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它們也被 "重要的改變" 過~~而如今~~


心情日記、談天說地、聊天打屁、灌水區(需登入會員)

曾經~它們也被 "重要的改變" 過~~而如今~~

文章偷渡客 » 2010 10月 18 (週一) 3:03 am



▼google ads連結

我相信改革者的本意良善!!!
只是~改革者並不能掌握人性的貪婪與黑暗!!



待遇連外勞都不如的「賤價生」救救孩子!建教生的青春悲歌
更新日期:2010-10-14 記者:撰文◎張嘉琪
建教生本意是學校提供基礎課程,企業提供技術訓練環境,但近年卻淪為不肖企業用以替代一般勞工的廉價勞力,薪資不合理、工時過長、學非所用,建教生儼然成了「賤價生」。 
小華在電子工廠擔任建教合作生,一天工作12小時,每週工作6天,星期日有時還被要求加班,一個月休假不超過5天,完全沒有自己時間,更不可能有時間讀書。曾經向廠方反映,但是廠方悍然表示,「現在趕貨,沒辦法!如果不加班,一天扣500元薪資」,或「如果不加班,就回去不要來了」。也曾向學校老師反映,老師竟然說「配合一下又不會怎麼樣?」
高一一開學就開始到工廠工作,小華每天的工作就是護貝、印刷,「這是國小畢業就可以做的工作」,每天做重複又機械化的工作,對日後出社會就業根本沒有幫助。
失去學習技術的初衷
建教生設置的本意,是由學校提供基礎課程,企業提供技術訓練環境,學生在輪調制、實習制、階梯制三種制度中,得到教育學習與技術訓練,成為企業所需的技術人力。建教合作制度自1969年試辦至今,全國產業總工會秘書長謝創智當年就讀台中高工時,就是採取「階段式」制度的建教生,高一~高三上學期在校上課,在校期間每週2天至學校工廠學習實際操作,高三下學期至企業學習。謝創智回想,當年到企業工廠實習,在領班帶領下學習實務界的工具、話術,將所學和實務連結,「我們當時被視為公司未來技術人力培養,而不是替代性的廉價人力」。

建教生成廉價勞工 時薪不到50元
更新日期:2010/10/11 22:15
又有建教生被當成廉價勞工!
高雄縣有家長投訴,今年才上高一的兒子,透過學校安排到桃園一家鐵板燒來實習,每天上大夜班十個小時,一個月竟然只領到七千九百元,算一算時薪不到五十元。
陳爸爸很氣憤,因為他的孩子才16歲,透過學校建教合作,從高雄到中壢一間餐廳上班,卻被當廉價勞工。
上大夜班本來說好一個月薪水一萬五,但是東扣西扣、最後只剩一萬二千多,可是匯進帳戶的薪水實際上只有7910元。
家長向桃園縣政府投訴,結果發現,這個建教合作案沒有經過教育部核准、雇主沒有幫學生保勞健保,加班也沒給加班費、地方政府已經開罰。
建教生被剝削的案件,層出不窮,建教生權益促進聯盟也批評教育部放任。
雖然現在教育部打算立法保障建教生權益,但是民間團體認為,還沒完成立法之前、教育部及勞委會應該立即透過行政作為,解決目前的亂象。


建教爭議多 教部一週內清查
更新日期:2010/10/11 21:35
近來「建教合作」爭議多,傳出高雄縣「樂育高中」打著「建教合作」名義招生,新生尚未註冊進校門、卻被安排到連鎖「鐵板燒餐廳」打工,整個月都上大夜班,每天工作十小時,不但沒有加班費、還被雇主剋扣五千元。教育部強調,這所高中並未申辦建教班,教育部將清查學校有沒有違規招生,如果違反規定、仲介學生打工,將扣減補助和招生人數。  (陳映竹報導)
高雄縣樂育高中目前正向教育部申請改名為「新光高中」,有家長抗議,孩子透過學校安排打工實習,卻被當作廉價勞工。教育部表示,這名學生雖然由學校安排打工,但最後並沒有註冊入學,如果家長對於工讀工資有爭議,學校已經表次願意協助爭取。
根據教育部統計,目前全國共有50所高中職辦有建教合作,學生人數三萬五千多位,最近建教合作爭議多,日前洋華傳出讓建教生超時加班,更有些學校假建教之名招生,樂育高中並未獲准辦理建教班,為何仲介學生工讀?教育部中部辦公室副主任黃新發說,一週內將全面清查所有建教合作、工讀狀況。(T)
黃新發指出,教育部將派專案小組前往樂育高中,了解學校有沒有違規招生,如有違規,將依照私校法扣減私校獎助金、減少招生班級數。

族繁不及備載,請參考新聞搜尋 "建教生"




加入建築人討論區粉絲團
偷渡客
 
文章: 64
註冊時間: 2010 8月 29 (週日) 11:32 am

聽過一個故事~~

文章偷渡客 » 2010 10月 18 (週一) 3:11 am

以前聽過一個故事~~細節不太記得了~~
故事大意是說~~~~

十字軍攻陷了我們的城池,最初他們四處宰殺投降的士兵,我不是士兵 所以我活下來了,然後十字軍又開始搜補
異教徒,我不是異教徒,所以我也沒有意見,不久,他們開始逮捕希柏來人,我是猶太人,所以我也不說話,最後~他們
要抓猶太人了~,因為我是猶太人,所以我站出來說話並表答不滿!!!不過~那時候 我身邊已經沒有人了.
偷渡客
 
文章: 64
註冊時間: 2010 8月 29 (週日) 11:32 am

Re: 聽過一個故事~~

文章Pedro Hsieh » 2010 10月 18 (週一) 9:04 am

偷渡客 寫:以前聽過一個故事~~細節不太記得了~~
故事大意是說~~~~

十字軍攻陷了我們的城池,最初他們四處宰殺投降的士兵,我不是士兵 所以我活下來了,然後十字軍又開始搜補
異教徒,我不是異教徒,所以我也沒有意見,不久,他們開始逮捕希柏來人,我是猶太人,所以我也不說話,最後~他們
要抓猶太人了~,因為我是猶太人,所以我站出來說話並表答不滿!!!不過~那時候 我身邊已經沒有人了.

原文應該是否來自二戰後,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為了讓世人記住納粹屠殺猶太人這一血腥恥辱,在波士頓樹起了一塊紀念碑,碑上銘刻這樣一段話:
起初納粹黨人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註:這首詩有許多種衍化版本,這是1976年版,事實上不是波士頓的屠殺紀念館勒石。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social democra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德文原文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

Als sie die Sozialdemokraten einsperr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Sozialdemokrat.

Als sie die Gewerkschafter holten,
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ich war ja kein Gewerkschafter.

Als sie die Juden holten,
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ich war ja kein Jude.

Als sie mich holten,
gab es keinen mehr, der protestieren konnte.
qui seminant in lacrimis in exultatione metent
那含淚播種的人,必含笑獲享收成;
Pedro Hsieh
 
文章: 1203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23 pm
來自: 台灣中部草地

Re: 聽過一個故事~~

文章archicwf » 2010 10月 18 (週一) 9:48 am

按個「讚」~~~這也知道!
Pedro Hsieh您真的太厲害了

Pedro Hsieh 寫:
偷渡客 寫:以前聽過一個故事~~細節不太記得了~~
故事大意是說~~~~

十字軍攻陷了我們的城池,最初他們四處宰殺投降的士兵,我不是士兵 所以我活下來了,然後十字軍又開始搜補
異教徒,我不是異教徒,所以我也沒有意見,不久,他們開始逮捕希柏來人,我是猶太人,所以我也不說話,最後~他們
要抓猶太人了~,因為我是猶太人,所以我站出來說話並表答不滿!!!不過~那時候 我身邊已經沒有人了.

原文應該是否來自二戰後,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為了讓世人記住納粹屠殺猶太人這一血腥恥辱,在波士頓樹起了一塊紀念碑,碑上銘刻這樣一段話:
起初納粹黨人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註:這首詩有許多種衍化版本,這是1976年版,事實上不是波士頓的屠殺紀念館勒石。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social democra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德文原文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

Als sie die Sozialdemokraten einsperr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Sozialdemokrat.

Als sie die Gewerkschafter holten,
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ich war ja kein Gewerkschafter.

Als sie die Juden holten,
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ich war ja kein Jude.

Als sie mich holten,
gab es keinen mehr, der protestieren konnte.
頭像
archicwf
 
文章: 620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21 (週三) 9:37 am

文章Pedro Hsieh » 2010 10月 18 (週一) 10:47 am

archicwf 兄:
拍謝啦!您不嫌棄。
謝謝囉!!!
qui seminant in lacrimis in exultatione metent
那含淚播種的人,必含笑獲享收成;
Pedro Hsieh
 
文章: 1203
註冊時間: 2007 11月 10 (週六) 10:23 pm
來自: 台灣中部草地


回到 建築灌水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