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苗栗大埔事件 劉政鴻告鄭弘儀 擬求償10億


國內外相關訊息公告、新聞轉載。

關心苗栗大埔事件 劉政鴻告鄭弘儀 擬求償10億

文章arch12tu » 2011 6月 03 (週五) 12:46 am



▼google ads連結

關心苗栗大埔事件
劉政鴻告鄭弘儀 擬求償10億
資料來源: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10602/4454690.html
苗栗大埔事件,讓苗栗縣長劉政鴻槓上政論名嘴,主持人鄭弘儀在節目上,痛批縣府當初承諾「以地易地,劃地還農」,事隔近一年,都沒有兌現,劉政鴻自認積極處理,氣得控告名嘴毀謗,並且主張求償天價10億元。2010年6月9日苗栗縣政府粗暴出動怪手,強制徵收農地,引起軒然大波,7月,吳揆押著苗栗縣長劉政鴻道歉,還想出解套辦法,「以地易地,劃地還農」,不過,事隔10個月,被政論節目修理,苗栗縣政府信口開河。
劉政鴻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回擊政論名嘴,已經擬好了訴狀,控告鄭弘儀、以及上節目的其他6位來賓毀謗,還特別點名陳其邁。
以傷害縣府形象為由,劉政鴻打算向名嘴求償10億天價,苗栗縣府槓上媒體人,誰是誰非交由法官去公斷。

====思考建築人對環境議題的敏感度====
裡面牽涉工業區問題,土地徵收問題,土地永續利用問題,社會正義問題.........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做一位堅持理想的建築人
arch12tu
 
文章: 69
註冊時間: 2010 9月 28 (週二) 12:05 am
來自: 山城到海港的追夢建築人

文章dasonumaso » 2011 6月 07 (週二) 2:47 pm

之前,鄭弘儀面對自己家裡違建時所做出的表現,我並不欣賞。
當然,我是專業者,建築人這個網站上的網友也都是專業者,
知道違建(還山坡地)眉角在哪裡,
鄭弘儀不是這方面的專業者,
但是以鄭弘儀的地位以及交遊,和專業者接觸的機會絕對多過一般老百姓,
但是他在尊重專業這方面,頗令我失望。
當初大話新聞打貓纜,打花博,說花博、貓纜不符程序所以才有弊端,
結果鄭弘儀自己家裡的山坡地違建,也是不符程序呀,
還說他家的違建「一切合法,只是程序不符」(這句話有語病),
一付雲淡風輕不要不緊的樣子,
那當初批評貓纜不符程序,是講爽的,還是講心酸的。

多年前恩師丁育群先生上法規課時,舉過一個例子:
開刀前先麻醉,符合程序。
沒麻醉就開刀,不符程序。
不符程序,從來都不會是那麼樣的雲淡風輕,而且還有可能會出人命。

包龍星說過,「貪官奸,好官要更奸」,
要當個維護正義的好人,也要夠厲害。
撇開藍綠政治立場不論,
我個人認為鄭弘儀以及大話新聞各名嘴,
在談大埔徵地的問題時,看起來並沒有更奸更權謀更厲害的樣子,
靠這些人以目前的狀況在維護「正義」,實在令人擔心。
雖然政治語言講的義憤填膺,彷彿天地同悲人神共憤,
但是涉及土地的專業部分,該念的書,該請教的專業不能少,還要更努力。
況且,對方現在用「法律」來和你戰。
dasonumaso
 
文章: 36
註冊時間: 2008 4月 17 (週四) 10:51 am

文章q111q000 » 2011 6月 09 (週四) 5:30 pm

我不知道鄭弘儀山坡地建築合不合法........
不過經過討論可以得知, 竹南地政主任莫名奇妙被稱自殺死亡,是否是尹清風翻版???
q111q000
 
文章: 99
註冊時間: 2008 3月 02 (週日) 12:56 pm

文章arch12tu » 2011 6月 11 (週六) 9:54 pm

今天在電視上看到工程會主委談到
當台北市有一個巨蛋,它是對的
當新北市有一個巨蛋,它也是對的
當二個巨蛋擺在一起討論的時候,必要性可能就不一樣
我覺得我们許多政策缺少宏觀思維
對環境也不很尊重
導致許多公共設施重覆投資或效益很低
實在有必要檢討
大埔事件我覺得應檢討工業區開發必要性及農地徵收問題
因為不當政策比貪污更可怕
做一位堅持理想的建築人
arch12tu
 
文章: 69
註冊時間: 2010 9月 28 (週二) 12:05 am
來自: 山城到海港的追夢建築人

文章L-archi » 2011 6月 11 (週六) 11:19 pm

看天田 看官田
徐世榮 著

驚聞苗栗大埔處理方案又生變,吳敦義院長對於農民的承諾再度跳票。

長期以來,我國實施的是不均衡發展策略,政策上重工業、輕農業,重都市、輕農村,這使得農業及農村不斷地成為被剝削的對象。以水及土地為例,它們是農業生產的重要資源,但只要是工業所需,皆可以被犧牲。近日台灣嚴重缺水,農業用水卻大量被移撥作為工業使用,使得農田必須休廢耕,那些原本應捍衛農民權益的農田水利會竟然是調撥農業用水的主角,角色之錯亂讓人訝異。

再以土地視之,都市邊緣的農田成為地方政府及土地炒作者覬覦的對象,政府在嚴重財政赤字的情況下,編製了許多美麗的謊言,每每以促進經濟成長及提高就業機會為藉口,輕易祭出嚴峻的土地徵收手段,剝奪農民的生存權及財產權,苗栗大埔、灣寶,新竹璞玉、二重埔、芎林,及后里中科三期、二林中科四期皆是例子。

這樣的不均衡發展造成了台灣社會的階級分化,也給農村帶來了許多嚴重的問題。但是,在以成長為主導的意識形態下,這些問題被棄之一旁,因為地方政府已經與派系、財團、建商及其他地方菁英共同構築了一個霸權聯盟,它如同怪獸一般,不斷地吞噬農地及農村。另一方面,從威權時代所遺留下來的偏頗制度並未因解嚴而有根本的變革,若以土地徵收為例,事實上它對於人民權益的侵害更是變本加厲。

如何破除意識形態的迷思、霸權的宰制,及不當制度的凌遲,將是農民告別悲情、重獲笑顏的關鍵;而經由一次又一次來自於民間社會的公民運動,才是達成目標的途徑。

發表於自由時報《澄社評論》專欄,2011/5/13,A21。
http://sjhsu51545.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html
L-archi
 
文章: 3134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59 am
來自: 台灣


回到 建築新聞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