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錦》紀錄片10分鐘搶先看


建築入學、留學、校園生活、設計評圖、學士後建築課程、建築教育等等討論。

文章固齒器 » 2010 6月 17 (週四) 10:16 am



贊助商連結

感謝llmj大大的回應。我想自己的見解大概很多人也會很反對,可能會陷入筆戰,不過,人本來就應該有自己的立場,以下略述己見。

不只是教學,按部就班是做好每一件事的基本精神,先做好本分,再求額外的「服務」或「傳遞」。
如果到便利商店買東西,店員顧著噓寒問暖,顧客趕時間,店員卻不急著結帳呢。我們可以感受到店員的關心,但那顯然不是眼前最適當的。我們當然都可以有不同意見不同的立場,我個人認為「教學」應先按部就班、按表操課之後,有餘欲時間,在和學生或「個人見解的分享」。或是上課大家累的時後,基於提振精神,而聊一下題外話。目的都在輔助教學內容。這是對「學生」的尊重。
「人生觀」或「人生態度」我覺得沒有所謂用「教」的。那不是教學內容可以涵蓋。事實上也沒有人有資格教育別人「怎樣活」或是「應該怎樣生活」,頂多只能「建議般地分享」「怎樣活著會比較好」。人生觀或人生態度是每以個「個人」透過自己的生活、挫折、失敗、苦痛、喜悅、犯錯等等歷程,粹練心智凝聚出來的。因此是「分享」性質而不是「教學」性質,我認為,人生觀、人生態度可以分享協助同學建立,卻不能用教授的方式,將自己的人生觀複製給學生,因此這樣的對話過程,只能算「分享」,不算是教育的內容。

之所以要有學校、學位,基本上都是希望在教學上有一個標準化的效果,而不是各吹各的調,大家依據自己喜好來上課,即使不是正規大學課程,一個推廣部的開設學分班也是要向教育部送審,得到教育部的許可才可以開課。這些課程內容之外的「題外話」,當然不是教學的重點,如果教員的個人己見重要超過校排定的教學內容我認為,不需要大學制度,過去的私人學塾更滿足這樣的教學精神。大學應該要按部就班的教學。那些人生智慧的傳承,在閒餘時光或互動機會中,自然而然的交流,而不是佔用課堂時間,作不是表排的工作內容。試想,如果今天是設計課,老師不看圖,不談設計,而在發表自己的政治言論或是長篇大論的個人見解,學生會作何感受,除非內容隱含設計的關連性。總而言之,個人認為,不應該把上課的「題外話」給予其「正當性」。不論「題外話」的精彩不精彩,壓迫不壓迫。題外話就是題外話。可以適量點綴不可喧賓奪主。
至於怎樣是喧賓奪主?我個人認為,有一個學生覺的喧賓奪主就是喧賓奪主。

「大學」到底要學什麼?我想念了什麼科系,應該就是那門科系的全部專業相關知識吧!英文系學英文相關專業,建築系學建築相關專業等等。至於廣度與深度能到什麼程度,一方面看授課時間、一方面看老師的用心和學生的努力。題外話越多,教學效果好壞其實可想而知。

教學本質其實也沒有幼稚園或大學的具體分野,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老師所扮演的教學角色,有教無類、因材施教、按部就班都是共同的重點。教學動機都是希望學生進步,每個教學時段都有教學內容。當然教學實體是教師個人進行的行為,課程內容安排及呈現方法,都是教師風格,課堂部分穿插智慧心得當然無可厚非。如果學生混沌不清,也許需要這樣的腦力激盪,如果學生清醒,有自己的規劃,需要對學習有極深的熱情,需要浪費時間進行這樣的論證。學生在課堂出席的最重要責任我始終覺得是吸收該堂課堂科目名稱的內容,師生的精神交流、智慧傳遞,是下課十分鐘或上課前擦黑板幾分鐘的字字珠璣的對話或閒話家常的聊天,而不是佔用上課時間,宣傳自己的理念或人生觀的舞台。

少子化、學歷廉價化的社會現象發展的結果,大學高中化其實也很難避免,以前高中標榜入學學生可以保證考上大學,現在大學也在保證可以考上研究所。大學高中化的現象,一方面,表現出大學辦學的能屈能伸、審時踱度的應變能力。另一方面,也看得出不少大學老師的用心,聽說有的大學老師還有招生壓力要打電話,學生入學後要經常關心。事實上,如果經常跟學生碰面,關心學生,談談心事交流人生智慧,學生也許比較容易接受,因為互動足夠之下彼此有信賴情感,如果一週上一堂課,連老師也不熟,一來就念東念西的施予壓迫氣氛。學生能欣然接受的想必不多,其實學生也不是小孩子。想想我們自己的感覺,就能想像學生的感覺。一開始就把學生當作什麼都不懂的門外漢或是心智不成熟的幼稚草莓。學生不魚貫而出的離開教室,才是反常。也正是為了避免老師變成保母,我才認為。老師的題外話應該不要佔用上課時間。

大學可以多元、可以活潑,但是基本觀念卻是有其恆定不變的道理。
因材施教,針對的是教法和不明確的教學內容而不是一門有教學名稱及具體教學大綱的課堂。古代孔子因此施教,先聽其言(“盍各言爾志?)、觀其行,針對個人(非學群)予以不同的引導與授與不同的教學內容。
「誰是你的主人?」「誰是這個教室的主人?」第一堂課,謝錦桂毓通常丟出這些深富哲理的問題,學生立刻被震懾住,當學生們被問得不知所措,低下頭去,他就拿麥克風堵到一位學生面前:「來,你(回答)!」令人無所遁逃。
謝老師的作法,每一屆第一堂課,都來個下馬威,顯然不是所謂的「因材施教」。
GOOGLE搜尋之後,就會看到這個社會的問題,這個社會的「認同不認同」一件事,經常不是從「合理不合理」與「正確不正確」來進行「判斷」。是「偏好」。而不是本質上「對不對」作為出發點。
所以社會有些人,會認同違建,不論程序違建或實質違建。
認同上課講講題外話的人,不尊重上課時段內教學行為,接受精彩的題外話取代正規上課內容。
認同建照許可以外二次施工的人,不尊重建築法規所規範的限制,接受二次增建之後的空間容量舒適或空間設計的精彩。
當我們接受不合於規範的精彩美好的時後,我們就背離了「規範」。
對和不對之間的界線,外表很模糊,但其實我們心理都明確知道,那條現在哪裡。
我認同謝老師的智慧與人生觀。
我沒上過謝老師的課。但從紀錄片觀賞之後的感受,不認同謝老師的「分享」的作法和國文課的教學內容。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固齒器
 
文章: 207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3 (週二) 7:08 pm
來自: 台北

好的建築人也應該是如此的

文章aphouse » 2010 6月 17 (週四) 11:48 am

實踐生命與教育的本質!好的建築人應該也是要有這樣的精神與態度!
從事綠建築及簇群式自力造屋開發
頭像
aphouse
 
文章: 188
註冊時間: 2010 6月 08 (週二) 11:59 am
來自: 宜蘭

文章aleppo » 2010 6月 17 (週四) 3:57 pm

固齒器兄:
這十分鐘是大一新生的第一堂國文課
看看大一新生上課同學的分享
「老師說著人活著就是不斷地要去做選擇,做了選擇,就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選擇的前提是要瞭解自己,做出忠於自己的抉擇,活著就需要站出自己的立場。」
「生命如果不是現在,就太晚了。」
如果生命就結束在明天,我們還會選擇先仔細規劃等蒐集好所有的資料,再踏出邁入未來的下一步嗎?往往「想」到最後,就不會動了。
「生命真的只在當下,只有把握當下,生命才會有所改變,才能真正走出傷痛,才能一步步實現未來的夢。」
「要就去做,想是沒有結果的」
我想謝錦老師只是想告訴大部份剛從填鴨教育中解放出來,不知人生何去何從的學生一個「方向」。所以作為一個大一新生的國文老師,謝錦是作到了「傳道」這個的大部份老師有意忽略甚至無能為力的項目。

另外,對於「授業」這一塊也是不馬虎…
請去看一下紀錄片導演崔永徽(也是謝錦的學生)的心得「……這不只是因為他準備的教材非常紮實;有明確的課程目標,
每堂課的進度清清楚楚、每週照表操課。
也不只因為他的課程安排理路邏輯十分清晰嚴謹,主要教材之外還搭配「配讀文章」,
光看那本國文講義的目錄,就讓人緊張的想拉肚子。
還有,他的作業份量驚人;每週要交小組討論報告、要寫預習筆記,
要寫配讀文章的綱目式提要,還有針對指定文本或專題~最令人頭痛的「專題講綱」。
上課做其它課業,當掉。
上課私語,當掉。
而且他還動不動就要跟你「約會」,找你到辦公室「聊天」…

崔永徽說,紀錄片不是為謝錦而拍,而是為了探索生命的人而拍的
謝錦則不改本性,提醒每位記錄片的觀眾,「你們不是為我而來,而是為自己而來」。
aleppo
 
文章: 12
註冊時間: 2007 12月 11 (週二) 10:36 am

文章固齒器 » 2010 6月 17 (週四) 4:37 pm

謝謝aleppo兄的回應。

我其實也很認同,謝老師所欲傳承分享給學生的智慧與內涵,這一部份是無庸置疑的。例如,應該要為自己負責,活在當下,現在就是人生的現場…等等。

「~最具啟發的影響 像一根釘在體內的釘子」「李安迪不諱言上謝錦桂毓的課很有壓迫感~」

我想我誤會了,我誤以為每一堂謝老師的課都有壓迫性,而使上課記憶強烈到像一根釘在體內的釘子,隨時提醒自己或思考等等。如果只是第一堂課的前十分鐘,那到其實還好,也許是上課有壓迫感的學生抗壓性太弱。

我想有一部份我們的想法是一致的,那就是關於傳道授業的層次。

我質疑的部分,一方面是佔用課堂時間,作個人而引起壓迫氣氛的強烈論述的正當性。另一方面,是到底需不需用壓迫式的對話來教大學生「對自己負責」、「活在當下」。上大學之後不都是大人了嗎?不然幹嘛放棄美好的生命埋首在填鴨式的教育中?當我們願意放棄高中生命許多更美好的可能之下,埋首於參考書、補習班的填鴨教育之中,我們本來就正在作一件認真面對人生挑戰的事情。不是安於填鴨教育就是不活在當下,就是不對自己負責,或是活在象牙塔。當我們安身立命於補習教育,磨銳指考的2B鉛筆,通過考試,錄取學校,那才是對自己最大的負責。通過考試之後,壓力鬆懈不能自律不能自我規劃的人,也是大人,通過自己沈迷於遊戲網路的過程,換取一個大大的挫折來歷練成長。

我認為,所謂的尊重,就是將別人都當成彼此平等的大人,不考慮年齡、學歷、財富、性別等等的差異,進行互動。不管過程是教學、交流、分享、會議等等。
當我們將對方視為什麼都不懂的毛頭小子,以自己的經驗和智慧語言玩弄對方不熟稔的遣詞用字,以之為「授業」。這一部份,我個人是不認同的。

感謝你與我回應,因為我們同時都在思考。
固齒器
 
文章: 207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3 (週二) 7:08 pm
來自: 台北

文章固齒器 » 2010 6月 17 (週四) 4:43 pm

話說回來,我其實不太相信所謂的「紀錄片」。
不過這是個人意見,沒有牽涉到導演的功力問題。
有鏡頭在,人就不可能百分之一百自然,國會殿堂就是一例。也無法反映出最原始的原始樣貌,除了偷拍。
個人的淺見。
固齒器
 
文章: 207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3 (週二) 7:08 pm
來自: 台北

上一頁

回到 學校生活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