海邊淹水的教訓,我們真的學到了防範的教訓嗎?

 台灣地狹人稠,莫拉克的悲劇,已讓我們警覺到情況不對,住在山上的居民還可以緊急撤離,但設立在平地的工廠,如果同樣碰到瞬間龐大的雨量,根本無法撤,難道我們只能眼睜睜的看這些廠房被淹水嗎?南台灣這次正式讓我們見證了這樣的情況,而不諱言的說,這樣的問題才剛開始要讓我們頭疼呢!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 ... 45,00.html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L-archi
 
文章: 3134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59 am
來自: 台灣

文章L-archi » 2010 9月 21 (週二) 11:47 pm

災難常態化的背後

* 2010-09-21
* 中國時報
* 【廖本全】

 凡那比颱風引發南台灣淹大水,「山崩、水漫、土石流,橋斷、路毀,家破、人亡,撤離、救災、重建,治山、治水」,這幾年來成了大家熟悉的劇情,每年都在上演。一九九○年紅葉災變揭開序曲,一九九六年賀伯及一九九七年瑞伯浩劫。一九九九年九二十大震鬆動潰爛地體,累聚更大災難能量,二○○○年象神、二○○一年桃芝與納莉、二○○四年敏督利、二○○五年龍王與瑪莎、二○○七年聖帕、二○○八年卡玫基與辛樂克外加薔蜜、二○○九年莫拉克南台灣全面上演。相同的劇本,不同時空由不同的人上演,且越演越頻、越烈、越悲。如此看中颱凡那比,空前驟雨六小時造成高高屏淹水,只是平地普遍級的島嶼大幸。

 台灣社會災難常態化,病因在於「生態解體、國土危脆」。第一,地質、地形、地震等因素造就脆弱的先天地體本質(無機環境)。第二,文明開發的長期挑戰,百年來山林開拓,從伐木、開路、農業、遊憩,濫墾、濫伐、濫建系列蔓延開展,向天爭地、搶地,瓦解天然養育及防護維生生態系統(有機環境),摧毀自然的水文調節機制與水土保持功能。第三,九二一大震讓脆弱地體更加殘破、碎裂。第四,全球環境變遷下的M型極端氣象,使強颱出現機率愈來愈高,風速、雨量、路徑難捉摸。

 簡單的說,台灣這個生命體先天體質不佳,且從來未善待自己,長期挑戰、惡耗自我,造成一身儡弱疲困,九二一大病一場,使得敏感、脆弱的體質殘破、衰敗加劇。更糟糕的是,這個生命體所處外在環境極其惡劣,隨時可能引發疫病風暴。

 而我們的專業團隊(政府)從未正視「國土潰爛」的病態總根源,只能不斷的救災、勘災、慰問、救濟、補助,安撫民心,共同等待下一次颱風來訪;或者不停的修橋補路、工程復建,等待颱風檢驗蓋得夠不夠「勇」、可以撐多久;甚至永續治山、治水,工程加碼對垂危病體整型美容、圍堵拴塞,等待再一次檢驗人與天到底誰勝。

 令人擔心的是在二○一○年,野蠻遊戲繼續吞食國土。如中科四期、國光石化、後龍科技園區、南港二○二兵工廠,而水庫、電廠開發遍地開花,包括彰工電廠、東部水力發電計畫、大肚攔河堰、天花湖水庫、比麟水庫、平溪水庫,連美濃水庫都力圖復活。立法院更直接敞開國土利用之門,通過產業創新條例、農村再生條例,且東部發展條例、離島建設條例、雲嘉農業特區發展條例等草案,以及工廠管理輔導法、宗教團體法、森林法等就地合法蠢蠢欲動。

 正本清源但卻是整個社會永遠不面對的問題在於:第一,人性的貪婪伴隨無止境的發展成長,讓當代的欲求永無滿足,且早已透支未來世代生存所需。第二,缺乏具格局與遠見的政局,只有向財團發展靠攏的政黨,以及讓我們沒有共同未來的政客。第三,掌控國土環境資源供需以及空間配置的的國土規劃從未落實,任憑政經權力巨獸開門需索圈地。第四,重建山林水土保安、保命機制的國土復育從來原地踏步。

 更嚴重的是,怪罪、找元凶的諉過心態,外加龐大災後重建利益的搶食,終於耗盡社會最後一絲餘力。最後曲終人散,彷若船過水無痕,什麼都沒發生過,這樣的社會只能等待下一場災難。

 風災是一面照鏡,投射出治山治水的無知、當局所謂「環保救國」的空洞,以及貪婪踐踏國土、蹂躪環境的世代共業。或崩或淹,只是國土失控下山林水土重尋安定的自然而然。這個社會最需要的是,對土地、世代與生界的懺悔與贖罪。

 (作者為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系副教授)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 ... 01,00.html
L-archi
 
文章: 3134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59 am
來自: 台灣


回到 建築新聞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5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