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建築----二二八紀念碑的時代意義


建築設計、方法、創意、概念、評論。

台灣建築----二二八紀念碑的時代意義

文章Guo » 2008 6月 05 (週四) 9:17 am



▼google ads連結

解嚴是台灣歷史的重大改變。而獨裁者蔣經國的暴斃更標誌著蔣介石父子高壓統治台灣的結束。白色恐怖時期的冤案,一件件被受害人或家屬和田野調查歷史學者揭露,更讓台灣人民清楚認知特務統治的恐怖:特務無所不在,和甘為統治者牛馬的猙獰面目。所謂國民黨政治精英,不過是一群出賣靈魂的獨裁者鷹犬罷了。


時代的錯亂導致有些中國建築史學者刻意忽視台灣建築的存在。最可悲者莫過於出生於台灣的某些建築學者,由於長期受威權文化的洗禮,竟然以為紫禁城宮殿建築是台灣建築的源流和極致。


像林慶豐建築師那時代的台灣建築人,於二二八屠殺事件後回台執業的他,除了靠教會和少量商業建築,幾乎不可能有獲得公共建築的機會。後來美援公共建築成了蔣氏父子的禁臠,酬庸依附其下的權貴子弟的專利。取得業務的方式是黑箱作業,越是重大的公共建築越是靠你和獨裁者的親疏遠近而定。即使如王大閎等受益者也經常自嘆不如直接拍獨裁者馬屁的紫禁城宮殿派建築師們(王的自宅,台大學生活動中心,中研院區作品與孫文紀念館和外交部是被中國建築評論者認為台灣中國建築現代化的佳作)林的長期默默耕耘成果依然令人尊敬。他的作品改寫了台北街頭的風貌。無論早期的武昌街屋或後期的中山北路商業大樓都是台灣建築的時代作品也是諸多後繼者參考抄襲的對象。


隨著出口經濟的興起,雖然在戒嚴時期,林之後有許多台灣優秀的建築師如吳明修高而潘蔡柏鋒郭茂林陳昭武等還是交出了不少台北台灣各地街頭的現代佳作。


解嚴後民間受難者自主推動,嘉義市彌陀路二二八紀念碑建於1989年,是全臺灣最早建成的一座二二八紀念碑,也是唯一一座完成於1990年代以前的二二八和平紀念碑,現在已經成為嘉義市重要的瀏覽景點之一。設計者詹三原也因爲設計該座紀念碑,被中國國民黨政府逮捕入獄,服刑一年半,成為最後的白色恐怖受難者之一。爾後行政院1992建碑委員會設立,二二八紀念碑各地風起雲湧的建立,才真正確立了台灣空間的解嚴。例如蔣氏政權垮台了,台北市二二八公園的紀念碑卻矗立起來。而更大的象徵是設計人之一鄭自才正是當年蔣經國訪美參與刺蔣的主角之一。黃文雄的那一槍改變了台灣的政治歷史,嚇得驚魂落魄的獨裁者,開始啟用國民黨的台籍青年(野史戲稱”催台青” –借用戒嚴時期知名女藝人名)謝東閔林洋港李登輝邱創煥等國民黨台籍要員都是這一槍的間接受益者。建築人竟投身為刺秦王的刺客行列,真是令人不勝唏噓。


二二八公園是日治時期總督的大後花園,也是二二八事件民間佔領的放送台所在,之後也成了台灣建築的新里程碑。一件件建築的傑作相繼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大放異采。二二八紀念碑,她們是台灣建築的ECHO(雖然有的碑不如台北的優雅與內斂),是放送台,呼喚台灣建築的靈魂,勇敢走出台灣各地建築的新風貌。台灣建築終於趨於自主自信與多元。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大自然萬物中處處有建築
Guo
 
文章: 398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28 (週三) 12:19 pm
來自: 中和(近板橋)

回到 建築理論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