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師是該被尊敬的,但自省能力在哪兒?


建築之美、建築推廣

文章洪育成 » 2009 5月 21 (週四) 5:41 pm



▼google ads連結

一直到之前舉美國建築師Frank O. Gehry的例子,哪一個名建築師沒有全程參與自己作品的建造過程,難道他們在享受大權在握的滋味?

美國建築師大都會全程參與自己作品的建造過程 ,但扮演的角色是Observer 而不是 Supervisor (AIA 標準合約 )
Frank O. Gehry 最近被MIT 告到法院 ,因為Stata Center 自完工後就漏水及長霉菌 ,問題不斷
MIT 告 Frank O. Gehry 設計不良 ,也告營造廠施工不良 ,向兩造求償。
Frank O. Gehry 辯稱問題出在營造廠及小包的施工瑕疵 ,法院若認同Frank O. Gehry 的說法 ,營造廠就得負全責, 營造廠則辯稱問題出在Frank O. Gehry 設計不良 ,若是設計不良,營造廠就可免責。

http://tech.mit.edu/V127/N53/lawsuit.html
MIT Sues Gehry Firm Over Stata Problems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洪育成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09 4月 10 (週五) 12:19 pm

文章洪育成 » 2009 5月 21 (週四) 5:54 pm

洪育成
 
文章: 9
註冊時間: 2009 4月 10 (週五) 12:19 pm

文章Pedro Hsieh » 2009 5月 22 (週五) 3:00 am

MIT 對 Gehry 提訴訟是一回事。(所以因為訴訟Pritzker和UNESCO應該把他從得獎名單與世界遺產除名?)
Gehry 參與施工,擔任Observer/Supervisor 是另外一回事。
醫療界每天面對醫療糾紛和訴訟,那麼是否醫生就不要看病,患者就不要上醫院?醫生對病人應該要Observation還是Supervision?
或許美國建築師在Observation 與 Supervision的字義上打轉,在監造/監工字義上沒有說服力,那麼再找個2001年Pritzker Prize 歐洲建築師參與美國施工的案例:Expanding the Center: Walker Art Center and Herzog & de Meuron ,簡介:The book is organized around the decisions and actions of the architects, builders, Walker staff and the audience.
回到問題的核心:
1.倒底有多少位在台灣的建築師面臨Observation/Supervision的訴訟?成案與判決的案件有多少,分別是怎樣的結果?
2.監造和監工的工作內容是什麼,與我國的營造業法規定有何不同?
qui seminant in lacrimis in exultatione metent
那含淚播種的人,必含笑獲享收成;
Pedro Hsieh
 
文章: 1203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23 pm
來自: 台灣中部草地

文章arhat.chen » 2009 5月 22 (週五) 4:46 pm

討論主題:建築師是該被尊敬的,但自省能力在哪兒?
末學覺得...
美國AIA制度跟自省有何關係?
監造&監工的權責釐清與自省有何關係?
確實存在很多不合理或是模糊的議題
但...這並不表示就需等待這些搞定了...才來自省
當然現實面填飽肚子的這檔事是不能忽略的
然而......建築人的專業道德與尊嚴...總該有最低的底線吧
至少...在夜深人靜時獨自面對內心的自己時...不會愧對"建築師"這三個字
arhat.chen
 
文章: 11
註冊時間: 2009 4月 03 (週五) 9:47 am

文章Minghuang Hsieh » 2009 5月 23 (週六) 3:42 pm

然而......建築人的專業道德與尊嚴...總該有最低的底線吧
至少...在夜深人靜時獨自面對內心的自己時...不會愧對"建築師"這三個字


剛退伍時, 憑關係進入台中一家外人看來很不錯的建築師事務所.
第一天,學長拿一套施工圖給我, 並且介紹一個人說是此案的承包商.
這位包商就在我的製圖桌旁坐了幾天,等著我把那套施工圖整理成沒有矛盾可以施工的狀況.
工地早已因為模板工無法施工而停工好幾天了.

在這個事務所幾個月的時間, 沒有領受過建築師任何指導.
建築師甚至很少到製圖室來,整天關在他自己的辦公室.
我一直問學長在這個事務所能學到東西嗎?
學長說至少案子很多很大可以增廣見識.
年底他離職我也離職了.
I chose life!
Minghuang Hsieh
 
文章: 4
註冊時間: 2009 5月 04 (週一) 4:44 pm
來自: 台中

文章Peter Tsao » 2009 5月 28 (週四) 1:04 am

Minghuang Hsieh 寫:
然而......建築人的專業道德與尊嚴...總該有最低的底線吧
至少...在夜深人靜時獨自面對內心的自己時...不會愧對"建築師"這三個字


剛退伍時, 憑關係進入台中一家外人看來很不錯的建築師事務所.
第一天,學長拿一套施工圖給我, 並且介紹一個人說是此案的承包商.
這位包商就在我的製圖桌旁坐了幾天,等著我把那套施工圖整理成沒有矛盾可以施工的狀況.
工地早已因為模板工無法施工而停工好幾天了.

在這個事務所幾個月的時間, 沒有領受過建築師任何指導.
建築師甚至很少到製圖室來,整天關在他自己的辦公室.
我一直問學長在這個事務所能學到東西嗎?
學長說至少案子很多很大可以增廣見識.
年底他離職我也離職了.

我覺得你的學長只是說了在他的位置上適合說的話。
而你如果當時拼了命處理了包商施工所需圖說的話,我相信你也成長不少。也很棒!
這幾年我最大的理解是,求人,不如自己想方設法克服。我相信你也認同吧!:)
曹登貴。曹登貴建築師事務所負責人,都市計畫技師高考及格
曹登貴私人信箱:dktsao2004@yahoo.com.tw
阿貴建築師的部落格http://peter-tsao.blogspot.tw/
Peter Tsao
 
文章: 980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3 (週二) 7:01 pm
來自: 彰化市中央路橋旁

文章Pedro Hsieh » 2009 5月 28 (週四) 7:05 am

「施工圖整理成沒有矛盾可以施工的狀況」可以說是設計的最高境界啊!
電視裡面的美食介紹,不論畫面多麼的精緻、形容詞藻多麼華麗、櫥窗模型如何令人垂涎欲滴,通通還是假的,到了現場吃了才能知道手藝的好壞。
qui seminant in lacrimis in exultatione metent
那含淚播種的人,必含笑獲享收成;
Pedro Hsieh
 
文章: 1203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23 pm
來自: 台灣中部草地

文章Minghuang Hsieh » 2009 5月 28 (週四) 7:08 am

而你如果當時拼了命處理了包商施工所需圖說的話,我相信你也成長不少。

是啊! 包商天天坐在我桌前等我的圖,花了幾天把平面和剖面修正好,一畫好圖他就搶去曬圖行了.
(嘿嘿! 那是需要曬圖的時代啊!圖當然是手工繪製的啦!)

建築師在事務所裡面, 不但要把自己的專業做好,
其實也有責任敎導年輕的建築從業員學好專業技能.
正如其他的專業,如醫師 會計師 等都是由資深教導資淺的.

工作中的學習都是從資深人員的指正中學到的.
如果資深人員任憑小朋友亂畫而不去糾正,
當然一套圖出去就會錯誤百出了.

經驗不但是由個人和個人之間的傳承,
事務所內案例和資料的累積也非常重要.
我所工作過的美國大事務所甚至
聘了一位圖書館管理專業的人來管理這些檔案資料.

記得我在美國第一次要畫天窗的細部,
就從事務所的圖書館中找了許多廠商的細部圖來研究,
才畫出沒有綁標之嫌的細部,
也才獲得專案經理的認可(他不允許照抄).

不過自己有想學的動機是最重要的,
大部分的工夫也是由觀察中偷學來的.
I chose life!
Minghuang Hsieh
 
文章: 4
註冊時間: 2009 5月 04 (週一) 4:44 pm
來自: 台中

文章Pedro Hsieh » 2009 5月 28 (週四) 7:26 am

Minghuang Hsieh 寫:我所工作過的美國大事務所甚至
聘了一位圖書館管理專業的人來管理這些檔案資料.

我的經驗分享:
Documentation的系統和管理技能是美國建築師事務所提升設計品質的關鍵。 :lol:
qui seminant in lacrimis in exultatione metent
那含淚播種的人,必含笑獲享收成;
Pedro Hsieh
 
文章: 1203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23 pm
來自: 台灣中部草地

上一頁

回到 建築專欄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