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高灘地上的諾亞方舟(一)─拆三鶯 縣府真的很急!


國內外相關訊息公告、新聞轉載。

[轉載]高灘地上的諾亞方舟(一)─拆三鶯 

文章阿哥哥 » 2008 3月 03 (週一) 10:53 am



▼google ads連結

高灘地上的諾亞方舟(一)─拆三鶯 縣府真的很急!
文/郭安家

過了十年換了三任縣長,三鶯部落在2月21日仍被全面拆除。木造屋被怪手輕易地壓平,香雲宮變成一堆瓦礫和鐵皮,觀世音神像被搶救立在遮雨棚下,不願面對鏡頭深怕被貼標籤成反抗組織者的廟祝林阿龍悄悄對我說:「這是第七次被拆,看到這樣拆,我們精神都快軟下來。」

幾天反覆的部落會議,族人決定堅持就地續住再次搭造廁所、木造屋、廚房。面對2月28日可能發生的優勢警力驅除,台北的援助網絡動了起來,紀錄片工作者小紀在三峽台北大學辦搖滾演唱會,薄荷葉林倩彈唱請學生關注三鶯;晚上(27日),胡德夫、八十八顆芭樂籽、白目樂隊也在部落為十多戶族人打氣。

六天內,基督教思友中心、TIWA、媒觀、中華電信工會、樂青、鶯歌市民、年輕人、教授帶著大量礦泉水、泡麵、帳篷、帆布、蠟燭、睡袋、乾糧、便當來到三鶯部落,都市原住民影像協力小組成立,《天堂小孩》(1998年三鶯部落紀錄片)導演馬耀‧比吼再來到此拍攝拆除過程。但也在六天內,台北縣政府進行三次迅速的拆除行動,18日三鶯部落、21日三鶯部落第二次拆遷、24日碧潭東岸商家拆遷。

周錫瑋想趕在溪洲部落、三鶯部落、小碧潭部落、北二高部落、碧潭東岸違建商家串聯成為大型運動前,快速拆除新店溪、大漢溪沿岸行水區的窮人聚落。激烈的拆遷,24日一位婦人張中銘服下60顆安眠藥陳情自殺,18日一戶阿美族無家可歸;21日拆遷行動最為激烈,警察、原民局、水利局將三鶯部落夷為廢虛。21日中午,男人們外出工作小朋友上學,部落只剩下婦女老人。林阿龍吩咐阿弟買便當準備元宵節的貢品,阿弟剛到門口就趕緊衝回部落,怪手與鎮暴警察一百多人逼近家園。族人原以為2月28日是最後拆遷日期可以慢慢收拾家俱,卻沒想到政府優先拆除未簽自願搬遷切結書的戶口。

政府有一堆「合法」的理由驅逐窮人,因為前原民局長夷降規劃三峽隆恩埔安置國宅(謝主隆恩?!)整編四個部落,「政府美意,原住民不領情」的邏輯又出現。縱使水利局沒有正式水利報告仍可用水利法78條、92之三、93之四將家視為違建。右手拆除左手建設,縣府又在新店溪畔推出大碧潭治水計畫,想推動觀光產業將新店溪搾出鈔票;遠雄案二代宅進駐三峽、台鐵捷運化、捷運鶯歌線等都市計劃推動宣告大漢溪也要「現代化」,但為何不是就地興修堤防讓非法成為合法?本報導與苦勞網記者、都市原住民影像協力小組合作調查,將連載都市原住民住宅政策、三鶯/溪州阿美族人生命故事、行水區政治經濟學等深度報導。

三鶯部落位於大漢溪右側高約六公尺的高灘地,族人稱之為家園水利局稱之為行水區。在合法與非法沒有界線的70年代,漢人先在行水區裡蓋水泥房、工廠、農舍,之後來了從事建築、板模、木工的阿美族人。

巴奈(為保護受訪者以下皆用假名)說,以前做木工都睡地板工寮,後來看到有人陸陸續續蓋,漢人也有,住在鶯歌這裡的族人自然就會聚在一起;堤防內都是工廠、水泥房子、樓房。這塊地可以說是水利局的地,但日據時代法律是佔到土地就登記,我們過來政府卻驅趕,後來也找了很多地方想就地合法但政府都不通過,所以又回到三鶯,但那些最先來的漢人都不知道到哪去了。

80年代的北台灣出現了特殊社會現象─都市原住民,如基隆八尺門、汐止花東部落、內湖山區原住民、小碧潭部落、三鶯部落、溪州部落、北二高部落。他們大部分是阿美族人,巴奈自嘲說,台東花蓮山上那麼豐富,平地河川地不會有泰雅族都是我們阿美族,所以花蓮那邊都是阿美族開墾,我們常常想是不是祖先、爸爸不會賭博,土地跟漢人賭博賭輸了。或許,許多人認為阿美族的「天性」就是種菜務農所以選擇高灘地定居,但回顧80年代都市原住民分布很容易得到結論:土地未開發,政府不管。但張大姐說個很簡單答案:那邊蓋房子不用給錢。

尤清縣府時代決定大量拆除違建八年內五次拆毀三鶯部落,居民不斷向原民會、總統府陳情,前總統李登輝到汐止花東部落才恍然大悟事情嚴重性,最後直接裁示緩拆。蘇貞昌任內,原民局長夷降開始規劃三峽隆恩埔安置部落,並同意發放門牌提供水電。

「這裡住了十六年還沒有淹水,還有一定高度,納莉颱風電視畫面都淹到三樓我們這裡都還沒淹到;除非上游石門水庫放大水,」巴奈說。八年抗爭後又八年平靜,三鶯部落成為一個沒有房貸、房租壓力的烏托邦,居民們多以打零工為生,種青菜自己食用舒緩生活壓力。

三鶯部落甚至出現了一座香火鼎盛的觀音廟。來自台東池上的廟祝林阿龍說,以前我們是拜祖先的,民國時代有一個祖先一直夢到神明,後來去當乩童才知道是觀音。林大哥自豪地指著廟旁紅色石頭公說,你看這個石頭公是推土機怎麼推都推不動,推不動因為剛好有個大窟窿,一次有一個大陸來的師父跟我們很有緣,他說,「你那邊有石頭公跟我們講話,」哪位師父走著走著指著這塊石頭說,這就是石頭公保護土地不會土石流。

這座觀音廟後來變成部落文化宗教中心,林大哥擔心的不只是香雲宮成為拆除大隊首要目標,他說,我們抽到套房但神名沒有安排,當初我用廟的名義抽住所搬過去隆恩埔,政府叫我們不要動,也局長沒有反應只說,請你們廟不要動,我們會安排。政府不把廟當作遷移物,他無奈說,沒有門牌的人覺得廟在這裡有個宗教中心所以不想搬,有些人抽籤了但還是不習慣回來睡,我們其實很難做人。

其實早在1月24日黃曆遷居好日,林大哥就一直請示神明先遷到新國宅的客廳,但神桌、香爐、麻油雞、紅燒魚、花生、瓜子、酒都準備好了,神明就是請不過去。林大哥友人氣憤說,現在這房子不是說不好,但設計完全錯誤,你看門口旁邊就是廁所廁所對著客廳一定會出問題,我們原住民也會看風水的祖先會託夢會指示。夫妻是套房一進門就廁所你看怎麼辦?如果朋友來就疊著睡覺嗎?單身漢沒有隔間廁所又對著廚房味道很重。旁邊阿伯答腔說:阿那隨便劃分的!

困惑當初規劃沒有徵詢族人意見嗎?林大哥友人說,當初他們只有給立面圖給我們看,那是騙人的,如果我們有看到房子怎麼會蓋章。另一位阿伯指著隆恩埔文化部落外的仿原住民石版裝置說,就是搞不清楚要做那幹麻,我們文化也不是那樣,國宅裡面沒有文化。他們議論紛紛又指著國宅走廊說,欄杆不高這種房子你說安全嗎?原住民有走廊嗎?原住民喝酒真的會跌下去,這像是學校下課的走廊隔音又不好,不要這樣做我們原住民的房子。林大哥最後一刻還冀望縣府可以安置部落的文化核心,他說,廟可以做宗教中心阿,看原住民怎麼作法、祭拜祖先。然而,21日拆除行動整座廟硬生生被怪手壓垮。

不滿國宅設計規劃是個表面說法,他們在意的是尊嚴。林大哥友人說,拆了房子沒有補助,不能說這是違建阿,那是我們自己的家,原住民不甘心的地方在這裡,難道那不是房子嗎?再怎樣都是自己的房子,難道你們的建材比較貴嗎?那些材料都是自己買的。林大哥則說,漢人住了十幾年連拆房子都有補助,既然臨時牌給我們就是要這樣;那時候說明會我們提很多,但都不甩我們。

雖然縣府宣稱隆恩埔安置國宅分成9坪、18坪和24坪,月租只有2267元、4536元和6048元,比市價便宜一半以上,但加上電費、水費、公共設施、停車費(押金)、住宿押金,每月實際支出起碼要再加上兩千至三千不等,他們質疑隆恩埔150戶住滿政府就可以賺錢回收成本,而三年續一次約代表著價格會再改變。「那時候說明會我有問它(原民局),他說不知道會不會改價格,但都回答不知道,他們就認為你再不聽就強制執行,我們跟狗一樣原住民沒有尊嚴,」林大哥說。

事實上,沒有人希望自己家人住的不溫暖,但在三鶯部落,搬與不搬卻是窮或更窮的選擇題。

搬去隆恩埔的張大姐說,我個人感覺是租金有一點負擔,但對小孩有好處不用去活動中心好,住部落很髒,我想給小孩子有一個家所以搬過來。20多坪三房6500元加上水、瓦斯還有八千多押金會多很多負擔,十幾年來都這樣,那時不想搬大家的結論就是租金。張大姐女兒說:「這樣你覺得我們要怎麼批評政府呢?因為它又給你一個地方住,我們也不能說多少!阿…你要要求多高!」

很明顯,原住民對安置國宅的終身定居認知與政府決策非常遙遠。北縣原民局長李玉蕙說:「隆恩埔本來應該是戶口流通的短期就業住所,但今天變成處理違建住所,雖然定了三年但沒有違規可以繼續住,未來國宅只要有一兩個空間出來就公告。」

不僅如此,前後任原民局決策亦差異甚大,李玉蕙批評夷降「先安置後拆除」的決策說:「我覺得原民會應該要檢討,做了一棟安置國宅還是有違建,先安置後拆除等於鼓勵民眾違建,春風吹又生,就像中正國宅蓋好違建沒有減少反而增加。『拆除的配套就是安置』這必須要被檢討,因此必須要處理違建。」

李玉蕙進一步解釋,隆恩埔二期工程要蓋原住民文化園區成立就業訓練所、托兒所,我們希望有新的看法和產業界朋友合作討論成為行銷窗口,但目前還有工程款項的問題,原民局只當應給五百萬。當我問局長:「沒有經費,這聽起來未來會走BOT,你們有考慮嗎?」李玉蕙有些錯愕回答緩慢的說:「恩…不排除BOT啦…還沒仔細討論運作方式。」

新原民局政策似乎是新自由主義式,期待成本可以回收,另一位記者追問:「隆恩埔價位水準可以回收三億元成本嗎?未來會不會調租金」李玉蕙停頓一下說,不可能調租金,其實很多人聽到18坪六千元覺得很便宜,當初價格衡量是參考花東新村原史家庭的結構。」

原民局長:我沒有看過水利調查報告
兩小時訪談,局長向我們表示,台北縣原住民戶籍有4405戶,但有十萬人進進出出以戶口計算約友一萬五千戶,九成多的人和漢人混居,55%的人有能力購屋而三分之一的人必須租屋,真正住在河邊的只有三、四百戶,她強調原住民住在行水區是錯誤觀感,經過縣府調查目前還在三鶯部落搭帳篷的人都屬經濟尚可。

「配合水利局拆完後,才是我們的工作,」李玉蕙說。原民局在三鶯拆除扮演的角色幾乎像社會福利局一樣,人家被拆完後才過去輔導,並未看到其積極面。就職權而言,原民局也必須得到水利局正式水利調查報告才能同意協助搬遷,但局長對我們說,我沒有看過正式水利調查報告。她有些緊張地緩頰說自己並非水利專家,但我們繼續追問,三鶯部落對岸的北二高部落是在堤防外好像不是行水區?局長又說:「水利局專業報告我沒有看過,但我只知道那叫行水區,我們是事後輔導機關。」

其實拆除決策充滿瑕疵,三鶯部落本身就有居民想搬進隆恩埔卻搬不進去,不想搬進去的硬被迫遷搬遷切結書,這也剛好符合局長所說的現實:「我們原民局常常接到電話問,為什麼違建戶可以優先有國宅居住。」我們也有許多問題沒有追問局長:為什麼不向縣府爭取就地合法?為什麼不向水利局爭取經費與更好水利技術,保護行水區的同胞?

資料來源:(有附照片)
http://pots.tw/node/3713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阿哥哥
 
文章: 261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1 (週日) 9:28 pm

文章Guo » 2008 3月 03 (週一) 3:32 pm

阿哥哥,謝謝您.
讓我們知道原民局在扮演的角色
這樣就知道真相了.....
真的像非洲草原的禿鷹,負責清理戰場!
馬偕福爾摩沙回憶錄原住民那麼痛恨漢人的”欺騙”
甚至視殺漢人頭顱為成年禮是有其背景因素
中國人騙子多
我希望台灣人不要學這種邪惡文化
大自然萬物中處處有建築
Guo
 
文章: 398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28 (週三) 12:19 pm
來自: 中和(近板橋)

文章Guo » 2008 3月 05 (週三) 8:22 am

回應請勿短過引言吧!
大自然萬物中處處有建築
Guo
 
文章: 398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28 (週三) 12:19 pm
來自: 中和(近板橋)

文章Pedro Hsieh » 2008 3月 05 (週三) 8:40 am

麻煩economy兄發表文章時注意站長的規定:

文章發表注意事項
Pedro Hsieh
 
文章: 1203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23 pm
來自: 台灣中部草地


回到 建築新聞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